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林秦/ABO】从这一刻改变(三十三)

深海火焰:

“我从不和别人做交易,隐瞒事实真相。”


※剧版人设,不涉及真人


※ABO设定,私设有,生子有,慎入




上一章: (三十二)




(三十三)


偏僻的街道里,拐进来一辆车,在路边停靠后,车里的人哆哆嗦嗦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接了电话。


“喂……”


“事办成了?”


“没,人跟丢了。”


“怎么回事?”


“都是三儿的错,他接了池子的电话后就把人给撞了!”


“你他妈的……你们是谁手底下的人啊?!你们管那个娘们儿做什么!”


“怎么办,三儿要被抓起来了!”


“好了!我知道了,我来想办法,你别瞎操心了,快点把人给我盯紧了,你不是在他车上装定位了吗,赶紧给我盯住了,交待你的事完不成你比三儿死的还快!”


挂了电话,车里的人又哆哆嗦嗦地打开了副驾驶座上放着的定位仪,按照红点移动的位置,追了过去。


 


秦明把车停在敬老院的空地上,林涛的电话打进来。


“老秦,你去哪儿了?”


“怎么了?”秦明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能对林涛说出他隐瞒的事情。


“一天没见了,身体还好吗?”


这是什么问题,秦明皱眉。


“还行。”


“哦,那我先去给二组帮忙了,他们今天本来就有任务,结果还遇上一起车祸,听说死者头部遭受撞击,李大宝和樊子峰已经先去现场了。”


“樊子峰,他没有跟着二组出堪现场吗?”


“谭局有事把他叫走了,正好在局里,就拉过来用。”


谭局长,秦明默默在心里想,最近谭永明叫樊子峰去谈话的次数是越来越频繁了,难道他们之前汇报的新型毒品有了进展?


“老秦?你还在吗,那……我先去忙啦?”


“好,有事打电话给我。”


“秦明,我刚才……”电话另一头一阵停顿后,才又有了林涛的说话声:“我刚才想你了。”


“……”


秦明听他说完,抿抿唇想了半天也没想好说些什么,最后把电话扣了。


 


林涛收起来手机,离开秦明的办公桌,他原来是想等着人回来,一起去吃饭。


结果接二连三的事情,让他不得不忙碌起来。


林涛回想刚才和秦明联络前,接到陈林打来的电话。


这人是秦明的师傅,之前来局里找秦明时,他也在,三个人还一起吃过饭。


“陈处长,”现在陈林是省厅的领导,他不敢怠慢,以前总是陈老陈老的叫,这次也咽回肚里。


“林涛,秦明在吗?”


“啊?他不在啊,处长您找他的话,可以打他的手机。”


“我不找他,我就找你。”陈林的语气严肃:“林涛,秦明家的事情你了解多少?”


“这……”林涛回答前留了个心眼,毕竟不是平日里天天见面的人,他不确定陈林是出于什么才问的这个问题,林涛只能尽量冷静下来,避重就轻的回答。


“秦明原来说过,他是孤儿院长大的,他父母好像都不在了,剩下的我也不知道。”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他父亲是渎职自杀。”


“我……”


“他今天打电话给我,查的就是他父亲当年案子关联的人,林涛,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秦明锁上车后,就跟着工作人员,来到了敬老院的住宿楼。


他站在挂着樊简铭牌的门前,深呼吸,扬腕扣响了门。


秦明走进来时,屋子一片灰暗,若不是刚从户外进来,很难有阳光普照的感觉。


樊简住的是朝阳的房子,可是他却拉着厚重的遮光窗帘,听到背后有声响,才缓缓回过头。


“小樊……?”樊简试着叫了一声,对方没有反应,等看清楚来的人不是自己叫的那个,他的温和表情僵在脸上,握着药瓶的手都颤抖起来。


“躲了这么多年,自己犯下的错,还是躲不过啊。”


樊简晃着药瓶,甩出几粒胶囊,全部扣进嘴里,伸手摸索着水杯。


秦明阔步走来,直接拉开遮光窗帘,光芒一瞬间照亮了整个屋子,那杯水的倒影也映在桌上。


“每天都躲在黑暗里,心里的光明也会逐渐消失。”


秦明端起水杯,递给他。


 


樊简眯缝着眼睛,一手挡着光,另一只手接过水杯,把药顺下去。


“孩子,我在你小的时候见过你。”


“你是我父亲的同事,却做了法医最不应该做的事情。”


秦明不想再听这人的寒暄,看着轮椅上坐着的老人,直截了当地说道。


他把那份检举信放在桌子上,弯下腰,与樊简对视,像是要洞穿他的所有想法。


“你在尸检报告上说谎,是为了什么,是钱还是为了王婷婷手里的毒品?”


