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金风玉露一相逢

兔神柳先生:

林秦文,一发完。无ABO,就是简单的男男生子,我果然偏爱生子文,嘻嘻嘻。



《1》


秦明怀孕了。


这消息在警察局里炸开了锅。


秦明破天荒的带个墨镜,在众人的八卦目光中施施然走进办公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不多一会门又被撞开,林涛冲进来,“老秦,你――”


秦明抬头瞪他,目光是毫不掩饰的威胁和不耐烦。


林涛一激灵,条件反射的压低了声音:“你怀孕怎么不告诉我?”


秦明一摊手:“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


“那也不代表我需要告诉你我怀孕了,这个孩子又不是你的。”


“可是!”林涛想反驳,一时间竟然找不到怼回去的话:“你总得告诉我孩子他爸是谁吧?”


“我不认识。”


“你不认识?!我不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安静,林涛。”秦明翻了个白眼:“我不认为现在是告诉你的合适时机,你现在看上去很不冷静。”


林涛气呼呼的瞪着他,看上去是随时可能出门和人打一架的样子。


秦明冷酷的不为所动。


气氛很尴尬。


李大宝扶扶眼镜,好言好语的把林涛哄了出去。



《2》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吃软不吃硬,再怎么逼他他都不会说的。”


“我知道。”林涛别别扭扭的扯扯衣服:“我就是怕他被骗了,他那性子,太容易招惹变态。”


李大宝撇撇嘴说这你可得自己和他说去我再也不要做传声筒了我怕被茬出来。




《3》
林涛还是妥协了,他们俩吵架,他总是先妥协的那个。


他抱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敲秦明的门。


“你这是干什么?”秦明蹙眉不解的看着他。


“不是给你,是给我干女儿准备的。”林涛趁机挤进房里去。


“我还没答应你做干爸,更何况你怎么知道是个女孩?”


林涛叉腰看他,姿势和秦明出奇的相似:“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我不做干爸谁来做?”


秦明无言的看了他一会,半响抬起一只手投降似的嘟囔道:“随便你。”


他这样好说话,林涛反而不适应。他双腿不由自主的跟着秦明跨过了整间屋子,像被牵引绳牵着的狗一样跟到了床前。


秦明看他一眼,一把脱下家居服扔到床上。


林涛猛地转过身子。“老秦,”他苦笑着说:“你还真是放心我。”


“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么。”秦明声音十足性冷感,这话由他说出来,怎么听都带点讽刺的意味。林涛心里不是滋味,他的脚搓着地,还是没忍住去碰心里的那根刺:“老秦,你还是不愿意说这孩子的父亲是谁吗?”


身后的动作停了,林涛偷偷回头去看,秦明已经穿好了浴袍静静看着他。


“林涛,”他说,“不管这孩子的父亲是谁,他给了我一个孩子,我想生下她。”


“可是他就不管你了吗?他该对你负责!”林涛怒气冲冲的低声咆哮,他很为秦明不值,他怀了一个人渣的孩子。


秦明皱着眉头,有点生气:“我是一个男人,我完全有能力养她并把她养的很好。”他盯着林涛,手指动了动,仿佛里面握了一把手术刀。


“你怀疑我的能力?”


林涛哑口无言:“怎,怎么会!我只是为你不值。”


“值不值不是由你说了算的,林涛。”


他转身进了浴室。


林涛一个人留在原地,火气很大,由衷的诅咒那个给自己好友灌了迷魂汤的不知所踪的男人。





《4》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他这孩子是谁的?”李大宝啃着包子,眼神很是忧虑。


秦明皱着眉,奇迹般地没对她在办公室吃包子发表什么意见,李大宝猜这是因为他需要自己给他解惑。


“他很喜欢这个孩子,一直说要做她的干爸。”


“那不就得了。”李大宝扔掉塑料袋,边擦手边说,“他喜欢你,也喜欢这个孩子,这不是很好嘛!”


