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林秦/ABO】从这一刻改变(二十三)

深海火焰:

恋爱中的人都成了傻子


※剧版人设,不涉及真人


※ABO设定,私设有,生子有,慎入




总目录: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恋爱中的人都成了傻子,老秦,小心有一天你智商也欠费。


李大宝这么对秦明说过,当时他聚精会神,在显微镜下寻找物证。


这句话基本上左耳朵听来右耳朵出,秦明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


可是今天,林涛脱下浴袍,套在他身上,光着身子出去迎接他妈,而自己还偏偏没有阻拦,秦明顿时对这句话有了身临其境的体验。


确实傻了。


他在心里默默地想,捡起地上林涛刚扔的皮带,扣好系紧。


秦明低头看看自己被林涛扯得凌乱的衬衣,伸手把扣子一个个系上,上面的褶子是展不平了,必须干洗后熨烫,秦明想着把衬衣尾端收进皮带锁紧的西裤中。


浴缸里的水蒸腾着热气,熏得浴室玻璃上蒙了一层雾。


秦明抬手抹去水雾,看着镜中的自己。虽说林涛让他待在浴室,但见他母亲也是早晚的事,秦明打算整理好仪容,就打开浴室的门,出去跟林母打招呼。


他拿林涛的发胶稍微理了理头发,一眼扫到镜中脖子上的痕迹,把领口那枚扣子也系上。


秦明做了个深呼吸,去拧门把手。


一下,两下,左扭,右转,皆不可破。


确认林涛反锁了浴室的门后,秦明叹了口气,松了领口干脆靠着门坐在浴池边沿。


门外林氏母子的对话隐隐约约传来。


 


“你先把衣服穿上再跟你妈说话!”


林医生一进门先是闻到浓郁的硝烟气息,而随着脚步往里行进,靠近卧室的那扇门后透着淡淡omega的味道。


一打开门,自家儿子赤着身站在自己面前。


林医生差点晕过去,太阳穴突突直跳,强压着火气,脱了自己的白大褂,扔给林涛。


林涛拿着白大褂,上面浓厚的消毒水味,他正要摆出嫌弃的表情,对上林医生杀气腾腾的目光,林涛缩了缩脖子,老实地穿上了白大褂,并把扣子一直系到遮住关键的部位。


“妈,你也真是的…”他刚想大声抱怨,发现林医生已经卷起了袖管,林涛对这个动作存有心理阴影,小时候他妈拿起鸡毛掸子之前就是这个姿势,所以本能地他就控制住了信息素的释放,调整了说话的音量。


“我能不能有点隐私,你来之前好歹给我打个电话啊。”


“我打了五遍你的手机,五遍!还发了短信、微信,最后你妈都沦落到去微博上@自己儿子了,你还要我怎么通知你,啊?!”


“妈,别着急…妈,妈咱先把手放下…哈哈……”林涛赶紧上前接过她妈手里拎着的一袋鱼,转身放进厨房的水池中,又接了杯温水端过来,拉着他妈稍远离了卧室门口,两个人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林医生抬抬下巴,示意林涛卧室的方向。


“你之前答应我的什么?”


“妈,我没随便带人回来。”林涛心想老秦能是随便的人嘛,赶紧赔了个笑脸,他指指裸着的自己,笑呵呵地找补:“妈,你想哪儿去了,我刚才洗澡呢!”


“你把妈妈当傻子糊弄啊,洗澡你身上连个水珠都没有,你干洗呢?”


“我刚进浴室你就过来了,我冤啊妈,咳咳……”林涛早知林医生天下第一不好糊弄,只得将计就计开始装可怜,他抓紧白大褂往身上裹了裹,猝不及防地咳起来。


林医生看着自己儿子演戏,本是面无表情的,可毕竟天下父母心,就这么放任林涛咳得越来越投入,林医生最终还是看不下去了,把林涛端来的那杯水给他递过去。


“别咳了,给你带了药,我去熬一下。”


“不用了妈,妈!”林涛看到林医生要起,赶忙伸手去拦,当务之急是今晚千万不能让他妈在房间里随意地走动。


 


“为什么不用了?”


“我喝过药了。”


“你那么粗心大意,怎么可能买药?”


