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二十代

曲项向天歌:

 


//各种ooc,看得愉快:)


 


 


 


 


01


 


    最近一档停播两年的老牌综艺要复播了。


    网上已是一片锣鼓喧天,网传的嘉宾名单一天一个样儿,然而不管哪一版,董思成的名字都赫然在列。


    论成就与知名度,今年是他出道第7年,代表作里有高票房商业电影,毁誉参半;也有小众题材片子,一路领跑电影节;合作过海内外名导,也有各路奖项傍身。


 


    论话题度。


    董思成大火以后,流言蜚语几乎没断过。其中最引人遐想的,一段是他和他老板,曾有记者直言不讳问过他这段关系,究其缘由,倒也不完全是空穴来风。


    董思成出道作就搭了国师,担男主角,天王给他作配。之后资源一路高走,国内外优秀制作班底合作个遍,想不惹上非议都难。


    于是他的顶头上司被人扒了出来,挺意外是这位不是体态丰腴,也没有大腹便便,仪表堂堂又年轻有为。


    李姓老板ABC出身,名校毕业后便回国开拓事业,传闻还有红色背景,两人的生活看着没有任何交集。有想泼脏水的在酒桌上提起董思成,隐晦地议论:“不过是为了钱什么都做。”


    酒桌八卦十传百,到了李敏亨耳边,已经添油加醋了好几轮,内容不堪入耳。这个圈子就这样,想上去的人太多,到处是手企图把高处的人拽下来。李敏亨偏不让人得意,他花更多的钱给董思成铺更好的路,甚至抽出时间亲自收拾始作俑者,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反正后者再也没出现在娱乐圈。


    董思成对这些其实不太在意,他自诩身正不怕影子歪,况且要是每个嘴碎的人都打点过去,他也替李敏亨心疼钱。


    


    然而面对另一段传言,他是有些不知所措的,他只在工作时是演员,触及生活,并不擅长粉饰太平。


 


    郑在玹和董思成这对儿有点儿国民CP的意思。


    两个人在工作上没什么合作,要不是郑在玹拍真人秀时董思成意外入镜,粉丝都没想到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的人会玩儿在一起,毕竟两个人在年龄、定位方面都相似,算竞争者。


    两位小帅哥外型养眼,站在一起的画面十分美好,迷妹一大群。也有不少人觉得是抱团炒作的,直到有一阵,某营销号发文,说董思成插足已婚女演员家庭,其实就为了博人眼球,内容根本经不起推敲,董思成团队很快就公关好,但还有好事者去郑在玹跟前提,惹得他群访都不顾,立马黑了脸问是哪家记者,并且放话以后都不再接受他们的采访,十分护短。也给这段友谊增添了里程碑式事迹。


 


    郑在玹出生在情人节。


    情人节男孩儿哪哪都甜,仿佛甜不要钱。他一点羞赧不带,笑眯眯地直视董思成时,旁人一时也搞不清,到底他是真心,还是习惯使然。


 


    前几年郑在玹实在是迷人地有些过分,脸蛋与身材都上了最佳状态,业务能力也出色,深知在不同场合要展现特定面貌,加之情人节男孩儿擅长说俏皮话,很难不爱他。他去看秀,事后品牌方在社交网络上发感谢文,圈了一些品牌挚友,配图却用了他的,海外杂志称他是“魅力十足的东方男孩儿”。


    董思成觉得自己没能躲过一劫也挺正常,他和郑在玹有过一些故事,尽管后来,他用“荒唐梦一场”去形容那段时光。


 


 


    02


 


    董思成确实收到节目邀约。


    他综艺上的少,因此显得谜团格外多,是很多节目想邀的第一顺位。


    李敏亨很少插手董思成工作,这次自然也是两手一摊,任他抉择。


 


    节目涉外人员找上他,说Jody姐刚当妈妈,讲话风格和煦很多。


    Jody就是节目主持,也是行业一姐,言辞犀利,主持风格毒辣。前两年淡出娱乐圈去结婚生子,最近又准备卷土重来。


    董思成笑,其实他不怕Jody怎么往他身上浇油点火,反正想说的他会说,不想说的别人一句也甭想套。


    最后这个行程还是敲定了,对方给的报酬是业内最高水准,董思成不是圣人,免不了俗。


 


    上节目前,经纪人老妈子心放不下,千叮咛万嘱咐,要董思成少说话。


    董思成正埋头吃虾,嘴里有点含混不清:“脱口秀不说话,人这钱给的也太冤了。”


    他对面坐着李敏亨,大老板卷起衬衫袖子给他剥虾,附和道:“对,不做商业诈骗犯。”


