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轻吻丝绒1

兔神柳先生:

老司机秦&纯情林


ooc预警。




这一次经历不太愉快。


秦明开着车,心里还是忿忿,忍不住用力拍了一下方向盘。


他前面没软下去,那是他纾解也来不及就匆匆出门的后果。


法医这职业就是这点不好,工作时间不固定,有了命案你就得随时出现场,管你是正在打架还是打炮。


这次的男人很怂,听见自己是法医就先惊了一惊,待做的途中听到电话那头乱糟糟的声音时直接就是一抖,无声无息的射了。


“别有下次了。”结束时秦明这样说,他不喜欢怂蛋。


“别呀!”男人忙讨饶,“你是我上过的最棒的!我送你一辆车怎么样?下回可以试试车里……”


他话还没说完秦明就摔门出去了。


还用你送?秦明想着,心里略过淡淡的不屑。他有车,是上一个“打出感情”的炮友送的临别礼物,那人怎么说的来着,“希望你找到一个能共度一生的人。”


都是胡扯。


世上所有的情感,都有瞬间崩塌的可能。


秦明信奉这一真理。


林涛接他下车,护着他的肩走到现场,肩上热度传来的刹那他身上掠过一阵酥麻,情欲得不到释放,触碰也会有反应。秦明不自觉的抿了抿嘴,今晚本来想玩道具的,可惜了。


他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脸长的好看,身材也好,体检报告也是健康。可惜性经验不多,器大不一定活好。


可惜,可惜。


“怎么了?”林涛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没事。”秦明估量猪肉的目光从林涛身上移开,“说说什么情况?”



死者是被勒死的,没有被侵犯痕迹,也没有财物损失,似乎只是单纯的寻仇。死亡时间不超过两小时,浴缸里的水顺着阳台滴到了楼下才被发现。


“死者人际关系简单,平时不大出门,也没几个朋友,联系最密切的是一个叫江洋的人,是一家电器有限公司的老板。不过从邻居那听到,最近经常有另一名男子频繁出入死者家门。”


案件似乎很明朗了,情妇情夫,桃色新闻,杀人报复,极有可能。


剩下的事情不归秦明管了,但他还是饶有兴致的听下去,没人敢管他,迫于林队长的淫威。


几秒后秦明就后悔了这个决定,他神色莫名的盯着屏幕上那张脸,再一次唾弃自己今晚为什么要心血来潮约一个“新货”。


“这个人……”他顿了顿,没把话说死,“这个人我认识,这一晚他一直和我在一起。”


“恩?”林涛震惊的看他:“老秦你认识他?”


他似乎搞错了重点,秦明想着,不知为何松了口气。


“是,认识不久的……朋友,他没有作案时间。”


“不排除买凶杀人的可能,还是要审。”林涛托着下巴,拍板下了定论。


他咂摸了一会,忽然反应出不对来,老秦和这个疑似“凶手”的人在一起整晚?!


他猛地抬头,对上一屋子表情奇怪的人。


“老秦……”他颤颤巍巍的问:“你和这个人做什么了?”


秦明面无表情的说:“盖着棉被纯聊天你信么?”




“老秦……”


“老秦你等等我啊!”


“老秦……秦明!”


秦明站住脚步,已经是有点不耐烦的模样。


“你到底想干嘛?”


“我……”林涛手足无措的站了半响,终于还是咬咬牙开口:“老秦,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说一声,你,你那个,注意点身体,总……总约的话,是不是不太好……”


秦明一动不动的看着林涛,看的他渐渐消了声才慢悠悠道:“林涛……”


“……哎。”林涛腿有点打颤,他不怕秦明的毒舌,不怕秦明的冷漠,最怕秦明的“不正常”。


果然,秦明慢慢走过来,一只手轻飘飘的落在林涛肩头,又抚上林涛的脖子,轻巧的摸了摸林涛的喉结。


那喉结猛地上下滑动了一下。


“你很奇怪。”秦明慢慢凑近,眼里说不上是什么神色,“一边如此关心着我的私生活,一边又刻意保持着朋友的界限,你这样总是让我觉得……”


“你在钓着我。”


林涛的视线从秦明长长的睫毛落到了他光洁饱满的额头。


他入职后就不再留刘海了,头发总是整齐的梳上去。那模样让他看上去成熟精明了不少,又带点不知名的迷人。


他觉得喉咙有点发紧。


“……说什么呢老秦。”他干笑一声,“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秦明看着他,神色平淡。


“我误会了?”


