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林秦】乘风破浪(完)

噼里啪啦:

首行盖章是小甜饼!


本文与糖c的《漩涡》、《七年之痒》同系列


漩涡  七年之痒上 七年之痒下 七年之痒番外


没看过的话 热烈推荐大家先看糖c的前文 否则可能不清楚背景哦




脑洞和梗都属于糖c 我只是一个打字机~




以及 借糖c的脑洞还梗 之前在我点梗下点了涛涛吃醋 以及 互怼的亲 可以看这篇




——




林涛学校周六拉练,组织环湖长跑,他跑到腿抽筋第一个到达终点,又马不停蹄地赶回宿舍洗澡换衣。




龙番警校年初搬迁至郊区大学城,而医学院仍坐落在拥堵的市中心,林涛从原先岔个近道就能穿进秦明的学校,到现在,需要公交转公交再转公交,才能见上秦明一面,他万年乐观的心态也难免起了些变化。




从11、2岁到21、2岁,一个人最年轻美好的十年时光,他与秦明共同渡过。坦白说,和秦明做朋友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林涛自认为即使他们不再念同一所学校,不再有那样多的时间朝夕相对,自己仍然会是秦明生命里独一无二的存在。




林涛在车上给秦明打电话:“对不起对不起,我可能要迟到一会儿。”




秦明说:“林涛……其实你不用每周都来的。”




“那怎么行!”林涛嘴上这样说,心里腹诽着补充——“我不去……王辉那只大尾巴狼不知道该多高兴!”




王辉是秦明大学室友之一,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说,是个温文尔雅的暖男。他的暖体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每个细节。




林涛掰着指头算,他十多岁时情商尚且有限,约摸花了一年多,才与秦明成为朋友。而王辉显然比当年的他要成熟,也更具备侵略性。警校搬迁不过数月,他几乎是从林涛手中接管了秦明,不仅日常陪伴秦明读书实验,还越界地操心他的起居饮食。最关键的是,或许是习惯了与林涛间的相处模式,秦明丝毫没有怀疑王辉的动机,对他毫不设防。






秦明不大理解林涛为什么一定要在每个周末穿越大半个城市来与他吃一顿晚饭,在他的观念里,吃饭原本就不是一件必要的事。




但他也从没开口问过林涛,因为完全能够想象到他的答案——“我在追你啊。”




林涛会噙着一点笑容,眼睛里盛满光亮地注视他,用最深情最诚恳最温柔的语调说这句话,说完多半笑意也进了眼底,他从来不论秦明给出何种答案,只捧出自己的真心,仿佛这样已足够满足。




秦明不知道,林涛高三寒假被他父亲扔进军营一个月回来后怎么就突然变了个人,也变了性向。




秦明曾亲眼见证他少年风流,与女友般配恩爱,小小年纪已经很有主见,大有初恋走到白头的趋势。




以他有限的对于情感的认知以及过分理智的思维方式,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林涛的转变。




虽然秦明大概知道林涛和女友是因为什么缘故分的手。




虽然林涛也曾认真对他解释——遇到秦明时实在年纪太小,不懂情爱,再长大些进入青春期又被花蝴蝶般漂亮的女孩子环绕,云里雾里就谈起了恋爱,没有机会去探究自己的内心。他说自己开窍太晚,又说开窍已经这么晚,再也不能多浪费一分一秒。




他对秦明的追求不可谓不热烈。




秦明想到这里,内心泛起一层涟漪。他低下头不知想起了什么,面孔薄热。王辉在一旁问他:“饿不饿?”




而这时,林涛的短信也发过来——“我到了,在你楼下。”






初夏的夜晚还称不上炎热,林涛站在一株树下,白T恤搭配黑色运动短裤,简单清爽。秦明从宿舍楼走出来,照旧十分严谨地身穿整齐衬衫和长裤。




林涛笑着迎上去,又在看清秦明身后那人的面孔时,敛去了笑意。




那人却不见外,面向林涛微笑:“你好。”




好什么好。




林涛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皮笑肉不笑的:“都快七点半了,还没吃饭呢?”