樊简的视线一直在躲闪,他双手按在轮椅的转轴上,往后退着,不敢看桌上放着的检举信。


“秦明,”他的声音抑制不住地发抖,好像又回到了当时跪在地上求着秦颂的那一幕,“我……我只是收了钱,我需要那钱,你听说我……”


樊简讲着二十年前的事,秦明坐下来,听他断断续续的讲述,眼前浮现出他父亲刚正不阿的身影。


当年樊简初步解剖尸体后,秦颂就察觉出不对劲的地方,复检是他亲自做的。


“你以为你收了钱,就可以隐瞒王婷婷吸毒的事实吗!”秦颂把尸检报告拍在桌上。


樊简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复检出了结果,脸色刷白,愣在原地看着秦颂愤怒的眼睛。


那是锐利仿佛带着刀锋的目光,好像任何借口在秦颂面前都荡然无存。


樊简知道,与其编造理由,不如成为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于是他咬咬牙,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秦科长,就这一次,求求你,求求你原谅兄弟吧!”


“你给我起来!”


樊简甩开秦颂拉他的手,就这么跪在地上,声音里带着痛苦与哽咽。


“你嫂子如果再不做手术,可能就要不行了,小樊,小樊就要失去母亲了!”他看到秦颂的表情有所动容,抓紧他的裤腿,继续说道:“算我求求你,放我这一马,你家不是最近要置办家具吗,我这里还有一些钱,我……”


“你别说了!”秦颂打断了樊简要继续的话,他气得额头的青筋都爆出来,指着樊简:“你知道吗,今天王婷婷的朋友来了,她们带来了王婷婷的日记本,她本来是要自首的!就在她死亡的前一天,写下的这篇日记,一个要自首,要痛改前非的女孩,怎么可能突然自杀。樊简,你我都是法医,在这种事情上撒谎,你能原谅自己吗!”


“你父亲当时铁了心的要揭发我,他还说要把幕后主使这一切的人也找出来。”


樊简情绪稍稳定了一些,看着身旁一直低头坐着的秦明。


他继续讲述着当年发生的事情,包括秦颂死后,他想要拿走检举信的晚上,另外一个人偷偷溜进房间抢走了信件。


樊简看着秦明,遗憾地摇了摇头:“很抱歉,我没看清楚那个人的长相,我知道的也就这些了。”


 


“王婷婷是beta的事情你为什么也要隐瞒?”


“你说什么?”樊简睁大了眼睛,茫然地看着秦明:“我只是收了钱,帮他们隐瞒了王婷婷吸毒的事情,她如果是beta我怎么可能写成omega体质呢……”


说到这里,樊简一怔,拉开抽屉里面有一张布满皱印的纸。


他放在秦明的腿上,指给他看上面的字迹。


“这个还有这个,当时虽然做的是吸毒检测,但是却发现了两个毒品里没有的成分。”


“这件事你跟秦颂说了吗?”秦明看着那两串字符,和他发现的成分同根同源。


“没说,不过秦颂应该也知道,复检是他做的,不可能忽略掉这一点的。”樊简看着秦明紧皱的眉头,突然握紧他的手。


“孩子,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忏悔中度过,忘不掉你父亲走那天说的话。”


那天,秦颂拿着检举信走出办公室,他的目光坚毅地看着前方。


 “他说就算身处阴谋与黑暗之中,也一定要抽丝剥茧找出真相,还原事件的本来面目,哪怕等待他的是深不可测的危险。”


 


秦明听完这番话,握紧膝盖的手放松下来,他仰起头深呼吸,随后站起来。


“谢谢。”他收起桌上的检举信,连同樊简交给他那张纸一起装在口袋里。


“秦明,等等。”樊简看他要走,想站起来,开始一阵晕眩后又跌坐在轮椅上。


“看在我告诉你这些的份上,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不能,我从不和别人做交易,隐瞒事实真相。”


“孩子,我不是求你隐瞒真相,这件事是我自作自受。我只是想求你,千万要拦住我儿子,他……他要做的事……”樊简话说到一半,看到门口的人,声音夏然而止。


“你儿子?”秦明顺着他的目光,转过头。


樊子峰牵着嘴角眉眼中带着笑意,就站在他的身后。




————————————————————


《从这一刻改变》预售进行中


【预售链接戳我】  


————————————————————


感谢阅读,爱你们~

评论

热度(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