“这不一样。”秦明指尖抵着下巴,看起来有点苦恼的样子:“如果他知道这是他的孩子,他一定会负责,但是……”


聪明的大宝姑娘很快理解了上司的意思:“但是负责不代表爱?”


秦明点点头:“他总是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李大宝突然扶着桌子狂笑了起来。


秦明瞪着她,像在看一个神经病。


“李大宝,我必须提醒你,我是在和你严肃的讨论这个问题――”


“我知道,我知道。”李大宝把笑出的眼泪抹去,挪着凳子坐到快要炸毛的秦傻白甜面前,一项一项的给他分析。


“哪对朋友会天天腻在一起?”


“我们是同事,办案当然要在一起,你不也和我天天在一起?”


“我……好吧,我再问你,哪个朋友会天天送苹果从不间断?”


“苹果实惠好吃,作为朋友的日常礼物确实很实用。”


“你简直搞错重点。”李大宝挠挠头发,坚持不懈道:“哪个朋友会容忍你的脾气从来不顶嘴?”


“我……”秦明困惑的问她:“我的脾气很坏?”


“简直坏透了好吗!”李大宝翻了个白眼,滔滔不绝的吐槽:“你可真是我们的吉祥物呦秦科长!让我来告诉你吧,没有人会忍受自己的朋友数自己头上的跳蚤数了一夜,没有球迷会忍受在朋友家里看无声的球赛,没有朋友会条件反射的帮你拎箱子,嘿他都没给我拎过!”


秦明嘴唇动了动,感到一阵头晕眼花:“这,这些难道不是正常的人际行为?”


“整个警察局的人都在被你们喂狗粮,现在你说你们两个是正常的人际行为?!醒醒吧我的秦小公举!”


秦明眨眨眼,思考了一会,抬头问她:“你刚才叫我什么?”


“啊?我,我……”李大宝逮着机会教育秦上司,得意忘形间把私底下对他的昵称给喊了出来。


“呀涛涛你来了呀!”她兴高采烈的对着门口喊。


秦明压根不信她的话,但条件反射的跟着看了门口一眼。


嚯,还真来了。


林涛迟疑的看了他俩一眼:“发生了什么?”


李大宝刚想说话,就被秦明快速打断了。


"不,没什么,你有什么事?"


"哦。"林涛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这不是寻思老秦你有宝宝了嘛!就给你报名了对面医院的孕前班,老秦你记得有空去听一下。"


秦明的脸突然黑了:"不去!"


林涛又被莫名其妙的茬了出去,他一脸愤慨的问大宝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大宝翻了个白眼:"孕前综合症。"


"他如此坦然的接受了这个孩子,说明他一点也不在意!"秦明如是说。


李大宝显然对秦上司的情商表示无可奈何。


活该你们两个看对眼,简直傻白甜到一起去了!




《5》
最后孕前课林涛自己去上了。


他上课,买衣服买玩具,虚心找怀过宝宝的同事请教,表现的比当事人还上心。


他越这样,秦明越生气,不仅把林涛拒之门外,局里也总是冷言冷语的对他,搞的林涛一肚子火却不敢发,他怕对孩子不好。


"你至少让我进去把东西放冰箱里,孕夫不能只喝咖啡吃沙拉。"林涛抵在门口,对看起来要夹断他胳膊的大门不为所动。


秦明紧紧抓着大门,力道看起来像是要把门捏碎,然而他还是沉默的让开身子,放林涛进来。


他总是不能真正的拒绝他。



"你想自己养这个孩子,我没意见,但你至少让我帮帮你吧,你甚至连照顾自己都不会!"


"我会照顾自己。"


"喝咖啡喝到胃病的是谁?"林涛威胁的逼近他。


他换了沐浴露,这个想法钻进了脑子,秦明不着痕迹的退了一步。


"我知道,我会注意的。"


"瞎说。"林涛逼得更近了:"你只会口头说说,实际上还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一点也不乖。"


秦明的脸有点发白。


林涛起先还以为自己说话伤他自尊了,结果看他竟然有点发抖,就一下子慌了。


"老秦?你,你怎么了?"