王辉看看秦明,低头笑得有点宠溺:“秦明总是看书忘了时间。”




林涛感到有股热血冲上了天灵盖,他还没来得及说话,秦明叫他一声:“林涛。”




林涛回身,见路灯掩映下,秦明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不解,潜台词大约是——你们在说什么?




林涛深吸口气,向秦明走去,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饿了吧?是我不好,来迟了。”




秦明避开林涛的眼神,还向后退了一小步:“没,也没有迟。我还不饿。”




他带了点戒备的姿态显然令林涛内心受伤。他们曾经朝夕相处整整六年,这才分开多久,秦明就对他疏远了。




林涛心里憋屈,脸色也不大好看,最终还是克制了自己,与秦明隔着点距离问:“想吃什么?”




秦明:“都可以。”




他偏开视线看到在一旁站定着没打算离开的王辉,几乎是脱口而出:“要一起么?”




秦明口气很自然,显然不是第一次主动邀约。林涛的面色一下差到了极点。




王辉欣然道:“好啊。”




秦明点点头,转身下台阶,王辉跟上他,林涛站在原地,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心头徒然生出些凄凉感。




秦明这时回头看了林涛一眼,与王辉极亲密地说了句什么,便站定等他。




林涛和秦明遥遥互视,他咬咬牙迈了一步出去,右脚脚踝突然钻心地疼。




林涛俯身捂住小腿。




秦明几大步跨到他身前:“怎么了?”




林涛额上沁出冷汗:“下午跑步,抽筋了。”




秦明二话没说蹲下去,先是捏他小腿结实的肌块,继而摸到脚踝,下结论:“不止是抽筋,你这里肿了,很可能是韧带撕裂,需要去医院拍个片子才能确定。”




林涛低头,见秦明专注地替自己验伤,心里多少好受了些,他一手撑住台阶席地坐下,与秦明头抵着头,一同在灯下看肿成鸡蛋大小的脚踝。林涛一路赶过来,竟然没注意到自己的伤,连疼也不觉得。




秦明:“我们去医院。”




林涛扶住秦明肩膀,抬头面向王辉,幼稚地笑到露出牙齿:“秦明陪我就可以了,不耽误你吃饭的时间。”




秦明没顾上王辉,小心地按压林涛踝骨周遭,皱着眉问:“还能走么?”




林涛长臂一捞搂住秦明,借着他的力站起来,几乎是将秦明勒在了怀里,一笑呼吸都扑在他侧脸:“这样就能走了。”






等他俩到医院拍了片子,处理过脚伤,时间都过了宿舍门禁的点,林涛右脚上了夹板和绷带,行动不便,两所学校又相隔太远,秦明就算送他回校,以林涛现在的腿脚,也翻不进围墙。




林涛坐在街边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里吃馄饨,他眨眨眼睛,对秦明道:“咱别折腾了。听我的。就在酒店开间房凑合一晚。”




秦明咬断一根面条,抬头道:“开两间。”






两年前,林涛从军营回来,莫名其妙地与当时蜜里调油的恋爱对象分了手,他没有任何情绪失常的表现,待秦明也一如既往。高考结束的当天下午,秦明走出考场,看见骄阳之下林涛捧着一束玫瑰向他走来。




无数在当日得到解脱的考生正涌向未知的新的人生,而林涛逆着人潮、面带微笑,坚定地朝秦明的方向迈步。




秦明是他的往日,也是他的明天。




林涛双手递上花束,虔诚道:“秦明同学,恭喜你完成了一件人生重要的大事。接下来,我想请你认真地考虑人生另一件重要的事。”




林涛深呼吸,缓缓说:“秦明,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两年前的6月8日,秦明收到了一束花、一封信,和一颗少年人赤诚的真心,他的确在认真地考虑林涛的提议,认真到过了两年也没能给出任何答复。他和林涛像一对最亲密的挚友,又像一对难分难解的怨偶,秦明一天不点头,他们一天无法前进,亦无法后退。






距离医院最近的酒店只剩一间标间,秦明内心挣扎了下,还是向前台交出了自己的身份证。伤筋动骨一百天,林涛的伤的确不允许他们再挪动地方。




简单洗漱后,两人合衣躺上床。过了片刻,林涛发出声音:“睡了么?”




