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楼诚衍生/凌李】小明星大跟班 22 上热搜没看见?行,让大哥再帮你转发一次

强摘的果实不甜:

×演艺圈PARO,宠溺向甜饼,大概是个中篇吧。


×经纪人凌远x演员李熏然,偶尔会出现楼诚跟谭赵。


前文请见TAG




不小心脑子一热就发了上一篇碎碎念。


谢谢你们都还在我的身边,谢谢你们愿意为我留下只言片語。


大家的留言我都有看,等我明儿睡醒了再来一一回复。


现在赶紧来补篇甜甜的更新给以为我要退圈而被吓到的亲们一点安慰♥


 


李然然都还没当成大明星呢,这时候就算攉我我也不会走的!


 


22 上热搜没看见?行,让大哥再帮你转发一次


 


酒店的空调不晓得是坏了还是怎么着呼呼呼地作响,被酒精烧得火辣辣的胃和喉咙让李熏然睡得有些不安稳,他在被窝里翻了一个身,这才迷迷糊糊地发现自己早已睡得满身大汗,他顶着颗鸡窝头从床上坐起来,松松垮垮的浴衣从肩上滑落露出了大面积的肤色,身旁的棉被团规律地起伏着,李熏然想也没想就直接伸手拍了上去。远哥,他黏腻地喊着,发现那人没什么反应,又不耐烦地多拍了几下,棉被团动了动露出一颗头来,里头的人挥着手咕哝了一句大哥别闹。


尚未完全清醒的李熏然看到人愣住了,他揉了揉眼睛。不再被骚扰的明诚正打算继续睡过去,却隐隐约约地意识到身边的目光,只得带着半是怀疑半是起床气的态度睁开了睡眼惺忪的眼睛,然后也跟着愣住了。


一个房间,一张双人床,空调呼呼呼地吹,李熏然和明诚盖着同一条被子大眼瞪着小眼,不知所措。


「明、明诚老师?」李熏然哑着嗓子怯怯地喊了一声,被明诚瞇起眼没好气地瞪了一下,又连忙改口,「……阿诚哥。」


「乖,没事。」明诚酷酷地说,「我会负责的。」


负责?我睡了你?……不、你睡了我?……不不不、我们应该只是单纯了睡了一晚……?李熏然瞪大眼睛,彷徨地像只啄不了米的小鸡。


你想多了。明诚憋在心里没说,只是拍拍李熏然的肩膀要他放心,说自己可没醉到断片儿。


李熏然看着明诚往浴室走的背影,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是松一口气还是感伤,刚刚那句话……自己是被嫌弃了吗??


 


到了外地唱晚会理所当然得订一间房间住上一晚,千里迢迢跑来凑热闹的人也理所当然地要住一晚,恰巧四人订的正好是同一间饭店,有鉴于喝醉的明诚和李熏然像难兄难弟似的一分开就吵吵闹闹,明楼只好大方地让出了他和明诚的高级套房让两只小醉猫入住,委屈自己住进李熏然和凌远订的双人标间里。凌远哼了一声心想这压根儿是道貌岸然,不过这样也好,毕竟他们谁也不想跟对方挤同一张床,他突然庆幸他当初订的是双床的房间,要不然这大晚上的,他们要不是得打上一架决定谁睡沙发,就是得腆着脸皮去央求柜台再开一间房。


明楼和凌远这一觉睡得不是很好,一个因为少了熟悉的人在枕边觉得空虚,一个忙着替睡昏头的人截图留下做纪念,于是他们七早八早就醒了,拿着另外一张房卡刷进小醉猫们沉睡的门。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当进门时,明诚已经猫进了浴室洗漱了,独留李熏然成大字型躺在床上,枕头躺在胸口上表演碎大石。