    经纪人听了以后想翻白眼,但当着两个老板的面儿他不敢,犹犹豫豫还想说点什么,李敏亨又开口了,语气倒是大度:“出再多岔子,多花点钱不就行了。”


 


 


 


    “你怎么敢来啊。”


 


    Jody本色不改,镜头一开就发难,所谓已为人母的春风和煦根本就是扯淡。


    董思成已经不是刚出道的小朋友,可以自如应对,还有心情开一下玩笑,顺着对方话讲:“不太敢啊,要不我走吧”说着就佯装要起身鞠躬,“大家辛苦了。”


    有窸窸窣窣的笑声传开,这就算热了场。


 


    于是他整理好表情接着讲:“其实是很高兴,毕竟这个节目也陪伴过我很多无事可做的时光。”


    这话听着好听,但水份太大,董思成根本没多少无事可做的时光,常态是他有时会忙到想跑路。


    现场助理把录制实况转播给大老板。李敏亨开会中途拿起手机,忍不住笑了一声,打断了正在发言的同事,他有些抱歉地抬手:“你继续。”


    笑意却未退。小朋友长大了,场面话张口就来。


 


    他和董思成有个恶趣味,喜欢还原人模狗样背后的真实心理活动。两个人在酒桌上笑得得体,一散场就原形毕露,吐槽欲止不住。红酒开了一瓶又一瓶,最后的结果,往往是都醉了。


    酒精是很妙的东西,它剥去虚伪的外皮,留下本真,又非要在真实前蒙上一层粉色滤镜,片刻缥缈,片刻明晰,如此往复。


    很多时候董思成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醉了,两个人东倒西歪地躺在一起,目光直视,鼻息缠绕,感觉下一秒就会吻在一起。


 


    李敏亨倾身过来。


    却只为了给他拉上被子,然后眉目温柔地拍拍他,要他好好睡一觉。


 


    董思成说不清自己是不是有些失落。


 


 


    回到录制现场。


    Jody听了董思成的话高兴死了,正好喂到她嘴边,于是忙开口说:“你还会无事可做吗?你朋友那么多诶。”


    旁边还有人帮腔:“对啊,老板又这么好。”


 


    这就开始了。


    董思成脸色都没变。他和李敏亨相识于一个小状况,出道前,董思成会在课余时间接些广告拍摄,当时的李敏亨对影视行业兴趣正浓,资方便邀请他去拍摄现场参观,拍完后还拉着他一起吃了顿饭。


    饭局上董思成也在。他四肢纤长,气质奇好,脸蛋又生得俊俏,眼睛提溜来提溜去,无意中就勾了人的魂。


    广告导演开始对他动手动脚,他初出茅庐,显然应付不能,表情又急又恼,慌乱间,与对面的李敏亨对上了眼。


    人在窘境下总期望能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于眼缘、于命运、于该死的纠缠,当晚,那个瞬间,他选择抓住李敏亨。


    两个人用眼神进行了一番交涉。李敏亨仔细打量董思成,脸小而尖,棱骨分明,是典型的骨相美人儿,遂又多看一眼,喜于自己捡到宝。他抿一口茶,片刻后徐徐开口:“小朋友生得好看,不知道有没有人捧?”语气是势在必得。


 


    后来包间只剩了他们俩。


    李敏亨有些头晕,坐没坐相。他斜靠椅背,看着董思成有话直说:“我能捧红你,你能给我什么?”


    董思成一点儿不怵,讲得理智气壮:“能给你挣钱啊。”


 


    李敏亨眯起眼睛凝神看他,半晌后笑着应允:“好啊。”


    他说话算话,真的有模有样开起影视公司来,投入财力与人脉,把董思成塞进国师的电影男一号试镜。


    李敏亨亲自开车送董思成去现场,到地方后,说:“我能做的就到这里,角色能不能拿到,得看你自己本事。”


    董思成睁开闭了一路的眼睛,表情挺淡定:“行。”


 


    他说行,结果就真的行了。


 


    其实有李敏亨之前的动作铺垫,国师肯定要卖个面子给他,但李敏亨还是想试试董思成,看看他先前说的那句能给他挣钱,是不是真的肚里有货。


 


    董思成很快红了起来,与李敏亨的关系也逐渐难解。


 


    每到秋天,董思成就变得没食欲,连带着人也没什么精气神儿。李敏亨带着跟了他十几年的厨子进组,变着花样给他开小灶,只为他能多吃一口。


    有一阵儿董思成在日本取景拍戏,迷上了当地的风光,没戏的时候便拉着探班的李敏亨一起当游客,趴在车窗上感慨:“好想生活在这里啊。”


