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林秦】修炼爱情(二十三)

噼里啪啦: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


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


 


 


尊重民意   先给涛涛一个秦明早晚会坦白的承诺


 


另,关于池子的案子,文里对原剧剧情有蛮大的改动


虽然原剧有点扯,但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


 


林涛捧了凉水泼在脸上,抬头看眼镜子里的自己。他调整了呼吸,也调整了表情,尽量让情绪稳定下来。林涛其实是个挺容易被激起脾气的性格。年少轻狂时在球场上,一言不合起点摩擦就撸袖子打群架,工作以来面对形形色色的罪犯也从不姑息手软。只是他仿佛天生懂得爱,无论在外多狂多野,面对家人和爱人,总是耐心宽容。


 


尤其对秦明。


 


秦明是他心尖上最软的肉,林涛连一句重话都不舍得同他讲。


 


林涛回头,见秦明在客厅拐角背光的阴影中,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他看得出秦明在隐瞒什么,秦明也根本不具备撒谎的技巧,不想说的态度十分明确,林涛敏锐地感到不安。五年前,秦明不告而别后,林涛曾将那段时日秦明与他说的每一句话,甚至他的每一个细微表情,都放在心头反复琢磨,他自问对秦明的反常是有察觉的,只是他太相信秦明,也太尊重秦明,才愿意在相处中给他足够的个人空间,不做越界的干涉。


 


林涛叹气,到秦明身边,略低头,亲了亲他嘴唇,然后道歉:“对不起啊,我刚才太大声了。”


 


在车上,林涛单方面和秦明吵了一架。无论他情绪怎样激动,秦明只是一味沉默。


 


这一整日,秦明从看到那具尸体开始,之后的每一个细微反应都与林涛记忆里他离开之前的样子吻合、重叠。


 


他实在心头焦灼,才说了几句重话。


 


秦明脸色白得像张纸,林涛不忍心地松口道:“我明天就托关系调水良案的档案。”


 


秦明点头,眼神闪烁,看着林涛的样子有点心虚。


 


林涛说:“你先睡,我回趟公寓,取点东西就来。”


 


秦明拉住他衬衫的袖口:“我也去。”


 


林涛一下笑了,也是想缓和气氛,半真半假地逗他:“怎么回事?我媳妇什么时候这么黏人了?我去哪,你去哪么?嗯?”


 


没想到秦明回应他:“你去哪,我去哪。你不要离开我半步。”


 


林涛心里涌起股暖流,一瞬连眼眶也发热。


 


这实在是秦明对他说过的最贴心缠绵的一句话。但也实在……太不对劲了……


 


他把秦明压在墙上亲吻,一吻毕后,抵着他额头,叹气着又问了一遍:“我比谁都知道,在工作里你有多讲原则。事关案情,你都不肯坦白说出来,我真的没办法不担心,这件事是不是和五年前你离开B城有关?嗯?”


 


林涛听见秦明渐快的心跳声,他等了等,秦明仍然未言语,只是将双眼垂得很低,嘴唇抿成一线。


 


林涛见不得他难受,他亲了亲秦明拧着的眉心,无奈又心酸:“我能拿你怎么办?”


 


秦明慢慢眨了下眼睛,又抬起胳膊,环住了林涛的肩背,他放松下来,将脸埋进林涛的肩窝,闷声说:“再给我一点时间,等我完全确定。”他顿了顿,确认地重复:“我会告诉你,全部。”


 


 


林涛终究没有回自己的公寓,他抱着秦明睡了一晚,秦明安静地待在他怀里,可林涛知道他并没有睡得多安稳,次日起床看他眼下乌青,更可能是一夜未眠。


 


第二日,他又穿了秦明另一件衬衫。除了李大宝,没人发现这个细节。案子还没破,死者的身份才确定下来,大家都很忙碌,开完早会便各自沿着线索去查。


 


秦明反复观看了林涛审讯三个嫌疑人的录像,将他们陈述的与神秘人之间重要的对话记录下来,再和之前威胁他的人所说过的话进行比对和分析。


 


当年他作为实习法医,直接参与的重案不多,水良案告破后,也跟了几桩涉及人命的刑事案件,任何一桩案子的背后都可能牵扯出复杂的关系,每一名罪犯的家属亲友、甚至受害者的家属亲友都可能因迁怒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但非理性的冲动与精心部署的复仇,不能相提并论。


 


