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林秦】月亮缺席的山丘(下)

シルバーの惑星:

    6000左右粗长的下篇,早知爆成这样的字数我就应该分成上中下=。=


    这篇文算是目前倾注感情最充分的一篇,可能是因为其中有一些我自己的经历,上篇的时候我一度写到直接崩溃,以后再也不要写这种题材了,上来先把自己虐个半死。


    感谢 @啊澈澈澈澈_ 小天使,没有你的讨论与意见就没有这篇文。


    为了看下篇而fo我的小伙伴可以取关了,想了下用这种方式来求fo确实挺无耻,而且我这个情节废文字贫乏的人,小伙伴们能不嫌弃地看我的文我已经很高兴了,自己有着几斤几两我还是很清楚的。


    OOC和BUG全是我的错,以上。




==================================


    秦明醒来的时候屋内又回到了往日里那令人心慌的寂静之中,他慢吞吞地起床走到客厅,沙发上果然空无一人。他昨晚盖在林涛身上的毯子被叠得整整齐齐地躺在上面,早年间在警校养成的生活习惯看样子是抹不掉了。


    林涛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秦明准备把毯子收回衣柜里。捡起的瞬间林涛的气息毫无预兆地钻入他的鼻腔,那种熟悉温暖的感觉就像之前他们在一起的很多个日日夜夜,林涛从背后笑着抱住他,然后在他耳边轻轻地念叨:


    “宝宝,我爱你。”


    想到这里,秦明站在熹微的晨光中把头慢慢地埋进毯子,深深地呼吸了几口,如同即将窒息的人一样贪婪地攫取着残存的林涛的气息。


    他太久没有体会到这种充满安全感的氛围了。


    林涛应该是洗漱了一下才走的,秦明在卫生间发现自己放在洗手台上的洁面乳被动过了。当年他觉得林涛过得太糙便给他挑了一支,林涛却缠着他非要和自己一起用说这样两个人身上可以带着相同的味道,秦明碍不过他最后还是屈服了,没想到这一用就是这么多年。尽管它已经换了三次包装改了两次名字,秦明却还是能够每次在超市的货架中间毫不犹豫地把它找出来带回家里。事实上不只是洁面乳,浴室里的洗发水、沐浴露甚至连洗衣液,只要是还能买得到的,统统都是当初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用过的牌子,连摆放的位置都没有变过。


    可为什么当初自己就那样轻易地放弃了林涛呢?


    秦明在哗啦啦的水声中对着镜中已经不再年轻的自己自嘲地笑笑,低头把手里搓出的泛着柑橘香味的泡沫糊到了自己的脸上。




    自从那天以后,局里的所有人都发现秦科长和林队长的关系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之前这两个人像老鼠见了猫似的除了必要的工作交流以外都尽量躲着走,现在林涛不仅揽下了刑警队和法医科之间所有的交接任务,还隔三差五地带一个鲜红的苹果放到秦明的桌上。刑警队的小伙子们好奇地问起来,林涛憨笑着挠挠头:“这不是以前上学的时候老秦老是泡在图书馆忘记吃饭嘛,我怕他饿着就往他包里塞一个苹果,时间长了就成习惯了。”


    新来的小法医李大宝听说了以后还不怕死地和自家上司求证了一下,正在写报告的秦大法医笔尖一顿,抬起头面色不善地给了她一记实实在在的眼刀:


    “知道了还问,有这闲工夫去八卦不如把剩下的几份报告替我写了。”


    写就写,大宝忿忿地接过文件夹回到座位上奋笔疾书起来,假装没有看到秦明不知不觉已经红透了的耳尖。


    好一个公报私仇,我看你和涛涛之间才不是什么纯洁的老同学关系。


    李大宝手下一用力,划破了一张纸,而此时正在楼下分析案情的林队长突然鼻子一皱,毫无预兆地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这五月天不冷不热的怎么会感冒,林涛无辜地揉了揉鼻子,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罢了,指不定又是哪个孙子在背后骂我呢。


    


    李大宝这个人着实是个奇女子,从痕检调过来当法医也就算了,还有一个堪比警犬的鼻子,一个人可以顶一个半男的用。你问为什么是半个,难道你没听过女的当男的用,男的当狗用?