    李敏亨笑:“买一套房子送你好吗?”董思成摇摇头,他也不需要对方为他做这些。


    他出道第三年,遇上有人手脚不干净,往酒杯里放了东西。他差点被推进名利场深渊。


    李敏亨连夜从外地赶来。


    带着体温的大衣披在了他身上,他被一把抱起。


    走出房间时,李敏亨对身边人丢下一句:“找出是谁干的,明天我要看到他的一只手。”


    董思成已经快要失去意识,但仍觉出怀抱的安定。


 


    他经常想,自己真的遇上一个好老板,在这个混沌的圈子里最大限度地保护他的周全,保留他的任性。


 


    于是他开口:“老板确实好,能当好友,能安心沟通。我运气很好呀。”


 


    旁人看不懂,当事人也未必真的明白。


 


 


    03


 


    Jody顿觉无趣,转了话题问了几个和董思成传过绯闻的女明星,依然激不出水花儿,于是照着台本,抛了个十分寻常的问题。


 


    “在国外一年,都做了些什么?”


 


    前两年董思成突然说要息影一阵,他跑去李敏亨面前请假,说自己想出去念书,调整状态。


    安顿好工作后,公司替他召开了发布会。他是注重仪式感的男孩子,认为即使只是短暂离开,也需要好好告别。发布会上他交待粉丝,解释自己要去游学,顺带放个长假,希望大家好好生活,最好要记得他。


    第二天下午他就飞走了,后脚郑在玹便跟了过去。


    郑在玹陪了他一个礼拜,两个人一起去学校注册登记,购买家具,布置公寓,仿佛神仙眷侣,悠然自得地躲在另个半球度日。


    有粉丝在路上偶遇他们,拍了图放上微博,两个大男孩儿当街吃着冰激凌,是青春无敌的味道。


 


    “念书啊,吃吃喝喝,还有玩。”董思成答。


 


    “好像有人拍到郑在玹和你一起?”


 


    “对,他飞来看我。”


 


    董思成以游学为由头去放风的第一天,郑在玹就追着过来,口袋里还揣着枚戒指,董思成不知道。


 


    两个人相识于一场朋友聚会。


    大多时间里董思成都是安静坐着,托着下巴笑盈盈地听人插科打诨,偶尔会蹦两句俏皮话惹大家开心,看着特别真诚可爱。


    郑在玹觉得他招人喜欢,主动坐过去交友。


 


    后来郑在玹邀他一起出演自己的MV,双男主,内容比较暧昧,现在的观众喜欢看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瞬间。


    拍摄从很早开始准备,董思成睡不醒,又有些感冒,没精神地坐在郑在玹旁边stand by,后者觉得他好玩,遂把肩膀靠过去逗他,表情像早前港片里的靓仔,笑得不怀好意,可就是让人觉得眼神干净。


   “喏,借你靠一下好啦。”


 


    董思成就真的把脑袋搭了上去。


    郑在玹的身子陡然僵住了,一动不动地在冷天儿里坐了一刻钟。


 


    再后来。


    郑在玹会在收工后开两小时车去董思成家陪对方打游戏,也会在没行程时悄悄去片场探望对方,躲在保姆车里等着给一个惊喜。


    董思成穿上和郑在玹的情侣物件,在郑在玹家煮口味奇怪的汤,郑在玹照单全收。


 


    郑在玹搬进了董思成的公寓,三个月后,又搬了出来。


    他不是最合适董思成的那杯茶。


    “但如果他回头。”郑在玹迷迷糊糊地想。


 


    “我还是想抱抱他。”


 


    两个人仍然维持着朋友关系。


    董思成说要出去走走的时候,郑在玹的第一个反应是不安。


    他下意识地跑出家,在营业时间结束前冲进商店买了枚戒指,买完后蹲在街边抽了戒掉好久的烟。城市的深夜依然热闹,而他一时不知该去哪里。


 


    他带着这枚戒指风尘仆仆地赶往异国,同董思成一起安置琐碎的生活,在这过程里,豁然开朗。


    那时候的董思成是快乐的,那种快乐丰盛饱满,他不忍心打搅对方平静。


    于是这枚戒指,成了一个秘密。


 


    后来他把这些感情写进歌儿里,大众听不出戒指的存在,却能真切地感受到他心里有个爱而不得的人。


 


    连Jody这样雷厉风行惯了的女强人也不禁柔软起来,访问时脸上是少女的温柔:“有机会的话,你会对她说些什么呢?”


 


    郑在玹笑起来,是真的干干净净。


    他说:“十全十美太难,那我希望,至少他能遇见九全九美的爱情。”


 


    忆及此,Jody在董思成面前评价郑在玹:“他是个很温柔的人。”


 


    “对啊。”董思成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有关这两位,Jody也听过一些风声,她替温柔男生惋惜,带些私心地问:“如果有人祝你有九全九美的爱情,你会怎么回应对方?”


