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林秦】五次秦明被误会是林涛的Omega 5

巧克力甜饼:

ABO设定,含私设(大概)
OOC是必然的


这大概是个全世界都以为他俩是一对儿,而他们只是好朋友。然后全世界都在助攻,他们就真的成了一对儿的傻白甜故事。


——————————


【第四次】


   
林涛第三次试图把注意力放在与他交谈的案发目击者身上——他低头瞥了眼手中仿佛崭新的空白记录本——好吧,他得承认自己心不在焉,这已经不是这几天里的第一次了,他告诉自己不下数十遍工作为先,工作为先。秦明不在的时候还好,可一旦秦明出现在他的视线里,那个满腔热情无处泼洒的陈队长必然会围着秦明转。


“老秦,我这儿有新发现。”


“老秦,快过来看看。”


“老秦,需要帮忙吗?”


……


没完没了。


  
     
林涛好不容易搞定了笔录,眼见陈帆还站在秦明旁边,正凑过身观察秦明手里的什么东西。


这近到要贴上去的距离是要怎样,就不能挺直腰板好好说话吗大兄弟?秦明可不喜欢不熟的人靠得这么近。


林涛手中那只可怜的原子笔表面嘎吱一声添上几道龟裂的细纹。


勘察了一轮后回来喝水解渴的大宝见着林涛这叉腰咬牙忍不住要翻白眼宛如秦明附体的模样,无奈地摇摇头,这人与人待久了小习惯难免会有些相似。


而林涛依然旁若无人地打量着远处的两人。


就为什么非得跟着秦明?


其他人谁都好,为什么单单是秦明?


林涛把自己的脑细胞消耗在了这些问题上,感情方面一向迟钝的他电光火石间突然开了窍——一个年轻气盛的Alpha缠着一个Omega还能是为什么啊?


这个想法在他大脑里爆炸开来的瞬间掀起了重重气浪。与此同时,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在腹部扩散。沉重,惊讶,失落,他说不清具体是哪一个,或许三者都有,也可能远远不止。


这些感觉沉甸甸的,分量十足,以至于他错觉自己的胃里堆满了石头。还是有棱有角的那种。


   
不知陈帆说了些什么,秦明仰头看着前者,嘴角轻轻上扬。虽然他有时候也会对林涛露出这样的笑容,但这依然是难得一见的场景,而这个和他们相处不到三天的家伙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做到了。


林涛的眉毛几乎要拧到一起,他啪地合上本子,大步流星地走过去,挤进两人中间不到一公分的空隙里,硬是把他们隔开,然后搭着秦明的肩头笑得一脸纯良,仿佛刚才气势汹汹挡在陈帆面前的是另一个人。


“怎么了?”秦明问,别以为他没看到林涛先前阴郁的脸色。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带我一个呗。”林涛脸上带笑,眼睛里却毫无笑意。


林队长大概忘了自己从来都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


秦明兀自蹲下身研究起现场,压根不打算理会林涛,倒是陈帆转头就和林涛交谈起来。


林涛望着陈帆似乎永远在状况之外的笑脸以及那只无比自然地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警醒地将这个人从头到脚扫视一圈。


完全看不出来他是真的一无所知还是太狡猾了。


   
“老秦,你不觉得那个陈队长对你……呃,怎么说,太热情了吗?”晚间难得的独处时光,林涛把憋在肚子里一整天的话拐弯抹角地讲出了口。


“他对谁都这样。”秦明正在收拾行李,行李箱敞着放在脚边,换洗衣物工整的摆在床上。今天案子破了,他们明天一早就得回局里。


“那不一样,他摆明了对你有意思!”


终于说出来了。


然后林涛的心情经历了跌宕起伏的郁闷到解脱再陷入深深的窘迫中。


秦明背对着林涛,叠好手中最后一件衬衫的时候转过身。和上次在餐厅的时候一样,林涛只能在他的脸上只看到无数的问号——完全摸不着他的情绪。


直到秦明说“你在生什么气”,林涛终于从他的眼睛里捕捉到了一些晶亮的,闪着光的东西。那对他而言是星星,萤火虫,小烟火以及世界上所有美好的词汇相加的总和。


“我有吗?你看你在感情方面也没什么经验,我这不是担心你让人给骗了嘛……”林涛每次没底气或者说谎的时候语气就飘,自己还察觉不到,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秦明注意到了但没说破,他没接话,转回头继续手上的琐事。


而被秦明轻描淡写一句话点醒的林涛悄悄问那颗因情绪激动而剧烈跳动的心脏。


你到底在生什么气?


有人喜欢秦明这不是一件好事吗?毕竟他这样的脾气能遇到一个照顾他对他好的人确实挺不容易。林涛从小到大都清楚这点,所以作为他最好的朋友理应替他高兴,顺便牵牵线,推推舟,最后皆大欢喜。


偏偏这时候十多年间不起眼的,甚至于他以为自己早就忘了的小事一帧帧从眼前闪过。学校后墙的香樟树,怂恿对方翘掉的晚自习,穿过大半个城市亲自送来的生日礼物,凌晨两点两碗热乎乎的拉面,以及氤氲雾气里柔和的面孔。


最后是那件三年多前他醉酒后走到秦明家的荒唐事。


天,他怎么会想起这事,而且连小到表情动作的细节都想起来了——他醉醺醺地站在门口用自己家钥匙捅了半天门锁没打开,索性边叫着“宝宝”的名字边把秦明家的门板捶得震天响。


之后是怎么来着……


门开的时候他跟八爪鱼似的扒在人家身上不松手。


然后。然后他亲了秦明。


当时他醉成烂泥什么也看不清,索吻自然十分滑稽。


他吻了秦明的上唇。那感觉不同于他交往过的任何一个历任女朋友——介于他没亲过男人,可比较的对象只有前任——秦明的嘴唇冰冷柔软,也许是他刚喝过牛奶之类的,林涛对萦绕在鼻息间的奶香印象尤为深刻。


即便林涛后来又陆陆续续地交了几个女朋友,直到现在他也始终觉得那个羞于回首的吻好得不太真实。


他不禁在想以后如果一个人能亲吻秦明,不管那个人是男是女,林涛都由衷地羡慕。


回忆被虚构的画面替代,陈帆会接秦明下班,他们会去秦明最爱的那家咖啡厅待上一整个晚上,说不定还会去彼此家过夜。他们坐在一起谈笑风生,而林涛自己则成了多余的那个。


      
“明明是我先”这个诡异又矫情的想法跳出来的时候林涛被自己吓得不轻。他陪前女友们看过的不下十部爱情电影都是这个套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暗恋终无期什么的……


他不知道是臆想中秦明恋爱的画面太糟,还是自己的这个想法更糟。反正两者他一时半会儿都无法接受。


他绝望地捂住眼睛把自己裹在被子里,他现在的样子肯定也没比酒后犯蠢时好看多少。


秦明就站在床边看着林涛无缘无故把自己裹成一只正处在休眠期的蚕宝宝。


“没事吧?”


“没事。”被子里传出林涛瓮声瓮气的回应。


    
    
有事。大事。


  
    
tbc

评论

热度(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