    而且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大宝的心态还特别好,和老郭相声里形容的一样一不怕死二不怕死得很寒碜。面对着秦明这样难搞的上司不仅没有和她的数任前辈一样愤然辞职,反而经常能爆发出洪荒之力怼得一向冷面毒舌的秦大法医哑口无言,只能窝在座位里生闷气。巧的是林涛总是在这种时候出现,一个洗好的苹果瞬间就把秦明的火气给灭没了。很久之后大宝在饭桌上吐槽敢情我那时候是给涛涛当了神助攻来着,林涛一边笑着擦桌子一边念叨着所以我现在都叫你宝哥不叫你小丫头片子了,而旁边的秦明则说了声38的换成58的,把菜单优雅地递给老板,然后对着大宝做出了个嘴上拉拉链的手势。


    好嘛,看在小龙虾的面子上,宝哥我服。


    其实一开始林涛也不是很待见大宝,秦明嫌弃李大宝头发露青皮的时候,作为一个曾经和秦明负距离接触过现在也自认为单方面喜欢着他的人,林涛在审美方面和秦明保持了高度的一致性,整天小丫头片子地喊来喊去,直到大宝靠着鼻子连破了几个案以后林涛才对她有所改观,称呼也慢慢地变成了宝哥宝爷,连带着整个刑警队的人都这么叫了起来。可是自从那天秦明在他面前评价大宝不错以后,他突然觉得有些堵得慌,随口酸了一句以后便看见秦明抬头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来了句你也不错,便低头继续专心地啃苹果了。


    何止是不错啊,当年是谁上面的嘴喊着不要不要下面的嘴还紧紧含着我不愿意松开的。


    林涛讨了个没趣,味如嚼蜡地啃完了手里那个半个月之前的苹果,灰溜溜地走了。


    他没想到,让人更堵心的还在后面。数天以后当那个穿着秦明手制连衣裙的大宝出现在警局的时候,林涛惊得嘴里的烟直接掉到了地上,精神得连烟瘾都瞬间逃得无影无踪。他怀着满腔醋海汹涌的心情目送着大宝上楼,默默地在心里骂了句我草。


    虽说自己表明了喜欢秦明和他本人无关,可是这并不代表秦明喜欢谁和自己没有关系。虽然林涛觉得自己这种想法挺渣,但是作为秦明的前男友,他觉得自己有义务为秦明未来可能的归宿把好最后一道关卡。


    毕竟除了早逝的双亲以外,秦明在这个世界上最为亲近的人也就只能算得上自己了。


    所以当秦明怒气冲冲地把他花了小半个月工资订的那束红玫瑰摔在自己怀里的时候,他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而大宝又好死不死地偏偏这时候遛进了办公室,场面一时间非常尴尬。


    林涛觉得自己今年肯定是犯太岁了。


    “你晚上就吃这个?”秦明吸了吸鼻子,拧着眉毛看了看林涛桌上的泡面桶。


    “这不是值班嘛…”林涛笑得一脸心虚,要让秦明知道今晚把他这个月的预算全砸进去了不要被他挤兑死。


    秦明思索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抽出一张卡来递给林涛。


    “以后想不到吃什么就打这家电话,我是他们家VIP,可以打七折,知道胃不好就不要再折腾自己了。”


    林涛哆哆嗦嗦地接过来,借着灯光认出是一家粥铺的订餐卡。他刚想抬头和秦明道声谢,却只看到了一个转身离开的背影。


    秦明,你这算是心疼我么?


    林涛仰头倒在椅子上,慢慢地抬手挡住了眼睛。




    三人组的日子就这样渐渐吵吵闹闹地步上了正轨,大宝也会偶尔和他们俩打听以前两人同窗的轶事,两个人倒是不避讳,只是每次都很有默契地跳过了他们在一起的那些部分。林涛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脆弱的平衡,可是他没想到,自己一直埋藏在心底的疑问却在一次不经意间突然摊在了他的面前。


    秦明去外地参加一个研讨会,所有的事情全部落到了大宝的头上。林涛赶在下班前去找大宝要之前一个案子的法医记录,一打开办公室便看见大宝埋在一堆文件山中,只能看到一头卷毛在故纸堆中若隐若现。


    “涛涛你来得正好快来帮我一下!”大宝一见他来了立马起身招呼他过来:“老秦让我把这些记录全部按照年份整理出来,我晚上约了相亲绝对加不了班,为了我的终身幸福就请你牺牲一下了……啊!”


    林涛一把捂住眼睛,透过指缝看见大宝一脸绝望地转过身,秦明桌上堆得高高的一摞文件被她后退中撞个正着,轰的一声翻倒散落了一地。


    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啊,林涛长叹一声,蹲下帮她整理起来。突然地上一个摔开的笔记本吸引了他的注意,看厚度似乎是秦明写结案报告的那一本。


    “老秦也真是的,临走了丢了一堆工作给我不说连桌子都懒得整理了…涛涛?”大宝听见身旁收拾的林涛突然没有了动静,抬头一看林涛正脸色苍白地坐在地上,双手颤抖着捧着秦明的笔记本,眼圈红红的。


    “大宝,老秦什么时候回来?”