 


    董思成愣了一下,几秒的犹豫后,笑得真诚:“我会说——”


 


    “即使很难,也愿他运气够好,能碰上十全十美的爱情。”


 


 


    04


 


    而立之年一过,董思成便迎来他第二个事业巅峰期。


    他同海外游学时相识的老师一起合作拍摄了一部短片,并在国际电影节上拿了金奖,分量不小。


 


    而郑在玹则像半退圈了一样,难得在大众媒介里看见他的踪影。


    直到有天,他毫无征兆地在自己的咖啡厅开了个摄影展,什么宣传也没做,开得随心所欲。


    摄影展的主题是这些年里他遇见的各种人,有很多脸熟面孔,也有不少未曾谋面的素人。


    朝南那面墙上是一整面巨幅照片。


 


    那年六月热得出奇,董思成和郑在玹躲进度假山庄避暑,时间突然过得很慢,董思成悠悠然趴在泳池边上喝冷饮,听见郑在玹叫了他一声便回头。于是时间被永远定格。


    ——少年湿漉漉的眼睛,让人怀念夏天时,同小恋人一起分享的那支冰淇淋。


 


 


    李敏亨要结婚了。


    女方相貌清秀,与他也门当户对。李敏亨是天生的商人,头脑明晰,不可能永远在机场等一艘船。为董思成停留的这几年已经够多,他及时止损。


 


    但他仍旧发了一条短信给董思成。


 


    “无论如何,我永远站你这边。”


 


    他早已不求跟董思成有个结果,也清楚地明白,不被他拥有的董思成,才好看得那样生机勃勃。


 


    没说出口的话是:“你永远是我最喜欢的男孩子。”


    但已无需再说。


 


 


 


 


 


    尾声


    35岁那年,董思成决心迈进人生的新阶段。


    他在合适的时间,遇上合适的人,像跋山涉水后终于看见目的地的旅人,自然地停下了。


 


    婚礼当天,他的两位昔日八卦对象都没到场。


    李敏亨正忙新一轮融资。已为人夫三年,他的资本家本性却变本加厉起来,一刻不停地挣钱。


    他差人送来一个文件袋,说是新婚礼物。


    董思成拆开,里面是一沓房产文件和一串钥匙,地址在镰仓。


 


    几年前董思成在拍戏间隙说了一句“好想生活在这里。”几年后李敏亨就真的送一幢小楼给他。


 


    他踌躇着不知该作何回应,李敏亨的电话掐点打来。


 


    “房子买了很久,三年前就想给你,但那时想想还是不太甘心。”面对董思成,李敏亨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


 


    董思成的视线逐渐放远,他想起以前的日子,清晰又模糊。


    时间真的过去太久了,他想。


 


    久到他和李敏亨——那个成就他所有梦想与荣光,一整个二十代都无法与之脱离干系的人——完完全全地分裂成两个独立的人生。


 


    再开口时,董思成的语气已经有些缥缈:“现在呢。”


 


    “现在?”李敏亨笑,“现在,我真的替你高兴。”


 


 


    郑在玹则在巡演现场。


    一年前就定好的工作,他不能放粉丝鸽子。


 


    演唱会进程过半,氛围正到最高潮的时候,场内却突然安静下来。


    郑在玹换好衣服再上来,脱去妖冶的妆,清爽的样子好像回到了刚出道那几年。


 


    场内灯光暗下,只打了一束聚光灯在他身上。


 


    他想了好久开头,最后还是决定有话直说。


 


    “今天,我的一位好朋友要结婚了,很遗憾我没法到场祝福。”


 


    “他于我,真是灵魂伴侣一样,所以某些层面上讲,我很羡慕他的太太,真的遇见一位好好先生。”


 


    人群开始熙攘,片刻后又安静下来。


 


    他自顾自说下去:“人没到,但祝福不好缺席。接下来这首歌,我好像第一次在舞台上唱。我们一起拍了MV,那时候他染上风寒,天气又凉,无赖地差遣我给他煮了一礼拜汤。”


 


    底下有粉丝笑。


    郑在玹也笑,眼睛亮亮的。


    大屏幕里投射出他放大的表情,恍惚间,真给人一种公开示爱的错觉。


 


    知情人只觉得唏嘘。


 


    他向工作人员要来吉他,语气是前所未有地郑重。


 


    “阿成,新婚快乐。”


 


    “祝你快乐。”


 


 


    今天过去,他们的青春,充满光与亮的二十代,就真的要散场了。


 


 


 


 


 


 


 


 


 


 


    FIN.


    人生走一段,新一段。


    祝你们越来越好。


 


 


    


    



评论

热度(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