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林秦】昏暗无际的海与灯塔(二十一)平凡的幸福

慕吟工坊 画雪末:

离完结不远了!【欺骗一下自己】


4月中旬前一定会写完!【写不完就要强行BE了!】


就算没有了肾还是想开车真是难过


>>>前篇目录


(一)(二)(三)(四)


(五)(六)(七)(八)


(九)(十)(十一)(十二)


(十三)(十四)(十五)(十六)


(十七)(十八)(十九)(十九)


---------------------------------------------------------------------


关上门,屋子里陷入了黑暗,只有窗口还有月光照射进来。


“你是谁?”她问。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但我知道你恨的人是谁,对我来说他也是个碍眼的存在,我也知道你自有打算,你不用告诉我你的计划,我只要结果。”说话的人逆着光,看不见脸,身形也被拉长,看轮廓听声音,应该是个“他”。


“……你要什么结果?”她问,声音听起来是个年轻的女性。


“让他从我眼前消失。”他说。


“呵呵,当然,他当然会消失,而且是身败名裂的消失。”她发出了短促尖利的笑声。


“你需要的东西我会提供给你,我们可以合作。”他似乎很满意。


“可我为什么要相信一个脸都不敢露的人?我要知道为什么。”她压抑住心里的狂喜,佯装冷静。


他冷笑了一声,道,“就算你不相信,我也已经知道你的筹划,如果我们不能合作,我自然也不会让你单独行动坏了我的事,当然你也可以什么都不做,继续看着他逍遥自在,而你,只能躲在黑暗中备受折磨。”他很自信,像是捏住了猎物咽喉的猎人。


她咬咬牙,被人胁迫的感觉油然而生,却又无可奈何。


“你恨他?”她皱眉,不打听清楚她无法做出判断。


他却摇头,“谈不上,我实际上是欣赏他的,但是怪就怪在他不应该接近我的家人。”


模棱两可的回答让她有些不确定,“我怎么知道你不会突然就把我供出来了!”


他冷笑,“事已至此,你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你大可放心,把你供出来,我无疑是自掘坟墓。”


她沉思了半晌,准备孤注一掷,“好,我信你一次。”毕竟她所需要的东西,紧凭她自己是难了些,况且,他已经把她调查了透彻,她也已经无路可退。


“合作愉快。”他冲她轻轻颔首。


“……合作愉快。”前进是万丈深渊,后退是无底沼泽,她只希望能在堕入深渊前把那人先推下去,其他的,她都不在乎。


 


一缕阳光从没有闭合的窗帘间透出,白线正好印在林涛眼睛上,他动了动,费力撑开眼皮,举起手放在额际挡住光线的直射。


林涛坐起身,薄被从光裸的胸膛滑落,身边紧贴着的那个睡得还沉的人似是被打扰了,翻了个身转向另一边。


林涛轻手轻脚地下了床,仔细拉严实了窗帘,光线被完全覆盖了,房间里回到了昏暗的夜晚。这是前不久他才给秦明挑的遮光窗帘,秦明神经纤细睡得浅,很容易被惊醒,漆黑的环境可以让他睡得好些。


林涛来到床的另一边,打开了床头台灯。


把光线调到最暗,秦明毫不设防的睡脸在昏黄的灯光中分外柔和,林涛忍不住也弯了眉眼,起身将唇轻轻在睡美人的眉梢碰了一下。


 


秦明醒来时,屋内还是黑暗一片,他下意识摸了摸身边凹陷了一块的床单——已经冷了,


今天是周末,他出去了吗?


要说不失望也不是没有,可秦明毕竟习惯了一个人,也就下床穿了拖鞋拉开窗帘准备去洗漱。


门被打开了,秦明下意识看过去。


是林涛,带着满脸的笑容拎着早饭回来了。


“宝宝,你这没厨房我能忍,不能连餐具都没有吧。”林涛满心想来浪漫一把,谁说早餐不能吃成米其林三星的feel呢。


秦明指了指咖啡机上面的橱柜,“都在里面了,我先去洗漱。”


林涛打开橱柜一看,乐了,你别说,还真是符合秦明人设的西餐餐具。


“宝宝啊,你说你一个不做饭的人还能备着这么一套精致的西餐餐具也是很神奇啊!赶明儿把大宝喊来一起见识见识!”


秦明专心刷牙,并不理他,任他自己倒腾。


外面传来哗哗水声,林涛已经开始清洗餐具了。


等秦明洗漱完出来,林涛还真的像模像样的倒腾了一桌“大餐”——前一晚收拾整齐的裁剪台被暂时占用,高脚杯装着豆浆;煎饼整齐的码放在盘中央;雪白的蒸糕摞成小小的金字塔,红红绿绿的萝卜丝被洁白的瓷盘衬得格外鲜艳,两个煎了单面看起来还冒着热气的荷包蛋盛在两个盘子里,分别摆放在桌子的两端,还贴心的配上了刀叉,这么乍一眼看上去还真以为是顿法式大餐。


秦明似笑非笑地看着站在桌边扶着椅背准备给他拉椅子的林涛,“怎么?山寨法式大餐?”


林涛摸摸鼻子,“哎呀,这不是想浪漫一下嘛。”


秦明没再怼他,从善如流地坐了下来,林涛屁颠屁颠地给他推好椅子坐去对面。


秦明用叉子戳了一下蛋黄,金色的蛋液瞬间爆出,包裹了叉子的尖端,又蔓延向盘底。


“你拜托别人做的?”秦明挑眉。


林涛嘿嘿笑道,“那可不,我在卖鸡蛋灌饼的阿姨摊子前面求爷爷告奶奶了半天,最后说要给我媳妇儿一个惊喜但是实在不会做饭才给磨同意了,我嘱咐阿姨煎一面的时候还被阿姨埋怨了,说没全熟的鸡蛋里面细菌多,”眼见秦明张口就要科普赶紧给他刹车,“哎,别别别,我知道细菌多,咱这不难得一次!”


秦明面上还是冷冷淡淡的,眼中噙着一丝笑意,切了一块蛋白插起吃了,看向林涛,“没放盐。”


林涛扶额,他给忘记了,人家是做鸡蛋灌饼的摊子怎么会给你煎鸡蛋放盐?


刚要弱弱的承认一下错误,却被秦明的轻笑打断,“谢谢你,林涛。”


秦明说话总是超乎常人的认真,他的谢意也是,秦明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我不太习惯道谢,但是真的谢谢你……”


谢谢你这么爱护这么一个我。


林涛倒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只能道,“不……不客气,快吃吧要冷了。”


周末的早饭在宁静温和的气氛中度过,林涛看着换上了三件套的秦明,突发奇想,“秦明我们去春游吧?”


秦明像看怪物的看了他一眼,“你也不怕半路要出现场。”


林涛哀嚎,“不要吧!宝宝你别给自己立flag啊!”


一边喊着一边把秦明半拖半拽出了门,上车,系了安全带,踩了油门松了手刹,刚要倒车,手机响了。


林涛一看来电人,再次哀嚎,“宝宝你不然去买彩票吧!”


接了电话又是英勇干练的林队,“我是林涛。”


秦明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盘龙路发生一起重大命案,地点是一家小旅店,死者两人,一男一女,林涛和秦明都需要立刻赶往现场。


秦明下车去拿勘察工具,林涛倒车出车位,不需要再有什么交流,哪怕全年无休,他们也要为了大多数人的岁月静好负重而行。



评论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