“所以说……就是那个……”林涛咽了口唾沫,杯子放回桌上,手扶着膝盖,朝着林医生坐正:“我最近交往了一个对象,刚才他来送药了。”


林医生听到林涛这么说目光一滞,松动的表情转瞬即逝。


其实她刚才也不是真的要生林涛的气,林医生今天来就是想亲口听林涛说一下感情方面的事情,卧室门口omega的信息素是谁的她最清楚不过,但她不能直接点破,孩子的事情家长不能完全放手,也不可全然插手。


林医生叹了口气,算是给林涛她有意放软态度的信号。


“你去换个衣服,顺便叫…他也出来。”


“我屋里没人,他走了,我真是洗澡呢妈。”林涛下定决心扯这个慌,面不改色心不跳,他和秦明刚交往,八字刚一撇,怎么敢轻举妄动。再说了,林医生万一有性别偏见呢,看到老秦是男的,不答应这门婚事怎么办,林涛脑内做着长远的打算。


“走了?”林医生盯着林涛的眼睛。


“走了。”林涛握紧的手快攥裂了骨头,但眼神静如止水,没有丝毫的波澜。


 


林医生又看了看门口,余光扫了一眼林涛,发现他仍然不为所动。


她这才松了严肃的表情,相信了林涛的话。


“你呀…怎么说你好啊。”林医生起身又拿了个杯子,接了一杯水,润着嗓子。


“妈,我这次是认真的,百分之二百的认真。”林涛说这句话其实心里是臊的,可他管不了这么多了,今天是个坦白的好机会,现在不表决心更待何时。


对林涛说的这句话,林医生是信的,她已经知道了林涛的对象是谁,这句话的可信度就变得高很多。其实她心里的担忧也源于此,听到林涛肯定的态度,悬着的一颗石头也算落地。


做母亲的难免关心则乱,林医生闲不住,刚放了心里这颗石头,又开始数落起来林涛,说是数落其实句句是叮嘱,她很喜欢林涛交往的那孩子,组建家庭的对象是他的话,自己也是十分赞成的。


“既然自己都说是百分之二百的认真了,那就不能再吊儿郎当了。”


“是是,妈你说的都对!”林涛赶紧点头附和,听他母亲念经不要紧,只求顺利度过今晚,秦明还所在浴室里,里面满是自己的味儿,他真担心一会儿秦明忍得虚脱。


 


“还有…”林医生指着林涛,语气加重许多:“你这次敢再像以前一样,我真的会发火。”


林涛一听坏了,他妈一定指的是之前他敷衍前女友的那些事,秦明就在隔壁,要是放任他妈说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他忙坐过去拍着林医生的背,给她顺着气,平常那副笑眯眯的表情又堆在脸上。


“妈你想到哪里去了,以前是我年少轻狂不懂事,这次肯定认认真真地谈恋爱。”


“你认不认真我不知道,再出现一次你对象哭着打电话对我说你只是玩玩,就不要再认我跟你爸了。”


完了。


林涛从脚尖凉到头顶,他恨不得一巴掌打晕自己,他为什么要扯谎说秦明不在,现在他妈说得这么大声,同在一个房子里的秦明不可能听不到。


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林涛很慌张,手扶着林医生的手臂,想让她冷静下来。可他越是这样,林医生就越是停不下来,短短五分钟,几乎把他为了尽快分手搪塞女朋友敷衍女朋友的所有做法都罗列出来了。


 


最后,林涛面如死灰的送走了林医生,他现在真想他母亲能多留一会儿,这样自己死的还慢一些。


林涛关上防盗门,平复了一下心情,先去衣柜里拿了睡衣套上,接着就打开了厕所的门。


秦明阴沉着脸,站在他面前。


“老秦,我…”


“我走了。”


秦明径直迈出浴室,朝着大门走去。林涛匆忙跟了出去,拉住秦明的手臂,神色紧张。


“宝宝,你听我说…”


“没想到你是一个这么不负责的人。”秦明抬手甩开林涛,转头上下打量他。


“老秦,你不能断章取义,我妈说的又不是全部事实。”


“断章取义什么,是你交往的数量,还是质量?”


“你这是生气了?”林涛不敢在插科打诨,小心翼翼试探着。


“没有。”


“既然没有你为什么要走?说好的陪我呢。”


“你都有过那么多女朋友了,我陪不陪有那么重要吗?”