    “好像今天下午的飞机,现在应该已经到龙番了,怎么了?”


    林涛没有回答他,摇了摇头把笔记本放到桌上,起身急匆匆地跑走了。


    


    秦明的家里还是一片漆黑。


    林涛把第六个烟头扔在地上,抬脚使劲地碾了几下,抬手看看表再一次地按下了拨号键。


    已经是晚上九点了,秦明你他妈倒是接电话啊!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冰冷的机械音让林涛差点把手机给摔了,他看着已经红电的手机,绝望地叹了一口气,慢慢地在台阶上坐了下来。仿佛一切又回到了五年前,他从家里一瘸一拐地出来掏出手机给秦明打电话,却再也没有接通那个熟悉的号码,而当他回到屋里看到秦明的东西全部消失的时候,他第一次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心碎欲绝的疼痛。


    难道自己又一次被抛下了么,林涛绝望地靠着秦明家的房门,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


    “林涛,林涛?”


    林涛在梦中觉得似乎有人在轻轻踢自己,他费力地睁开眼睛,借着熹微的晨光隐约有着一个人影,他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是秦明拖着箱子弯下腰来拧着眉看着自己。他差点一个激灵跳起身来,可是别扭地缩在台阶上睡了一晚上让他现在浑身酸疼,头还昏昏沉沉的。


    “你怎么睡在我家门口了?”秦明见他龇牙咧嘴地撑着身子,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来作势要拉他。林涛不作痕迹地推开,撑着墙壁咬着牙慢慢站了起来。


    “大宝说你差不多该回来了,结果你电话我怎么也打不通。我担心你出什么事情,就过来看看,结果睡着了…”


    “航班取消了,我坐动卧回来的。”他垂下眼睛对林涛温柔地解释:”充电器坏了充不进去电,让你担心了,抱歉。”


    “这样啊……”林涛挠了挠头:“我就是来看看你,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我就走啦。”


    秦明突然想到那个晚上在家门口对着醉醺醺的林涛装出一脸冷漠的样子逐客的自己,心脏突然一滞。


    “林涛。”


    他突然转身叫住了已经离开的男人。


    “不用担心,我再也不会一声不响地擅自消失了。”


    林涛的眼睛突然燃起了一丝热烈的光彩,然而很快又被一种强烈的情绪压了下去。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对着秦明微微地点了点头,疲惫却踏实地转身离开了。




    秦明下午回到局里的时候首先接到的居然是林涛住院的消息,据刑警队的队员们说,林涛上午出现场的时候一直在咳嗽还没什么精神,带着队员们追了三条街好不容易控制住犯罪嫌疑人后突然一头栽倒在地,送到医院后一查似乎是因为过劳和受凉引起了肺炎,直接就被按下住院了。


    “老秦,你要不要去看看?”大宝一脸担忧地问他。


    秦明想了下,慢慢点了点头:


    “我会去的,不过不是现在。”


    林涛躺在病床上听见了病房门锁的响声,他以为是护士来查房了,赶快闭眼装睡。可脚步声响起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猜错了,哒哒哒的皮鞋声停在了他的床边,紧接着他感觉身边一沉,那个人在他的床边坐下了。


    “林涛。”他听见秦明试探似的低低唤了一声,他很想回答他,可是直觉告诉他保持沉默装睡才是最好的选择。


    “抱歉因为我把你害到肺炎住院了,果然当初离开你才是对的。”


    秦明低沉的声音里面满是自责和沮丧,听得林涛的心一抽一抽的。


    “这些话我实在没有勇气当面告诉你,在这里就当你都听到了。当初我们还在省城的时候,上头决定把你调到龙番去当队长,可是有另外一个人和你一起竞争这个名额,那个人有一个弟弟,不巧的是,他是我的同学。”


    秦明顿了一顿,林涛心里一惊以为他发现自己还没睡着,还好秦明似乎只是在组织语言,很快便继续说了起来:


    “那次你送我回学校的时候忘了换警服,我们俩接吻的时候被他发现了,还用手机拍了下来。以前在本科的时候他曾经追过我们的院花,但是院花拒绝了他,原因是喜欢我。他便开始在学校里散布我喜欢同性的事情,还在私下里威胁我,逼我做出选择,要么劝你放弃竞争,要么让我从你身边消失。”


