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法医秦明】【林秦】最讨厌的人

超好吃的烤肉:

傻白甜,ooc和bug我的。

不涉及真人。

甜味,一发完。


 


 


1.


秦明最讨厌的表里不一的人。


“那些人太蠢了,只是表现的友善点就前仆后继的。”林涛笑眯眯的对着篮球场的人打了个招呼,嘴里却说着可以称得上恶毒的话。


“可以不用...”


秦明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林涛打断了:“那可不行,我可是被所有人赋予很大希望的人,挂上孤僻、不善交际、奇怪的人这些标签就不太好了吧。”


秦明一扬眉:“你说的这些词似乎在影射谁。”


林涛哈哈一笑手拍上了秦明脑袋揉了一把:“所以我连和你都能是朋友,其他人难道不会觉得我特别厉害么。”


秦明皱了下眉头,拍掉了林涛的手:“林涛,你真让人讨厌。”


 


2.


“早饭。”林涛拎着鸡蛋饼和牛奶钻进了教室,坐到了秦明身边。


“现在在上课。”秦明瞟了眼对方,“我不吃这个。”


林涛把牛奶吸管插好递给了秦明:“我的课你操心什么,我不爱喝这个。”


秦明拿过牛奶还是皱着眉:“我也不爱喝。”


“长个子,喝吧。”林涛笑的有点得意。


“我也没比你矮多少。”秦明嘴上这么说,最后还是把牛奶喝完了。


林涛,中午一起吃饭。


隔壁桌的小姑娘递了个纸条过来,秦明扫了一眼没什么表情。


林涛对小姑娘笑了下,唰唰唰写下了一行字:不了,和秦明约好了,他不爱热闹。


秦明又扫了一眼:“嚯,你这下倒是推得干干净净。”


“难道你想和那些叽叽喳喳的女人一起吃饭?”林涛把纸条传了回去,“反正你也出了名的奇怪。”


秦明眉头一跳:“林涛,你真让人讨厌。”


 


3.


“秦明,你在看什么书?”林涛挤了过来,带着汗味。


秦明把人一推:“一身汗。”


“这是男人味,再说了谁在夏天打完球以后还不出汗的。”林涛又凑过去闻了闻秦明,“倒是你天天身上一股香味,真好闻。”


“洗衣粉罢了。”秦明合上书,把装着水和毛巾的包扔了过去,“快点,我要回家。”


“知道了,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看什么书?”


“《怪癖心理学》”秦明把书翻了个面露出书名,“研究一下你这种人是什么心态。”


林涛听了也就笑笑,咕咚咕咚仰头喝着水,秦明也就错过了林涛眼神里的慌乱。


 


4.


“下雨了。”林涛掏出把伞转过头看着秦明。


“我有点东西没拿。”秦明扔了一句话就匆匆忙忙往教学楼走了,也没听到林涛后面的那句我等你,等了半天,陆陆续续的教学楼里的人都走光了秦明还是没有出来,林涛皱着眉往刚刚的教室走。


林涛找到秦明的时候,秦明的脸色非常苍白,情绪似乎不是很稳定对林涛说:“走吧。”


两个人肩并肩沉默的走到了门口,秦明舔了下蜕皮的嘴唇抬头看了眼逐渐变小的雨:“或许可以等等。”


“我带伞了。”林涛啪一下撑开伞,扯了下秦明,秦明没动也不说话。


最后林涛无奈的叹了口气,一边牵起秦明的手另一边撑着伞,走到秦明家门口的时候秦明说话了:“林涛......”


“我知道,我最让你讨厌了。”林涛笑了笑接过秦明的话,“无所谓,反正我也最讨厌你了。”


 


5.