话说至此,秦明也有点后悔了,在林涛充分证实了李大宝的话后,他也再一次的佐证了“恋爱中的人都成了傻子”,脱口而出的话好像是在无理取闹,秦明甩开林涛拉住他的手,在玄关站着,暗自反省。


可秦明的话一字一句敲打在林涛心上,却不是无理取闹的意味,林涛听完了秦明说的,消化了不到五秒,上前贴着秦明站着,他本就比对方高些,整个人站直后压迫感极强,加上林涛刻意放出的信息素,让秦明放在口袋里的手握紧成拳。


“是啊,你说的没错,你不是在生气。”林涛手按在门上,把秦明圈在臂膀中,林涛微微低头,话音就落在他耳边:“秦明,你吃醋了吧。”


林涛和平常一样,话尾带着笑意,肯定的句式随着结束的句号,像一颗小石子,投进秦明的心海。他认为以秦明的段位一定处变不惊,顶多当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一笑了之。


可林涛不知道,他的话在秦明心里向来分量极重,一开始也许无关爱情,他从前撒酒疯,腻歪歪地用手指勾秦明的下巴,说着中意他的话,说着要他陪一辈子的话,秦明能记好久,笔记本上圈圈写写,反反复复都是林涛那些话,有人说喝醉的胡话不作数,也有人说酒后吐真言,而对于秦明来讲,只要是林涛说的,他都听着信着,把它往心里放。


现在,林涛在他耳边说的话,声音透过耳膜直传心口,就像被人拨开了平静海面的桨,推出层层涟漪。而自从他认识到自己对林涛那些心思后,这层涟漪推动的便是心弦,一下一下撞着心底那扇门。


所以秦明听到林涛的话,不能轻易否认,亦不能云淡风轻。


他没谈过恋爱,不代表不知道吃醋这个词的意思,他用排除法剃掉几种可能性后,就不敢再往下想了。


秦明是相信林涛的,况且林母和他的对话自己隔着浴室门听得也并不真切,既然不了解全部,那刚才自己说的话也就只是在浴室里待久的气话,可这无名火为何而来,他当下确实找不到除了吃醋以外更好的解释了。


不知是室内空调开得温度太高,还是alpha信息素的影响,秦明整理思路时便感觉到热,抬眼正好和林涛四目交汇,两个人皆是马上移开视线。林涛放下撑在他身体两边的手,刚才还一点没事的嗓子,这会儿像机关枪一样突突地又咳起来。


秦明站在不自在,手几次放上门把,犹豫半天,眼睛朝天花板看了看抿紧的嘴巴还是开了口。


“我有卷宗要整理,先…回去了。”


 


这次,林涛没拦着,他沿着门板滑下来盘腿坐地上,脑海中塞满了刚才秦明别开视线耳根通红的样子,林涛摸了摸自己滚烫的额头,他觉得自己真发烧了。


妈的,和老秦谈恋爱真好!


林涛手挡在脸前,嘴角止不住翘起来,傻笑了几声又自言自语地爆了粗口。


家里没了秦明,他也不再控制信息素,任由硝烟气息充斥在房间里的各个角落,替他宣泄着满溢而出的情绪。


只不过,这样的情绪一直宣泄到后半夜也没有消散的迹象。


林涛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手里掂着秦明穿过的浴袍,上面残留着淡淡的信息素。林涛身下硬如烙铁,自己解决了两三次,但只要一想到刚走的人,就又精神抖擞隔着裤子支起帐篷。


到了三点,在第N次入睡失败后,他又心血来潮的拨通了李大宝的电话。


 


-林队…有案子是吗?


-放心,没案子。


-没案子?没案子你给我打什么电话,你知道现在几点吗!


-宝爷,我们去吃小龙虾吧,五斤十斤随你挑,我的卡密码你科长生日,随便你刷。


-滚!!!!!!


 


李大宝不顾形象地从床上弹起来,蓬头垢面,吼声震天。


 


 ————————————————————————


【广告时间】


《从这一刻改变》预售进行中,目前进度是200-300名加送林秦十题特典。


【预售链接戳我】  


【二宣戳我】




婆婆与老秦虽然没有见到面,但是有了林医生的助攻,两个人又向前迈了一步。


感谢阅读,如果喜欢求给我红心和评论,爱你们~



评论

热度(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