    “我一开始并没有把他当回事,可是后来越传越厉害,最后捅到院领导那里去了。领导找我谈了话,劝我不要因为一时糊涂同时影响两个人的前途,校内论坛上也开始疯传那张照片。我无亲无故,早就习惯了那些恶意中伤的流言蜚语,自然也没有什么可以惧怕牵挂的。但是你不一样,你当时年轻有为积极向上,还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如果这件事情一旦闹大的话,抛开道德伦理不谈,就凭你公职人员的身份,你一直以来做刑警的梦想可能就在此戛然而止了。正好那时候有一个去基层见习的机会,我便直接报了名。”


    林涛听着秦明微微颤抖的声音,悄悄地在被子里握紧了拳头。


    “我也想过和你一起面对,但是我实在是太害怕了,我当时觉得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已经透支了我八岁以后所有的运气,实在不敢想象万一我们挺不过去会怎么样,你会不会怪我毁掉了你的一切。比起那样被抛弃的痛苦,倒不如直接在一切发生前索性断个干净,我在脑中预想了无数种情况,最后发现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


    “上次你在我家门口问我有没有心,我当时特别想告诉你当然有。只是自从我离开以后我就再也不敢想起你,我怕那种无以名状的疼痛会瞬间击溃我好不容易下的决心,我在孤独中独自煎熬了五年,终于还是抵不过想你的心情回到了龙番。可是没想到,我用了五年的时间筑起的心防,就这样被你几句话瞬间击得粉碎。”


    “我永远爱你,林涛,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资格再要求你什么,但是还是很希望你可以原谅我当初的不辞而别。”


    说着秦明站了起来,轻轻地关掉了林涛头顶的小夜灯。


    “晚安。”


    林涛在一片寂静中坐起,在黑暗中肆意地泪流满面,他想起在秦明的笔记本里看到的一切,以及下方被重重地划掉的两句话,划痕似乎还是新鲜的。


    所有坚不可摧的情感,都有瞬间崩塌的可能。




    林涛出院的第二天就在下班的时候闹着坚持要送秦明回家,秦明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想了想便把车钥匙丢给了他。各怀心事的两个人一路沉默地来到了秦明家门口,秦明刚想开口和林涛道谢,就见林涛转过身来看着他,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秦明,我想和你认真谈一谈。”


    秦明略微一怔,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好。”


    


    “我都知道了。”林涛望着面前茶几上杯中热水冒出的袅袅白气,突然没头没脑地开了口。


    正在倒咖啡的秦明手一抖,几滴褐色的液体洒到了桌面上。


    “你那天其实醒着么?”他的语气有些激动。


    林涛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是醒着,但是在此之前,我已经看到了一样东西。”


    秦明的脸上最后一点血色都失去了,他觉得自己被扒得赤身裸体,还在聚光灯下被人彻底看了个干净。他艰难地靠在流理台边微微颤抖着,额前的头发散了几缕下来落在低垂的额前,看起来如同被猎人端了窝的兽仔一样无助而狼狈。


    “抱歉,你把它落在文件堆里,大宝不小心把它撞到了地上,我就……”


    他站起身来和秦明解释,秦明却慢慢挪着试图往角落里缩去,林涛一见他这样,干脆三两步冲过去一把搂住了他,换来了对方一阵死命的挣扎。


    “林涛,你干什么,放开我!”


    “宝宝,别害怕,我在,我一直都在。”


    林涛在他耳边念叨了一句,秦明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忽然停止了挣扎,就这样任凭林涛静静地抱着他。


    “对不起……”


    半晌从林涛的肩后传来秦明闷闷的声音。


    “不,我也应该说抱歉。”林涛温柔地抚着他的背:“如果我当时能够给你足够的安全感的话,你也不至于有这么多的顾虑从而选择这种两败俱伤的方式。我们只是两个相爱的普通人而已,并没有做什么杀人放火伤天害理的事情,可能唯一的问题就是我们皆为同性。我在你家里看到浴室里的摆放就知道其实你一直都记着之前和我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既然我们花了五年的时间才认清楚心里一直只有对方,而且我们也不年轻了……”


    秦明抬眼紧张地看着他,然而并没有等到林涛的后半句就被突如其来的一个吻夺去了所有的注意,他楞了一下,紧接着便开始小心翼翼地回应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地分开的时候,林涛才伸出拇指替他擦了擦有些红肿的嘴唇,眼里带着盈盈的笑意向着他开口:


    “今天晚上我能在你家看场球吗?带声音的那种。”


    秦明坚定地回望着他,清亮的眸子渐渐地蒙上了一层水汽:


    “林队长,那样可能我们今晚都睡不了觉了。”

评论

热度(117)

  1. 咯咯咯哥哥シルバーの惑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