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厌极生爱 17

坂田海陆空双拼春卷:

——abo*ooc*领证了开心!




  他们用更大的谎言去圆之前的谎。




  到登机口的赵知松转过身给了马龙一个拥抱,风度翩翩的男人笑起来更具儒雅,他拍拍马龙的肩,笑道:”别想太多,这也算是个新开始啊,比起你之前的一味逃避,待在张继科身边重新回到以前的位置,不好吗?“




   见马龙还是一脸迷惑,他轻轻摇头,继续做好担任omega人生讲师的本职工作,”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是个omega,你不同再担惊受怕,也不用怕给你的朋友们丢脸,你大可以带着崽子光明正大去见他们,这一切只需要你和张继科维持着类似合作伙伴的契约关系,多划算~“




  机场人潮汹涌,马龙往回看了眼,靠墙边张继科正抱着崽子玩的开心,平时在他面前狂妄的人到了崽子面前,倒温柔快乐的有个父亲样子。




  父亲?马龙怔了,百般惊悚把这个名词从张继科脑袋上摘掉。




  不过赵知松的话倒是让他恍然大悟,他这段时间确实太敏感,连带着面对张继科都有点太紧张,确实不必如此,回到以前的相处模式就行。




  ”这次的药能维持多久?“




  ”大概一个半月,你要是觉得身体异常就联系我,我马上赶回来。“




  马龙往前一步伸手拥抱赵知松,他们是患难之交,互相陪伴着度过了最艰难的一段岁月。他打从心底道了声谢,”知松,谢谢你。“




  赵知松摸了把他的后脑勺,低笑着:”别跟我这么客气,我给你留了份礼物,在我的办公桌里。反正你有我家钥匙,有空就去拿吧。“




  说罢,抱起身边的男娃娃,语调深沉,”马龙,保重,别再把自己关着了。“




  赵知松走了。




  出机场还有一段路,马龙抱着崽子,张继科拎着马龙那两个大行李箱,冷笑着念叨:”你和赵知松不是有一腿吧?就出个国用得着抱来抱去吗? 万一狗仔拍到,我以后可就成头上顶着一片草原的男人了。“




  马龙捂住了求知欲旺盛的崽子的耳朵。




  ”你以前咋样我不管,以后你可不能再随便跟alpha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腻歪了啊,给崽子看见了影响多不好,伤害了我的名誉那更不好......“




  马龙戴上了耳机听周杰伦的歌。




  ”还有啊,虽然以前我们俩演的挺好,但那装的是朋友,以后我们得演夫妻,你注意点你的态度,不能当着我的面去勾引别的alpha......“




  马龙忍无可忍停住脚步,扭头朝张继科挤出个讽笑,声音轻飘飘的,扎进alpha耳朵里。




  ”狗崽子,你真把我当你老婆了?“




  张继科竟无言以对,跟在教崽子哼歌的马龙后边偷摸暗骂,操,这是职业运动员对于演戏的专业素养!你得瑟啥!




  天儿出了点太阳,不暖,甚至触到肌肤,微末凉意。




  马龙带着崽子坐在后边,听着张继科拨了个电话,他极少求人办事儿,三言两语便敲定下来。alpha挂断电话,瞄了眼后视镜,问:”你带户口本没?“




  ”带了,你呢?“




  张继科从盒子里面摸出个本子,得意挑眉:”这呢~“




  马龙微眯眼,白净面容在日光底下熠熠生辉,好看的很。他风轻云淡问了句:”准备的这么齐全,狗崽子,你不是早有预谋吧?“




  惊得张继科方向盘都不会打了。




  愤愤然转过脸,骂,”要点脸啊,我预谋干嘛!我又不喜欢你!“




  马龙笑开,眼眸弯弯:”那就好,毕竟你年纪也大了,有时候饥不择食也有可能。“




  张继科慌乱翻个白眼:”放一千一万个心吧您,谁能喜欢你那得是瞎了!“




  ”爸爸!崽崽是瞎子!“




  马布里搂着他爸的脖子亲了一口,两只肉嘟嘟的手捂着紧紧闭上的眼睛,转个方向朝张继科那边指了指,小小声跟他爸说:”其实狗崽子叔叔也是瞎子~嘘~“




  一家三口,瞎俩,人间惨案。




  




  刚进民政局大门口就有工作人员出来接他们,显然是熟人,一口一个”科哥“喊得亲热。




  这会儿人不多,寥寥两三对新人,眼眸含情,笑意如花。




  一辈子的伴侣,祸福相依,生死相依,自然喜笑颜开。




  反观他和张继科倒像是冷漠观光客,格格不入。他们俩面孔太显眼,不久大厅便有人注意起他们,张继科稳稳牵住他的手,男人笑的一派宠溺,声音不大,温柔缠绵:”龙,我们进去吧。“




  马龙迎着他的笑,手指反扣,指尖缠绕,丝丝暖意顺藤摸瓜爬上心头,在这样的氛围下连相视都仿佛爱意满满。




    填好资料就是拍照。




  马龙把崽子给工作人员抱着,和张继科坐在一张凳子上,两人都是大衣加身,一个白净冷艳,一个稳重傲然,十指紧扣,天生一对。




  对于镜头两人都不算陌生,偏偏面对这一台简单的设备心头乱跳,不知该摆什么姿势好。




  他们俩也拍过双人杂志,摄影师喊着让他们再靠近一点,眼神相对,动作亲密。那时候较劲,黏得紧,就看谁先退缩。拍出来反倒变了意味,别人看来只是私交甚好,眼角眉梢都是盈盈笑意。