“你这什么意思?”秦明看了眼林涛递过来的一套西服。


“我觉得这款样子不错,你穿起来也好看。”林涛摆出一副苦兮兮的表情,“我兼职回来的血汗钱你可别辜负了。”


“我没说过缺衣服。”秦明又指了指家里的工作桌说,“况且我自己会做。”


“你才学会吧,有一套正规标准的西服给你做样板不好么,快点试试。”林涛把衣服往秦明怀里塞,又把人推进卧室。


秦明讶于这件西装与自己这么合身,推开门的时候林涛也楞了下,秦明难得不吝啬的夸道:“还挺合身的,不错。”


林涛弯起了眉眼:“我的眼光自然好。”


“秦明,你做的这件西服给我吧。”林涛摸了摸桌子上做到一半的衣服,“礼尚往来。”


秦明盯着林涛看,林涛被盯的莫名其妙还摸了摸自己脸上有什么其他东西没有的时候,秦明说:“好。”


 


 


6.


林涛说:“我最讨厌的人?是秦明。”


“骗人吧,你和他关系那么好。”


“啊他这个人脾气这么奇怪又很龟毛,整天捧着书看些奇奇怪怪去心理学解剖学,不爱说话可一说话就特别恶毒,看球赛还让我静音说是打扰到他了。”林涛笑了下,揉了揉有点发酸的眼睛。


“听上去还挺糟糕的。”


“嗯,我最讨厌的就是秦明了。”林涛转过头看向窗外远处飞过去的飞机,那个一声不响就变成交换生离开自己的秦明。


 


7.


在林涛打了一百零一次秦明电话的时候,秦明接了起来说不到两句又匆忙挂了。


林涛把手机往旁边一丢,用手臂掩着自己的倦容,果然这个人最讨厌了。


秦明做完手头上的报告以后拿起手机看到了林涛之前拨的一连串电话,回拨了一个电话被拒绝了,又发了个消息问他,有事么?


林涛看着短信本不想回的,没想到手比脑子更快的动了起来,没有,刚结完一个案子,随便问问你在干什么。


在写实验报告。


那你忙吧,我这都凌晨了,先睡了。


林涛发出这条消息以后就后悔了,其实自己还想多和秦明说说话,瘪瘪嘴最后还是发出了一声叹息。


 


8.


林涛蹲着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尸体,听着小黑絮絮叨叨的在说着拿来的尸检报告内容。


“不对,经过油炸以后女人的手也可以挛缩到这种大小。”


“挛缩?”林涛转过头看向发出声音的人,“秦明?!”


“杀人烹尸。”秦明点了下头,“林队长,看来今天晚上我们都睡不了觉了。”


林涛张张嘴有太多话想问秦明了,结果话到嘴边又成了那句:“你审死的,我问活的。”


秦明用手盖住了嘴唇,像极了实验室那具人体骨骼模型的动作,也盖住了微微上翘的嘴角。


 


9.


小吃街的案子过去没多久,秦明收到了一束花,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林涛捧着玫瑰递给了秦明。


“你这什么意思?”秦明的表情和动作就像几年前收到林涛送自己西服那样子。


“没什么意思,我就想和你在一起。”林涛也像几年前一样,不管不顾的就把花往秦明怀里一塞,“交换生是一年,结果你去了一年又一年,每次问你什么时候回来你总说你还有很多实验没做、很多报告没写、很多课没上完。我只是在想,以后你要有一声不吭离开的时候,我能光明正大的和你说,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了。”


 


10.


秦明盯着林涛看,林涛扬了个笑脸回应,秦明说:“林涛,你这个人一点也没变,真让人讨厌。”


一瞬间警局里几乎所有人都屏气凝神望向林涛,没等林涛有下一步动作,秦明又继续说:“不过你这个提议我接受了。”


林涛眨眨眼,秦明从身后拿出个袋子递给林涛,林涛接了过去是几年前他在秦明家的桌子上看到的那套西服。


“那套衣服本来就是做给你的。”秦明一扬眉,“余生请多指教,我最讨厌的人。”


“我最讨厌的人。”林涛凑过去在秦明额头落下一个吻,“也是我最爱的人。”


 


End


 


 

评论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