自他离开B城,到今年年初,林涛未遇到致命危险,几个月前的那次受伤,秦明亲自去查过,可以判定是意外,而他也再没收到来自当年那人的任何回应和信息。


 


两种可能。第一,他拆散秦明和林涛,获得了精神上的满足,从而放弃了继续报复。第二,他一直躲在暗处继续观察秦明,等待时机储备力量,想要给他们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秦明在笔记本上写下简明扼要的提示词。


 


种种迹象和线索指向水良案,真相似乎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可是神秘人究竟为什么要做得这么明显……如果他不模仿水良作案,即使秦明再敏锐,没有指向性的线索,也很难将两件事关联到一起。


 


【你记住,我不怕死,大不了就是赔出一条命,但是你的林涛……他有几条命?】


 


秦明用笔在这句记录下重重划了两道。


 


是的,他不怕死,自然也不怕暴露自己,甚至他是在主动地泄露线索,可能他内心真正期待的正是终将到来的鱼死网破。


 


秦明低头按住太阳穴。


 


大宝这时进了办公室,把一只普通快递包装袋递给秦明:“老秦,你的快递。收发室的大爷说放在那好几天了,没见你去取。”


 


秦明从不网购,除了公文往来,也不会有人寄信或东西给他。他拧着眉,拆开封条,文件袋内滑出一张黑白照片,他一眼就认出照片上两排年轻人中站在最左侧互相依偎着的正是他的父母。照片反面对应着每个人的姓名。字迹是手写上去的,笔迹相当娟秀。


 


大宝觉得不对劲:“老秦,是什么呀?”


 


秦明像没听见,他快速地抽出袋中的文件,只看了一眼,便知道这是他父亲当年的尸检报告,主检人的姓名与照片中一个女人的姓名完全相同。


 


秦明恰坐在办公室空调风口之下,浑身冷得发颤,这一份突如其来的快递将他原有的思绪彻底地打乱。


 


他不是没怀疑过秦颂的渎职罪名是否真的成立,甚至对从事法医工作的执着多半也因为想要有朝一日亲手还秦颂清白。只是他当年实在太年幼,对于父母的社会关系不甚了解,就连事发当日参加他生日聚会的人也认不全,漫长的孤独成长令他养成了轻易不愿向他人求助的性格,所以即使罗钥对他视如己出、照顾有加,秦明也从来没开口向他过问父母的身前事。


 


除了照片和尸检报告,文件袋内还有一个光盘。


 


到了午饭时间,大宝看他实在状态不对,上前问:“老秦,林涛还在审王希,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吃个饭?”


 


秦明将光盘塞进电脑光驱,他摇头:“午休时间让我一个人在办公室。”


 


大宝:“你……真的没事吧?”


 


秦明没有抬头,只是说:“没事。”


 


他说这话时嘴唇都在哆嗦。


 


李大宝终究不放心,带上办公室门时,给林涛发了条微信。


 


【老秦上午收到个快递,之后整个人都不对劲,你留点心。】


 


 


等林涛出了审讯室看到这条微信时,已经是下午的两点。他连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就赶到法医科,办公室内只有李大宝一个人。


 


大宝对他耸耸肩:“我一点半回来,老秦已经走了。我问过行政科,他们说老秦没有请假。”


 


林涛提起嗓门:“是什么样的快递?”


 


大宝被他的样子吓到,仔细回忆了片刻:“文件夹,很普通,而且是一个不太常见的快递公司发的件。袋子不重,应该就是文件、资料之类的东西。除了公文,老秦很少收到信件的。会是什么呢?”


 


林涛来不及多想,摸出手机来给秦明拨电话。


 


电话通了,却无人接听。


 


大宝:“我也打了,他没接。”


 


林涛绕着秦明乱七八糟的办公桌走了半圈:“秦明走得很匆忙,一定是有什么急事,或者慌乱到失去了常态,才会连桌面都没来得及整理。”


 


林涛执起一本半开的笔记本,随手翻了几页,突然愣住。


 


大宝循着他的眼神看过去。


 


“但是你的林涛……他有几条命?”大宝将秦明着重划过的一行字念出声来,诧异地睁大眼睛:“老秦他这是……什么意思?”


 


林涛哆嗦着手指将秦明记录的零散笔记捏在手里,他站在空调风口下,感到凉意透过他的衬衫,渗进皮肤和骨血。


 


tbc

评论

热度(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