  张继科的手心微微出汗,挨着他的手掌都潮湿。




  没结过婚的alpha也有点赧然,偷偷瞪着眼露出个凶狠的笑,在他耳边低吼:”看什么看!快笑!“




  明明心里虚到手心冒汗,还在他面前拽的二五八万撑面子。




    马龙突然就笑出声来,这点虚张声势的孩子气,恍如多年前张继科在他面前编织过的许多大话。他终于意识到,也许大多都输给他的alpha并不是故作高冷,而是因为——张继科心里虚得很,压根想不出反抗回来的法子。




   他轻笑着,故意的,掐了把张继科后颈上的腺体,还未痊愈的腺体瞬间痛的他一弹,苦于人多,还得憋着笑,洋溢着新婚人士的幸福,道:”龙,别玩了,先把照拍了呗。“




  张继科的报复来的很快。




  揽着他的肩笑容满面拍了一张,趁着大家鼓掌庆贺,光明正大凑到他脸颊边,呼吸挨着他的肌肤,便呼出一片淡淡的粉。别人的视角看来是张继科抑制不住喜悦亲了他一口,只有默默擦着残余牙印的马龙咬唇,狗崽子,下嘴真重!




  崽子在边上闹着也要拍照,黑圆眼珠眨呀眨,眨的他的爸爸们化了心。




  反正也是熟人,两个人把兴高采烈的崽子放在中间,照片定格一瞬间,所有的灿烂笑颜尽收其中。




  马龙签下自己的名字时,内心平静的不可思议。一路上他都在想赵知松那番话,他聪明,早早就想通透,何尝不是个契机。一场戏换回人生,多划得来。




  他们签完字默契十足击了个掌,寓意合作愉快。




  结婚证那边又出了问题,因为张继科托人办的是五年前的日期,如果给队里的人看,自然也要五年前的照片,现拍的实在太过明显。




  张继科那边在交涉,马龙打开手机开始百度,输入”张继科马龙“,他看着两个挨在一起的名字发了会愣,张继科这个名字他烂熟于心,真真正正在手机上打出全名,却还是第一次。




  刷新后出来大把图片,不同场合不同服装不同表情,但无一例外,图片里的他和张继科挨得很近,相互交错的笑容和眼神里头的热度都能溢出屏幕。他一路往下滑,随便一眼都能从记忆里头拎出这是哪场比赛哪场采访哪个节目,看得多了,连他自己都要被当年他们俩的粉饰太平所折服。




  亲密无间,互为天下。




  抬眸望了眼不远处腰身笔直的alpha,马龙扯开个笑,顺手保存一张,走到工作人员边上,亮出屏幕:”这张行吗?“




  照片里头的两人亲亲热热挨在一块儿,笑得活泼。




  照片搞定,马龙抱着崽子去附近的面包店买吃的,临走时照片洗出来了,里头的姑娘喊了他一声,问照片还要不要。马龙急着走,也没仔细听,随口应道:”不要,扔了吧。“




  张继科倚在门口看着那人单薄背影,笑意一点点淡化不见。




  他亲眼瞅着那姑娘把照片扔进垃圾桶,眉宇沉闷,心里莫名生出许多不痛快。拿了结婚证道过谢就跟木头橱子样靠在车门上思考人生,手上的红本本鲜艳夺目,内容不多,几行字一张照片,定下一辈子。




  持证人:张继科。




  登记日期:2016年8月24日




  他们分道扬镳的日子,阴差阳错成了他们二次人生的开始。




  旁边有音响店在放歌,很老的一首歌,《you raise me up》。




  马龙抱着被围巾包成一团的崽子正准备过斑马线,踩着音乐声纷至沓来,像是花,也像是雨,无处不在,开在眼睛所及的每一个地方。羸弱日光照在他的发尖,再沿着他走过的每一个黑白相间的直线,气势磅礴百无禁忌闯进他的地界。染着阳光的暖意,熏着春天的灿烂,带着蓬勃生长的小生命停在警戒线,不言不语不伸手,只是抬眼看他。




  瞳孔深处倒映出的人,在对岸,也在触手可及的对面。




  张继科捂着心口倒退两步,大口喘气,在逐步逼近的马龙的眼神里,像是脱水的鱼,感受到窒息般的鼓噪。




  ”狗崽子你怎么了?“




  往前踏进一步的omega停住脚步,全然不顾摇摇欲坠的警戒线,也听不见张继科喊出的停下,眼瞳清明,喊,”张继科?“




  来势汹汹的陌生情感。




  张继科猛然推开马龙,往民政局跑,嘴里还不忘交代:”你先去车里等,我还有东西忘了拿!“




  气喘吁吁闯进房间,找到办公桌旁的垃圾篓,张继科的洁癖暂时被主人抛诸脑后,骨节分明的手指扒拉开细碎纸屑,终于找到被扔掉的一沓照片,平凡普通,没经过任何处理的他们,和孩子。




  把照片拿纸巾仔细擦干净揣进兜里,张继科的心还怦怦跳个不停,他后知后觉,却又不得不意识到仿佛晴天霹雳般的事实,他对马龙...好像产生了那么一丁点的念想。




  肯定是因为崽子吧。




  回到车里的他捂着小本本,连看也不看马龙一眼,恢复了好几分钟,那种悸动才沉下去。回头看看崽子,再看看马龙,隐隐约约又有席卷重来的阵势,张继科理清白了,他可能太想要个儿子了,想要到连儿子的爸爸都不嫌弃照单全收。




《《one day。3000+

评论

热度(52)

  1. 毛耳朵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2. 咯咯咯哥哥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3. 乌小云~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更新了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