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林秦】昏暗无边的海与灯塔(就想欺负一下秦明)

慕吟工坊 画雪末:

所以我到底是被谁拉进了这个坑!可能是校对完这个人的文以后掉进了深坑! @四喜丸子 ……啊头疼……


QUQ但是这对意外的好吃啊!


我需要在不吃饭的情况下重新补一下《法医秦明》


=-=哥哥对不起我要欺负你一下了……


然后下章我们可以走走肾了


----------------------------------------------------------------------------


“秦明,宝哥,走,有新案子了!”林涛风风火火地冲进检验中心,撂下一句话就往外跑。


正在写报告的两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放下手中的文件,拿起工具箱紧随其后离开了办公室。


 


 “死者叫王坤,男,27岁,结婚才大半年,是个普通上班族,坠楼的地方就是他上班的公司……”林涛一边走一边给两人介绍案情。


秦明看着地上横陈的尸体,脚下的步子减缓。这个距离足以看清死者,他本生的极好,眉眼温润,脸型也似是精心雕刻的工艺品,四肢比例均匀,如果做个小明星,说不定会火一把。只可惜现在,他再也不会睁开眼睛了。


秦明在离尸体不远处停下了脚步,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老秦,你还好嘛。”林涛出现在他身边,伸手搭在他肩上轻声道。


 


坠楼而亡……哪怕从警这么些年,接触了大大小小这么多的案件,每每看到摔在地上筋骨寸断,血流成河的身躯,却总还是会想起那个雨夜,父亲就像那些死者一样,以扭曲的姿态躺在那里,再也不会回应他的呼唤。


“我没事。”秦明不着痕迹的躲开林涛的触碰,几步来到尸体旁,蹲下身。


“根据死者血液的凝固程度和尸僵程度来看,死者死亡还不超过3个小时……”


 


……


 


根据秦明出具的尸检报告,死者生前没有与人打斗或者被拘束的痕迹,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是自杀,但是动机却让整个刑侦队的调查陷入了僵局。


死者生前人际关系很好,家庭幸福邻里和睦,同事之间也没有矛盾摩擦,和上下级关系也还不错。据死者的领导说,前几日他刚和死者说了下个月要给他加薪的事儿,死者表现得很高兴,那么这种情况下,死者又为什么要自杀呢?还是他们漏掉了什么线索,这其实是一起精心伪装的他杀事件?


 


调查进入了瓶颈,直到死者的妻子提供了一条重要的情报,案件才似乎打开了一个突破口。


死者与妻子结婚3个月后,再也未曾与其发生过关系。但是死者生前曾去医院做过检查,一切正常。


 


晚上20:00——


林涛让队里其他人先回家休息了,他和秦明、大宝留在办公室逐一排查死者生前的行程记录。林涛有预感,从行程记录里,他们说不定能发现一些线索。


安静的环境中,手机的铃声会显得尤为响亮。


 


林涛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赶紧接通电话,压低声音道,“喂,宝宝,啊,我在加班呢……”一边讲着电话,林涛一边匆匆走出门去。


 


秦明偏头看了一眼林涛离开的方向,努力让自己把注意力都放回死者生前的行踪上,不去听林涛打电话的内容。


可是就算不想听,电话的内容依旧断断续续的传入了耳膜。


“宝宝我保证,等这个案子一结束我就请个长假去陪你好不好?”


“是是是,我错了,宝宝你不要生气嘛~”林涛低眉顺眼的哄着手机那端的祖宗,话语间的柔情让秦明心中忽然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宝宝你知道的……刑警一直都是我的梦想,我不可能放弃这份职业。”林涛的语气渐渐严肃了起来。


不知道电话那端说了什么,林涛捏了捏鼻梁,有些烦躁的说道,“等案子结束了我就去找你,乖,先挂了……”


“林涛你个王八蛋!你敢挂试试看!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愿意换工作我们俩就完了……”林涛心烦意乱间不小心点到了免提,女友抓狂的声音在整个房间里回响,他慌忙挂断电话,尴尬的看向房间中回头看向自己的两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点错了,我们继续看……”林涛说着收起手机,回到了电脑前,他没有注意到,秦明别有深意的眼神。