秦明“唔”了声。




“有点疼。”林涛翻个身,面向秦明。




秦明的声音淡淡地传过来:“你最好平躺着。”




林涛动也没动。




秦明又道:“跑步跑到抽筋的时候你就该停下来,既然受伤了要立刻去医院处理,更不应该奔波20多公里来找我。”




林涛在黑暗中被他训了一顿,终于下定决心道:“如果我不坚持定期来看你,要不了多久,你就会习惯没有我的生活。”




秦明沉默了。




林涛没有说错,秦明自小失去双亲,对人情世故都很淡薄,他的身边少了谁,生活一样都要过下去。




林涛自嘲地笑了下:“少一个我,多一个王辉,也没有任何差别。”




秦明皱眉:“跟王辉有什么关系?”




林涛误解了秦明的意思,只当他是在本能维护王辉,冲动地脱口而出:“我追了你两年,你在心里也躲了我两年。王辉对你不怀好意,你怎么就不防备他?”




秦明冷下声音:“林涛,不是每个人都……”




林涛坐起来,苦笑说:“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傻,喜欢你就表白,想和你在一起就追。王辉对你是什么心思,别人看不出来,我最清楚。如果你抗拒恋爱,至少也应该对你的追求者一视同仁。”




林涛看不清秦明的表情,难以探知他的情绪,他“啪”一声开了床头灯,便见秦明紧紧抿着嘴唇,面色铁青,像是生气了。




林涛心里觉得豁出去了。秦明不愿意向前跨一步,他可以等。但秦明身边已经出现了一个他的翻版,随时能替代他的位置,林涛忍到今天,已经是极限。




他坐到床边,直视秦明,冲动地说:“让王辉跟着你上课、自习、做实验,甚至同寝同食,这就是在给他希望。秦明,你能不能注意一点,你……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有多招人喜欢?”




秦明方才猛的被林涛截断了话,心里过了一遍平时王辉与自己的相处,更加肯定林涛只是 gay 眼看人基。他和王辉本来就是同寝室,同班级,同专业,一起上课自习吃饭读书都是正常的,王辉也从来没有给过他任何超越界限的暗示。




秦明也坐起来,倔强地和林涛对视,夹枪带棍地回应:“你比较招人喜欢吧?”




他说的是实话,秦明对自己没有什么误解,他知道愿意与他做朋友的人都是少数,他这样的性格,谈什么招人喜欢呢。




反而,真正“招人喜欢”的那个人还坐在这里理直气壮地倒打一耙。




“有吗?”林涛哈了一声,像是听到一个笑话一样,“那你怎么还没喜欢我?”




林涛的失落是真实的。无论他表现出的样子有多豁达,在追求秦明这件事上,他始终是受挫的。到了此时此刻,秦明还会为了一个认识两年不到的室友和他争执。林涛有一瞬间甚至觉得秦明这辈子也不会喜欢上他了。




“我……”秦明一瞬语结。




他喜欢林涛,已经很久了,少年的喜欢,不带占有欲,没有嫉妒心,连林涛交了女友,秦明都没有失望,因为他不会表达,也得不到林涛的回应,凭着秦明的理性,足以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不让它泛滥成灾。




即使林涛从某天开始突然宣称喜欢他,秦明的理性仍坚持认为他们不是一类人,做朋友已经很好,做爱侣则非常勉强。他的人生里有阴暗,有仇恨,林涛没有义务与他共同承担。可再怎么理性,秦明毕竟也是人。他能感到自己的心理防线在林涛一次一次的进犯之下已接近崩溃。




此时面对林涛的质问,秦明回应什么都不妥当,难免心虚。




他还不知道,自己在林涛面前才是真的不设防,心里在想些什么,面部表情都一一现出来。




更何况,林涛和秦明斗嘴,从来没赢过。秦明怎么会偃旗息鼓,说了个“我”字就没下文了?