"我肚子有点疼……"秦明咬着下嘴唇,脸上冒了许多虚汗。


林涛一把把他抱起来就往外冲。


"你撑住啊!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6》
“情绪和饮食都有可能导致孕期的不稳定,做父亲的,要懂得照顾母亲的感受,及时给予安慰和爱抚,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这都不懂?”医生拿着病历单,对林涛一脸谴责。


“我,父亲,我,他……”林涛满脸通红,张口结舌。


“我理解你们公安人员工作繁忙,但是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吧,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你第一次陪他来医院。”


秦明张嘴想解释一下。


林涛突然义正言辞的开口道:“我知道了医生,我以后会做一个合格的父亲的!”


张口结舌的变成了秦明。


你做父亲我同意了吗?




《7》
气氛颇有些尴尬。


林涛在秦明家留宿次数不算少,唯有这次不一样。他这个新鲜出炉的“父亲”在沙发上很是有些坐立难安。


“你没必要这样,我不想绑着你。”


林涛皱了皱眉毛:“说什么呢老秦,我愿意照顾你,我想照顾你,没什么绑不绑的。”


“你这样算什么呢?好朋友的义务?同情心理作祟?父亲什么的……”秦明动了动嘴唇,无声的咽下了后面的话。


父亲什么的,总不会是因为爱孩子的母亲。


“我说了,我是完完全全,心甘情愿的当这个孩子的父亲,让那个人渣见鬼去吧,他要是回来,我不介意狠狠揍他一顿。”


“你别忘了自己是个警察。”


“警察也不能阻止我揍他,我他娘的,我真是嫉妒死他了!”


秦明小小退了一步,有些拿不准他话里的意思。


“什么?”


林涛抓住他的肩膀:“你心甘情愿给他生孩子!你真的这么爱他?”


秦明想了张嘴,脑袋发懵,竟然说不出话来。


没错,我确实爱他呀。他想,但他爱我吗?


“老秦,不管你有多爱他,他既然这么狠心不要你,你就忘了他好不好?我……”林涛又涨红了脸:“我们结婚吧!我想做这个孩子的父亲,想做你的丈夫!”


“我的……”秦明感觉呼吸困难。


“你的丈夫,你的爱人。”林涛盯着他的眼睛,“我会让你忘了他的,我会对你的孩子好的,就像对我自己的孩子一样。”


大宝的话不期然闯进脑海。


他和林涛对视,在那双清透的眼睛里看到了熟悉而又不熟悉的情愫。


“你的意思是说,你……爱我?”


“是。”林涛的脸更红了,“我一直爱你。”


“那你怎么……怎么从来没告诉过我?”


“你总是很冷静,很理智,我一直都觉得你大概一辈子也不会爱上什么人,可是我没想到……”林涛声音低了下来:“没想到你竟然爱上了一个人,还爱到甘愿为他生孩子的地步。”


秦明捏捏鼻梁,苦笑了一下:“李大宝说的很对。”


“我们就是一对傻子,怪不得能看对眼。”


“什,什么?”


秦明靠近他,柔软隆起的肚子直接顶上了林涛硬硕的腹肌。


“我说,我爱你。”


他吻住了林涛,像是吻住了一生的命门。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


“老秦……”林涛撒娇似的唤他。


“……恩?”秦明的脸有点红,眼睛亮晶晶的,巡视着林涛的鼻子嘴下巴就是不看他的眼。


林涛揉了揉他的屁股:“你有四个月了吧?”


“……啊?”



被压在床上的秦明模模糊糊的想起这样的情境似乎不久以前发生过一次,不同的是那次林涛喝了很多酒。


他抓着林涛的胳膊:“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不能一会再说吗?”箭在弦上的林涛很焦躁。


“不能。”


“好吧,你说。”林涛磨磨牙,嘟囔道:“希望不是什么扫兴的事。”


“一点也不会扫兴。”秦明微微笑了一下,抓过林涛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这是你的孩子。”

评论

热度(19)

  1. muran147 转载了此文字
  2. 咯咯咯哥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