 


死者生前的行程都很简单,向来是公司和家两点一线,每周还会去两次健身房,周末会陪老婆去逛街吃饭看电影,三人排查了半天都没有任何进展。


“林涛,老秦,你们说,这个死者会不会有哪些行程是他老婆不知道的时候去的?”大宝用笔敲着自己的脑袋,提出了一个假设。


“有可能,我再问问他亲近的朋友们……”林涛按下几个数字,开始拨打死者朋友的电话。


 


一番询问后,林涛忽然兴奋道,“有了!王坤有个朋友说这个王坤每个月都会一天去一个叫作Nail的酒吧,就是从半年前开始的!”


秦明起身开始穿外套,“走,去看看!”


 


令三人大吃一惊的是,这个nail吧竟然是个男同酒吧,大宝被拒之门外,无奈之下,只能由秦明和林涛假装情侣混了进去。


看着周围一对对或是拥抱或是亲吻的男性,林涛喃喃道,“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和自己同性的人在一起呢?”


秦明没有说话,只是暗暗攥紧了拳头。


林涛亮出证件给吧台内的酒保看,“警察,请问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借着昏暗杂乱的灯光,酒保仔细分辨了一会儿,“这个人前阵子倒是每个月都会来啊,每次都跟不同的伴儿走了,我对他印象挺深的!不过这个月倒是还没有来过呢……”


林涛和秦明对视一眼,知道这个案件离结案不远了。


 


回到检验中心,秦明和大宝又将尸体重新复检了一次,发现尸体的肛部有过撕裂的迹象,应该是曾经在不注意的情况下进行性交时造成的。


 


经过几天的顺藤摸瓜,林涛大致摸清了案件的性质。


这的确是一起自杀案件,死者王坤与妻子是在大学相恋的,两人在交往期间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发生过关系。而在新婚后第三个月,王坤忽然发现自己对年轻貌美的妻子渐渐不能提起性趣,便去医院做了检查。检查是没有查出毛病,王坤却惊异的发现自己沉迷于前列腺刺激的快感中无法自拔,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也没有敢告诉妻子,只是更加排斥与妻子同房。


 


一次阴差阳错中,王坤来到了nail吧,他清隽的相貌很快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王坤在那里第一次感受到与男性结合的快感,同时也发现了自己的性向——他是个同性恋,所以与异性的交媾对于他来说只能是一时寻求的刺激,长久以往便产生了极大的厌倦。


但是王坤从小生长在一个传统的家庭,更何况作为一个有妇之夫,他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为了怕被人发现身份,他总是每次都换不同的男伴,却在一次又一次的交缠后,越发的厌恶自己,他不敢告诉任何人,也没有勇气去向妻子坦白,更害怕来自周遭异样的眼神。他一再的伪装自己,掩饰自己的精神状态,每每夜晚时,只能睁眼入睡,长此以往,神经越发衰弱,直到最后,在茶水间听见同事们对于同性恋者的非议,他绝望地选择跳了下去,一了百了。


 


秦明写完结案报告,旋上钢笔放下,撑起额头。


林涛的脸和在Nail吧时看到的场景在脑海中交替,他在王坤的身上,似乎看见了自己的未来。


 


本来不算个大案,结案也就结案了,林涛却在下班后忽然说大家都辛苦了,为了感谢一下大家,要请客吃饭,因为次日是休息日,大家也就兴致高涨地纷纷附和。


秦明刚想开口拒绝就被林涛架起来塞进自己车里,美其名曰喝醉了不用找代驾。


“你就这么有自信我不会直接把你扔在饭店吗?”秦明开口就怼他。


“不会不会~兄弟一场嘛~你老秦不是这种人~”林涛笑嘻嘻道,说着给秦明顺手系上了安全带。


林涛混合着发蜡和烟味儿的气息在鼻尖一荡而过,秦明一瞬间有些恍惚,竟然忘了要回话。


 


当晚,林涛喝了不少,秦明在一边看他喝的都头疼,直到把所有队员都喝趴了,林涛还在那儿一个劲地喊着要喝,秦明终于忍不住一把夺下他的酒杯,“你不能再喝了!”