“你误会了。”


“所以我可以吻你么?”


“啥?!”


“没什么。”秦明退开一步,整整自己的领带。


“这事到此为止吧,你不要过问我的私生活,我是个成年人,更是个医生,我会管好自己。”


他矮身进到车里,拧转身体的瞬间线条优雅的不可思议。


“今天去我家么?”秦明摇下车窗,不带情绪的问。


林涛猛咳一声,努力压下去脑子里突然炸出的绮思。


“……不了,我今晚需要调查监控,尽快找到那个和死者频繁联系的男人。”


秦明点点头,看了看手表说:“我四个小时后过来,需要我带宵夜吗?”


“哎不用了!你今天好好休息吧,别过来了……”


“吃什么?”


“……包子。”


“好。”


他拧动钥匙开走了,林涛叉着腰看着车的背影,感到一阵奇怪的怅然若失。


他苦笑一声,慢慢走回了警局。



“穿上衣服就是圣人,脱下衣服就是婊子,秦科长,您这反差可真够大的呀。”


秦明双手被拷在床头,说话声音都不利索了。断断续续道:“我这个……这个样子,你不喜欢?”


男人短促的笑了一声,把深埋的东西抽出些许,又狠狠地顶进去。


“我确实……很喜欢。”


“可你连说出口的勇气都没有。”秦明突然毫无迟滞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林涛愣住,看到了秦明眼底深深的漩涡,恍然间能把人吞进去。


他满头汗的惊醒过来。



“队长你怎么醒的这么快?”小黑递给他一件衣服,“再睡一会吧,我看着监控呢。”


林涛揉揉眼睛,看了看表,果然自己才睡了不到半个小时。


他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不睡了!小黑你边去,我接着看吧。”


“林队长精力真好啊……”


“那是!我告诉你啊,这男人,不能太过纵欲,不然就容易没有精气神。一旦没了精气神,就容易肾虚,哎小黑你眼睛怎么了?”


他顺着小黑快斜到天边去的眼珠子看到了“纵欲肾虚”的秦明,腿登时就软了。


“……老秦,我,那个……我不是说你!哎不是……我什么都没说!”


小黑惨不忍睹的捂上了眼睛。


他们的林队长,大事一丝不苟,小事观察入微,然而一旦对上秦科长,就是那碰上猫的傻耗子――蠢的没边还想不起来要跑。


秦明面无表情,眼睛下面落了黑眼圈,真真是落实了个“肾虚”的罪名。


他把一袋热腾腾的包子往林涛怀里一丢,然后在林涛追过来之前“砰”地关上了门,差点砸了林队长好看的鼻子。


“……小黑。”林涛苦着脸问:“你说我现在追过去会被揍吗?”


“八成……不会吧。”但他肯定会用话怼的你恨不得跳回娘胎里重新再投一遍胎。


小黑同情的目送林队长悲壮的背影并且不忘偷了一个包子啃。


哎!真好吃!



秦科长怎样教训林队长没人知道,不过看林队长灰头土脸的恨不得把头埋到裤裆里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很惨。


惹谁也不能惹秦科长!


刑警队一致统一了意见。




林涛客气的邀请江洋来局里做做调查。


秦明隔着窗子不动声色的观察这个一夜情对象,越看越觉得不对。


他挑人一贯喜欢长相阳光身体健康的,这个江老板虽说性子怂包,可装的却比谁都大爷,怎么可能是这个走路都微微佝偻的形象?


因为他心里有鬼?


不像,眼神不像。


秦明敲敲窗户,示意林涛自己要进去。


“你好。”他平静开口,身体放松,眼神淡淡。


对面的人不自然的笑了笑,也说:“你好。”


“请问你3月21日晚上在干什么?”


“秦明……”江洋绞紧了手指,“我不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嘛!你不都知道?”


“是么……”秦明站起身,弯腰近距离打量着这个江洋,他细长的手指伸过去,轻轻的,搔了搔江老板的手心。


江洋猛地一缩,露出脖颈上一道伤疤。


秦明眼神一厉,霍然转身,对着忍不住走过来的林涛耳边轻声说:“这不是那个江老板。”

评论

热度(21)

  1. 咯咯咯哥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