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鬼使】才不是什么新娘-2

名叫翎歌的傻狍子:

被鞭炮炸醒了,委屈巴巴的来码文。
我的画风已经放飞自我了。
看文开心就好……不要在意细节就是图个乐子吃个糖吧……x
完全就是个搞笑向的文x


谢谢小天使们的评论和小心心,ooc归我,我全吃掉。







2.





“所以说……你真的是鬼怪。”


“……没错。”


李赫咬着吸管抬眼看了面前这个好似是局促不安的千年老鬼怪。


金信在沙发上坐着乖巧的像个做了错事小孩子,规矩的把双手放在膝盖上,眼神乱飘像是真的对李赫家的天花板很有兴趣一样,不管怎么样就是不敢面对李赫的目光。


“啊……原来不是扫帚啊……”


李赫咬瘪掉吸管有些遗憾的。


“……???”








当李赫把第二瓶果蔬汁丢到垃圾桶里,他突然想起一个关键问题。


“喂,你怎么会在我家。”


鬼怪先生一脸无辜和乖巧。


“这个我也不知道。”


“我只是菜糊了灭了个火。”


李赫抬手指向他晚饭的残骸。





哦,菜糊了灭了个火。


啊,灭了个火而已啊。


灭了个火。




真是似曾相识的感觉。


金信忍不住回忆起当年的美好时光。







半分钟过后李赫有幸近距离看到了一个千岁的鬼怪疯掉的过程。


那个鬼怪先是面上浮现出沉浸在回忆里的惆怅,然后这种表情仿佛是定格了,呆滞了大概三秒钟,之后的表情可以说是惊恐。瞪大眼睛双手捂住嘴看着他好像他才是个怪物。


下一秒这个离李赫一米外的鬼怪突然出现在他身边,二话不说就把手往李赫后颈那探。当他反应过来时那个疯疯癫癫的鬼怪又回到了他家沙发上,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什么,没有胎记就好之类的……




“你要是说胎记的话,是这个吗。”


李赫撩起裤脚,青色的痕迹蓦然呈现在金信的眼里,浅色的胎记在白皙的脚腕上分外鲜明,好像在板上钉钉的跟他说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李赫听见鬼怪好像骂了蝴蝶还是扑棱蛾子,而等他再眨眼的时候,那个鬼怪已经消失在他家里好像从没有人来过一样。李赫看着黑乎乎的锅底有点不爽。





真是,什么啊?莫名奇妙的。


这样的人,怪不得愿意找什么男人新娘,一定是心理不正常。













金信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胸膛,他知道那早就没什么要把拔的剑了。命运弄人,他以为自己早就脱离了这样的轨道,没想到神还是愿意捉弄他。


金信很早以前就决定,无论是恩倬还是金善还是王黎,他不会在他们的生命中留下痕迹。


没有鬼怪的人生,才会正常。



可是半星期前他还是动摇了,他没办法把李赫和王黎分割的特别清楚,所以当刀尖捅向李赫的时候他还是出手了。








王黎把笑意憋住,一本正经的告诉他不能笑。


王黎拍拍胸膛,侧过身子向他张开怀抱。


王黎红着眼眶泪水却止不住的流下来,对他说对不起,是我杀了你们。


王黎抬手压低帽沿,启唇轻声说,衣服一定要记得晾干。








开玩笑,怎么可能不动摇。
他还没来得及跟那个黑漆漆的人说我喜欢你。











不过……新娘???


大发。


蝴蝶开始当红娘了吗。




金信窝在自己卧室的椅子上开始质疑鬼生。

评论

热度(241)

  1. 银狼王赫帝翎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