林涛愣愣地看着他,忽然就扑进他怀里,“宝宝……我的宝宝不要我了……”


秦明抓着酒杯,手足无措地看着趴在他的西装上就开始嚎的林涛,忽然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几片阿司匹林。


喝醉的林涛特别絮叨,一会儿说宝宝多好,一会儿说自己多么对不起宝宝,完了又要认真的说就算对不起宝宝他也不能不做刑警,最后还扒着秦明对他喷酒气,“老秦,你有没有被女孩子甩过啊~”


秦明刚要忍无可忍的把他揪下来,他又自己坐好了,“你跟个大冰块似的,肯定被女孩子甩了百八十次了!嗝~”说完又是个大大的酒嗝。


秦明扯开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林涛你信不信我能给你片成百八十块!”


喝傻的林涛这句话倒是听懂了,立刻乖宝宝一样的坐好。然后过不了几秒又瘫了下来,“老秦我好难受啊……”


此时此刻,秦明就想掉头走人。


 


“老秦,你准备把林涛怎么办啊?”一桌上唯一没喝酒的两个人就剩大宝和秦明了,送走了其他组员,大宝看着挂在秦明身上的树袋熊林涛,忍不住笑出声。


“还能怎么办,扔回去。”秦明打开后车门,把林涛扯下来往里面一扔。


“诶你温柔点儿,林队也是失恋了才喝酒消愁嘛~”话虽这么说,大宝还是幸灾乐祸地靠着车门直笑。


“赶快回去吧,我先带这个醉鬼走了。”秦明关上车门,冲大宝挥了挥手。


 


秦明家——


把林涛往沙发上一扔,秦明自顾自地去洗澡换了身衣服,回来看见连姿势都没有换一下已经睡死过去的人,只能认命的架起他走向浴室。


对于秦大法医这样有洁癖的人,就算睡沙发你也要给他干干净净的睡。


 


才给林涛扒了个T恤,他忽然苏醒过来,推开秦明就抱着马桶吐了个昏天暗地。


秦明心中叹了口气,无奈地矮下身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哪知道,林涛吐着吐着抱着马桶又睡过去了。


“林涛,林涛?”秦明推了他两下,没有任何反应。


秦大法医表示他真的很不想照顾醉鬼,可是这个醉鬼是林涛,又不能不照顾。


 


草草的给他刷了牙,漱了口,秦明想了想,索性把林涛扒光了直接扔进浴缸里,直接开淋浴给他冲澡。林涛的皮肤很紧致,因为常年在外奔波,整个人都呈现好看的小麦色。不同于秦明自己的纤细,林涛的身材显得更加具有力量,无形中仿佛就能给人带来安全感。


洗着洗着,秦明觉得自己是不是水温开的太高了,蒸腾的自己都热了起来,林涛身体的手感,仿佛吸铁石一样吸住了他的手,让他简直有些欲罢不能。


回过神来,秦明关了水迅速给林涛擦干,拿来自己一条新的内裤给林涛换上,两人的身材相仿,林涛的那物却比他粗大了一圈,被箍在尺寸不太合适的内裤里,显得有些憋屈。


秦明红着脸给林涛披上浴袍,又架起他准备扔回沙发上,想了想却还是给他放在了自己的双人床上。


秦明坐在床前,仔细打量着熟睡中的男人,觉得自己藏不住的心思一点一点的满溢了出来,包裹住还在梦中的林涛。不敢让他知道,也不想让他知道。


正愣神的时候,窗外忽然传来了闷闷的雷声,伴随而来的,是狂风暴雨大作。


 


秦明瞬时僵直了身体,血色从他的脸上迅速退去,突如其来的风雨似乎下一刻就会将他吞噬。


“秦……明,别……怕……”林涛温暖的手掌忽然包住了秦明在身侧紧紧握拳的手,秦明吃惊地望向他,却见他只是在说梦话。


心脏仿佛被烫了一下,有什么温暖的东西席卷了他,秦明颤抖着手抓住了这个雨夜里的救命稻草。


 


林涛,这可是你先动手的。


那就让我们,来做一场梦吧。

评论

热度(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