明楼二话不说的直接跑去敲了明诚的浴室门,凌远走到床边望着爬起床的李熏然挑挑眉,伸手替他把垂下肩膀的浴衣拉好,接着将充满电的手机递了过去。


明诚发出来的合照转发率超高,让李熏然粉丝涨了将近两倍,在跨年晚会的粉丝票选上多了好几百来票,甚至微信和微博私讯都被挤爆,李熏然握着手机啊了一声,看着凌远再啊了一声,瞧见明诚从浴室出来又啊了一声。


「恭喜你上了热搜啊。」凌远拿出自己得手机截图给李熏然,在他呆若木鸡的脸颊上轻拍了一下,「错过自己上热搜的一幕,这下知道喝酒误事了吧?」


李熏然痛彻心扉欲哭无泪,抱着凌远的手机发誓自己要痛改前非,被凌远和明诚连手攉去了浴室打理自己的鸡窝头,明楼好整以暇地在一旁的沙发椅上窃笑,被明诚瞄了一眼问:咦?要不你转发一个?


他突然又不笑了。


好你小子,主意打到我头上来的是吧?


 


李熏然飞快地洗了个澡干净利落地闪出浴室,正巧撞上明楼叫的客房服务送餐来,凌远把李熏然签过的合约交到明诚手上接着端过盘子,怎么看怎么像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李熏然接过凌远的盘子,看见明诚朝他招手便笑嘻嘻地往明诚身边凑,被凌远提着后领拉了回来,明楼满意的点点头,表示转发一事他可以考虑考虑。


由于明诚突如其来的这一出戏,使得即将开拍的新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官方宣传微博的关注人数狠甩李熏然十条街,凌远点了关注,叫李熏然记得也去点关注,然后又请明诚让官博回关注李熏然,紧接着电话便一通通地响了起来饭也不用吃了。所有的媒体没胆子,知道不能烦明楼和明诚,便一个接着一个想从李熏然下手,可没人认识李熏然啊?怎么找?当然只能找到对外的联络窗口经纪人,结果一查发现不得了,嚄,李熏然的经纪人居然是凌远!?那个在美国崭露头角堪称钻石级演艺顾问的凌远?现在改行做了经纪?大新闻啊!


凌远接了两通电话后就不接了,干脆直接关了静音,李熏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吃味经纪人比自己出名,只得狠狠地咬了一口热狗当作发泄。


一旁的明诚皱着眉把明楼不爱吃的东西从盘子里全挑了出来后,从包里翻出了剧本一本正经地跑到李熏然的面前坐下,李熏然吞下炒蛋把盘子放到了自己盘起的腿上,挺了挺背脊。明诚拍着剧本问李熏然全看过之后有没有感想,表情严肃得像是个家庭教师在问学生作业——如果忽略地点是在床上的话。


 


李熏然说他觉得这戏极好,剧情有脉络,人物也鲜明,由其是方孟韦这角色个性是他从来没饰演过的十分具有挑战性,而且戏中的剧情也有很多他之前就想尝试的片段。明诚笑着跟他说这戏的背景设定拍摄起来可得吃苦,李熏然回他吃苦当吃补,他不怕,伟人说得好,不舒服的环境才能让自己有所成长嘛。明诚点点头问出了最关键的一句:你词儿背好了吗?李熏然立刻就缩了,他不敢说他为了这跨年晚会落了好几天都没看剧本,只敢讪讪地说还没全背熟,只先背了一小段儿。


明诚指着他的鼻头威吓着说,快背,背不好小心大哥找你。明楼躺枪,却还是顺着明诚的话威严地点了点头,反正明诚说的也是实话,他最讨厌然拍戏连词都背不好了。李熏然缩着脖子看明诚又翻出几张纸告诉自己拍摄日程有些变动,凌远侧坐到了李熏然的床边,和他一同看着日程表一边拿出随身行事历涂涂改改。


 


第一行开机日,地点:北京怀柔影视城,日期:三天后。


 







没讲问答,提示:北京怀柔影视城,请问他们到底要拍什么戏呢?窃笑.jpg


凌经纪:大概是和我拍爱情动作片。


 


……不要乱讲!



评论

热度(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