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林秦】遗光1(ABO,带孩子能否破镜重圆的故事)

寒灯照冷衫:

作者语:ABO文。林A,秦O,生子又狗血。大概就是一个带着孩子破镜能否重圆的故事。


1、


       林涛站在沙滩的浅水处,一直向岸上行走。日光高远,微风徐徐,整个沙滩浮动着大片大片明晃晃的白。林涛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线,这条线的尽头是一个坐在沙滩上穿着黑色西装的身影。


       林涛在这个身影前停下脚步,他高大的背影遮住了垂直而落的阳光,在这个身影及周边的沙滩上降下一块阴影。身影抬头,视线相对,整个世界开始动摇。


     “秦明…”林涛听到自己喃喃道。


     “秦明!”


       林涛睁开眼睛,入目是浓稠的黑暗,他的脸颊依稀还能捕捉到海风抚过的触感,心却跟着眼前的黑暗沉了下去。


       他又做梦了,他又梦到秦明了。


       已经三年了,林涛瞪着黑沉沉的天花板想,距离秦明离开已经三年了,他依然从梦到秦明的梦中惊醒,依然在梦里梦外呼唤着那人的名字。


       汽车的灯光隔着窗帘从窗外一闪而过,屋内影影憧憧,林涛的思绪随着在墙上移动的光影不由得移回了从前。


       三年前的同一天,他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是妹妹蔡诗雨,一个是秦明。


       蔡诗雨死于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而同时秦明也离开了他。待他处理完林诗雨的后事回到龙蕃市警局的时候,痕检科的门牌上就只剩李大宝一个孤零零的名字了。


       他永远记得当时他站在痕检科门口,对着一张干净得一览无余的桌面发呆。一旁的李大宝看到他的到来,有些不知所措地从座位站起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那天阳光很好,光线从百叶窗后面钻进来跑到桌面上,在林涛的瞳孔里连成一片。他看着看着突然觉得有些刺眼,于是他闭上了眼睛。


       现在林涛也闭上了眼睛,离早上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他理因多睡一会。


       自从秦明走后,他的工作就繁重起来,三人组变成两人组,工作量却成倍数的增长。可他失眠了,越累越睡不着。


       有时候他会在半夜醒来,醒来的时候他侧卧床的一边,而空留另一边,他就望着空荡荡的那一边睁眼到天亮。显然他的身体还活在秦明在这里的记忆中,可他的心又何尝不是,那块装着秦明的地方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逝,反而日积月累,变得沉甸甸的。


       可是自己本该恨他的,应该恨他的啊。


       恨他的不告而别,恨他在他最难过的时候离开他,池子的事件后他们好不容易走到一起,幸福才刚刚开始,为什么,为什么秦明要突然和他分手。


       林涛越想越头痛,索性不睡了,起来趿着拖鞋跑到厨房,拧开水龙头就着流出来的凉水,吃了一片止痛药。


       这时候手机铃响起,铃声在空荡荡的房间天花板上回荡着,显得格外清晰。林涛顺手抹了把脸,跑过去接起手机。


       刚摁下接听键,谭局低沉严肃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紧急情况,你马上到局里来。”


       林涛“是”还没说完,那边电话已经挂了。


       估计是出了大案。


       林涛一边想一边麻利地套好衣服,不一会儿他出了家门,开着车驶入深沉动荡的夜色中。


       林涛到的时候,警局一楼的办案大厅已经灯火通明如白昼,和他一样连夜赶来穿着制服的同事黑压压地聚在一起。小黑眼尖,远远见了他,招招手让他进来。他迈着步子朝大厅走去,隐隐约约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是止痛片的副作用,让他有点恍惚,前方大厅白明明的光线有种被拉长的感觉。


       林涛扶着脖子摇摇脑袋迈入大厅的玻璃门,但他前脚才刚跨入,就瞬间僵立在地,忘记该如何呼吸。


       是他?!他怎么会在这?!


       秦明站在分析案件的白板前,双手抱胸正仔细听着谭局说话。他穿着和林涛梦里一样的黑西装,前额的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到上面。他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副模样,谭局说话的时候他不时眨下眼睛,眸子里折射出来的光像潭水一样沉静。


     “林涛,你到了?快过来。”


       谭局的声音把林涛的目光从秦明身上扒下来,他暗自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大家在白板前围成一个圈,他站在离秦明远远的另一边。他的到来似乎并没有引起秦明什么反应,倒是周围的气氛有些尴尬起来。


       三年前,秦明突然调离轰动了整个警局,龙蕃市警局就什么大点地方,他和秦明的关系众人皆知。怎么没想到,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有交集的两个人就这么见面了。


     “林涛,李大宝同志被上面抽调协办一起国际案件。今晚案件突然,性质恶劣,秦明同志临时从隔壁市过来,协助我们调查。”谭局对林涛说。


       林涛看见秦明朝他看过来,下颚微低,点点头,这点头带着几分礼貌,几分形式,有种说不出的距离感。林涛也朝他点点头,这时秦明的目光已经转开,重新回到白板上,聚精会神地盯着白板上黑水笔写的案件分析。


       林涛的心突然空落落的并涌起一股愤恨,Alpha 的信息素在瞬间膨胀,翻滚着从他身上挥散出去,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烟草味。这是林涛的信息素的味道。一些离得近的Omega微微皱起来眉头抗议,但秦明没有反应,秦明是个Beta他能有什么反应呢,可即便他不是Beta而是Omega,林涛又能期待他有什么反应呢。


       不知谁咳嗽了一声,林涛这才发现自己一时有些失控,连忙把信息素收了,谭局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一边的小黑适时开口给林涛讲起案件经过。


     “是这样的,博爱小区发生一起Omega杀人案。报案的人是死者的闺蜜,几天联系不上死者,就去死者家里找她,到的时候,发现门没锁,进去以后看到死者躺在地板上,身上的血迹已经发黑了。”


       谭局说:“林涛,你带人先把案发现场封锁起来,案件性质恶劣,务必不能引起周围群众的恐慌。”


     “是!”林涛应道。


       谭局点点头又转向秦明,说:“秦明你和他们一起去,尸检初步结果,早上6点之前没问题吧?”


     “没问题。”


     “好”,谭局朝大家挥挥手,“开始行动。”


       一群人鱼贯而出,林涛走在前面给小黑他们交代事项,心却不知怎么的飘到走在后方秦明的身上。


       小黑似乎看出林涛的心事,把头悄悄凑到林涛跟前说:“一会我们都在外面守着,你和秦科长在里面勘察一下现场,怎么样?”


       林涛不置可否地看了他一眼,小黑朝他“嘿嘿”一笑不再说什么了。


       这边秦明上了自己的车,林涛的车在前面开路,他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林涛的的车尾灯白炽地亮着,在这个漫长而沉重的黑夜像一张巨大的网罩住了他,秦明望着眼前那一片恍然的白光,握着方向盘的手指逐渐收紧。


       三年了,心不是不会痛的。



评论

热度(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