林涛看出端倪,不可置信地开口:“该不会……该不会……你其实也喜欢我?”




秦明一下被他戳穿了心思,耳朵尖都发热。方才还剑拔弩张的气氛在秦明的软化下蒙上层难以言说的暧昧。




林涛单腿蹦着到秦明床前,看着他的眼睛,心里几乎能确定秦明根本一直都在口是心非,林涛决定再推他一把,坐下便低着声音诱哄:“说话啊,喜不喜欢我,嗯?”




秦明两边脸都红了,难得的被林涛逼到哑口无言,张张口什么都没说出来。




林涛心脏怦怦跳,他用鼻子蹭了蹭秦明鼻尖小痣,秦明受了惊往后躲,林涛跟上,耍无赖般说:“再不说话,我要亲你了。”




秦明一紧张,竟然闭上眼睛。他想到自己这样的反应,无异于索吻,赶紧又睁开,两眼水淋淋地瞪林涛。




林涛弯起嘴角:“我数到三,你不推开我,我就亲了啊。”




秦明一只手掌抵住了林涛手肘,略使力就能把他推到一边。




而林涛感到秦明微弱的抗议,默默微笑,势在必得,他直接道——




“三。”




林涛突然逆着秦明的力道俯下身去,不偏不倚地堵住他两片嘴唇,他压着秦明吮他 唇 瓣 ,秦明挣了几下,被林涛收紧的双臂化解了力气,林涛环抱着他,将 舌 头 伸进他口腔。




秦明的身体彻底被林涛亲软了,他的唇舌感知着林涛煽 情 的 tian 吻,连抵住床板的后脑也被林涛用手掌包住。他的温柔游刃有余,攻破秦明最后一道心防。




林涛放开他时,秦明出了层汗。




林涛满足地喟叹,轻轻说:“亲爱的秦明,请原谅我直到此刻才明白过来,你在我心里,占据着什么样的位置。幸而这只是一场遗书模拟的演练,我没有真的到头发花白,老到无能为力之时,才看清自己的心。”




秦明抬头,撞上林涛的眼睛。




“别念了。”他说。




林涛抱着他的手臂紧了紧:“我要再告诉你一次,我是怎么发现的……”




林涛低头在秦明唇上啄了一下,像倾诉像宣言:“我爱你。”






两年半前,龙番军事基地内,一群半大孩子围在桌前,煞有介事地书写遗书。有个别极度感性的男孩写到潸然泪下。




林涛一直在思考,拖到最后十分钟才真的动笔。他写的很快,龙飞凤舞。




结束后,队友问他:“给谁写了遗书?别人都在哭,就你在笑。”




林涛仍然笑呵呵:“给我媳妇啊。”




那队友手快,从林涛怀里抽出信纸,一下蹿得老远,展开看了一眼,便道:“靠!你这是情书,还是遗书?”




是的,林涛生而乐观,不畏生死,即便有一天真的要上战场,也绝不凄风苦雨。






两年半后,在酒店暖黄色的灯光下,林涛终于吻到心爱的人,他抵住秦明的额头,对他念出当年所写情书的最后一句。




“待我凯旋,鲜衣怒马,乘风破浪,娶你回家。”









——




上周五初步做了印调 目前应该《修炼爱情》和糖C的短篇集应该都会出本


我这篇到时就收在糖C的本子里


为了印制数量更真实 没有填印调的亲记得选一下哦~






印调地址



评论

热度(355)

  1. sherry_di1221噼里啪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