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林秦】先婚后爱 11(ABO/生子/OOC/慎入)先婚进行时,后爱跟进中

四喜丸子:

#林秦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有秦明非自愿第三者插足描写#


#三观不正#


#有生子#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11.


那天晚上林涛留了下来,秦明把被子扔到沙发上的时候,有些犹豫地提了一句。


“林涛,你可以睡床上来。”


秦明并不是矫情的人,既然已经做出决定,也没必要再守什么毫无意义的防线。听见他的话,林涛往沙发上铺被子的手一顿。


“不用,信息素的范围能够辐射到整间屋子,你放心睡吧。”


故意曲解了秦明话里的意思,林涛顺坡下驴地给了秦明一个台阶,不得不说,林涛好像总是比秦明自己更了解他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这样的回答莫名让秦明松了口气。


“那你早点休息。”


林涛只请到一天假,明天一早就得回去上班,秦明的假虽然明天才结束,但是依他的性格,要是没什么大碍的话明天是一定会去局里提前销假。


秦明早就洗漱好,林涛准备换洗衣物的时候就已经缩进了被窝,顺手摁灭客厅的日光灯,林涛看了一眼书架隔断后边那处被暖黄落地灯照亮的隆起,走进了浴室。


但是他们谁都没有安稳地一觉睡到天明。


半夜,两人的手机不约而同响起,长期刑侦工作训练出来的警觉性让他们在第一时间清醒,分别接通了自己的电话。


“我是秦明。”


“我是林涛。”


电话是小黑和大宝打来,说的却是同一件事。


昨晚死在酒吧斗殴里的受害人尸检结果已经出来,但是从尸体上发现的种种线索推断,这很有可能不是一起单纯的斗殴致死案件。


大宝电话里简单向秦明报告了一下案情,尸检的时候,她发现死者腹部的伤口并不是致死原因,真正的死因是那一刀刺进了胃里,划破了死者胃中先前吞入的一个防水袋,胃酸进入溶解导致里面的药物大量进入死者的血液系统,从而引发了急性药物反应,导致了受害者的死亡。


而那个袋子里包裹的药物,正是池子案时秦明被逼吞下的诱发剂里面的一种特殊成份,这种用于刺激Omega信息素的药剂一直受到严格管控,市面上绝少见到,而这种药物若是非法流出,被人用作犯罪,所带来的影响和威胁将是巨大的。


小黑电话里说得更简单,谭局长已经下了命令,刑侦一二队立即对该案展开联合调查,务必迅速查清药品来源,找到涉案人员并且全数追回流失药品。


挂断电话,秦明掀开被子翻身下床,对正往身上套着夹克的林涛露出了一个凌厉的微笑。


“林队长,看来今晚咱们都睡不了了。”




李大宝推开办公室大门,不出意外看到了仍然埋首卷宗认真翻阅着的秦明。看了看时间,她快步走到秦明身边把手里的饭盒往桌上一放,顶着秦明的眼刀耸了耸肩。


“你别看我,看我也没用,涛涛走之前交待的,必须按时给你开饭,这还是我特意开车去给你买回来的呢,要不是看在小龙虾的份儿上,姐才不惯你们这些臭毛病。”


三天前,酒吧案的一个重要线索浮出水面,林涛连夜去了邻市进行联合调查,走之前一通电话把李大宝从驰骋皮皮虾的美梦中惊醒,并许以不限量小龙虾任吃的重利诱惑,让她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好好照顾秦明。


虽然就算林涛不说这事儿她也责无旁贷,但是半夜被吵醒还被迫听了差不多整整一个小时注意事项的李大宝最后还是没忍住差点摔了手机。


第二天,顶着硕大黑眼圈的李大保姆正式上岗,面对秦科长冷面眼刀,毫无畏惧,充分发挥了一个优秀共产党员一不怕傲娇二不怕冷脸的优良作风,把林涛走之前那通电话里交待的事执行得事无巨细,盯人工作更是干得一丝不苟。


看着秦科长一身低气压却被理直气壮的道理压得无法反驳的样子,大宝心里简直是循环播放起来了天道好轮回的经典GIF表情。


把手里的报告摆到一边,秦明瞥了一眼脸上表情诡异的大宝,唇角扯开一个弧度微弱的轻笑。


“二次尸检报告整理了?药物定量分析数据出来了?”看着脸上明显一僵的李大宝,秦明嘴角的笑容弧度开始上抬了那么一丁点儿,又故意看了看自己的手表。


“现在是十二点半,你大概还有……三个小时。”


李大宝差点被他气撅过去,手指抖啊抖地指了指秦明,最后还是屈服于秦科长的淫威之下,踩着小碎步跑到电脑前噼里啪啦敲击起来。


秦明收回视线,看着已经打开盖子的餐盒,刚拿起筷子,就听见手机响了一声。


是条微信,林涛发的。


“吃饭了没?我让大宝新找了家餐厅,这家所有的菜都是用的菜籽油,这次没再吐了吧?”


食物的香气已经散发在空气中,秦明嗅了嗅,果然没有了恶心的感觉。


他的孕期反应在林涛去邻市后的第二天终于姗姗来迟,其他倒还好,就是闻不得一点猪油的味道,往常吃惯的东西只要有一点动物油脂的腥气就能让秦明吐个天昏地暗。


好在一开始出现过的先兆性流产没有再发生,但是光是这样也让林涛急得不行,偏偏案子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他无论如何也走不开,只能电话里四处托人打听,后来还是找了个做餐饮生意的朋友问了,这才找到这家离警局近又是用的纯菜油餐厅。


咬了一口西蓝花,秦明另一只手在输入界面打下个“没”字发了出去,只隔了一会儿,那边就回了条信息过来。


“那就好,我这边儿还没完事儿,案子紧张,你自己注意休息,别太累。”


米饭软硬适中,还掺了些粗粮,五颜六色的既好看又引人食欲,秦明吃得舒服,胃里的饥饿感也慢慢被缓解。


又在界面上打了个“好”字,接下来倒是没再有什么新信息,反而是秦明自己快吃完的时候解锁了手机,他删删减减打了几个字,手指悬停在手机屏幕某一点上面,最终还是点了发送。


“注意安全。”


 

评论

热度(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