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娜娜”/【娜俊】

ForN:

#娜俊


#还没有很了解有什么错误地方请见谅


#算是几个场景凑起来的


#娜娜真的很迷人


 


/


 


人在无法掌控当下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尴尬的情绪,罗渽民现在就是如此,幸亏他足够冷静。出现的那一丝丝失控情绪也被他迅速隐藏进嘴角。


 


没有人会喜欢失控。


 


久违的坐在镜头前,罗渽民偶尔还会有一些恍惚。他是终于回来了但缺失的那段时间还是缺失了,也只能在听他们谈论自己不熟知的一切时保持微笑。


 


其实别的也没有很在意,只有那一个人。


 


小虎牙没有那么明显了,头发染回了乖顺的黑色,个子长高了一些,人变得更闹腾了,但依旧好看。


 


他的黄仁俊在这段时间里也好好的长大了,在意到连心想的时候都忍不住在对方的名字前面添个归属词。


 


之前每一次黄仁俊抽空来看他都会有些变化,也许是因为每次间隔都挺长所以罗渽民才能一一辨别出这些细微的不同。


 


罗渽民望着就坐在他身边的黄仁俊,看到对方也扭头来看他。到底还是开心的。


 


/


 


他对着手机直播镜头摆出一个笑,注意力却全都在身旁正在说话的人身上。罗渽民喜欢黄仁俊无意间对他显露出的依赖与亲近,恼怒的也是这些,黄仁俊并不只对他如此。


 


看黄仁俊轻松的把哥哥抱起来,亲密的靠在一起,他还抬着下巴笑眯眯的往上望着今天生日的主角。罗渽民忍不住把镜头切换过来状似自然的插进画面中,他望着手机屏幕中自己的脸没过多久又切了回去。画面有些抖,焦点却仍旧固执的对着一无所知傻乐的黄仁俊。


 


他正在失控,他能感觉到自己小腹里有东西跃跃欲试的想要冲出来,这难以控制的感觉使他有些腿软。罗渽民稳了稳自己的手。


 


最初的时候罗渽民并不明白,常年累月到现在他已经足够清楚了。这些东西被死死压制在平静的外表下,汹涌无声的将他吞没。这是欲望的浪潮,他想要黄仁俊。


 


不是小孩纯粹的占有欲,是成人之间的爱欲。


 


甚至他们还都未成年,但那又怎样。罗渽民从来早熟,他从知晓的那刻起就沉稳的全盘接受。


 


他想要万无一失。


 


罗渽民对黄仁俊有的是耐心,他天生就是猎手。


 


罗渽民把直播手机塞给其他成员转身跑回原来的位置,令他满意的是刚坐下黄仁俊就也立刻跟着坐到他身侧了。他又看着他笑,罗渽民这个人仿佛见着谁都笑,但要问一问成员他对谁笑得最多,钟辰乐绝对铿锵有力的报出一个名号——“东北俊哥”。




罗渽民极少在黄仁俊面前露出大笑微笑翘唇角之外的表情,这就导致黄仁俊好像对他的笑有些免疫。


 


被盯着看了好一会黄仁俊才转头瞅他一眼,嘴里还正和别人讲着话露出半截小虎牙。罗渽民笑得更开然后把视线移回屏幕,黄仁俊也转回原位只是他一眼瞥见了罗渽民捏成拳的左手。


 


罗渽民的左手手腕上卡着一个手镯,黄仁俊同样也有一个。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情侣款。小的那个罗渽民试都没让他试直接把大一点的扣上他手腕,温柔又不容置疑的告诉他自己想要这个小的。


 


手镯内侧被体温捂得温热。


 


/


 


直播结束后他们也很快就回宿舍了,回去的路上罗渽民一言不发,明明和往常一样沉默却引得黄仁俊回了好几次头。


 


刚坐上车没多久黄仁俊就在偷偷摸摸的瞄他,罗渽民正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感觉到了视线便抬起眼皮望了前方一眼。


 


对黄仁俊来说这是一个非常不罗渽民式的眼神,这是毫无情绪波动冷淡到极致的一眼。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瞥见这样的罗渽民但受到的刺激依然没有丝毫减弱。


 


这样的眼神让他想起吉林的冰天雪地,漂亮透彻而又万籁俱寂。这能让任何人被吸引,只需一眼。


 


而他却不希望罗渽民用这种眼神看自己。他又回了一次头却正好对上那双眼,罗渽民刚才就这么一直看着他吗?


 


目光触及第一秒,冰雪就开始消融,罗渽民看向他的眼中只剩笑意,仿佛之前那惊鸿一瞥是错觉。


 


黄仁俊几乎是当下转回了头只露出半颗脑袋在椅背外,罗渽民盯着他泛粉的耳朵尖神色难辨。他当然看不到黄仁俊此时动作与表情,钟辰乐看见黄仁俊捂着胸口一脸难以描述的表情便凑过去用中文跟他说话。


 


“怎么啦?胸口不舒服吗?”


 


黄仁俊摆了摆手示意没事,钟辰乐偏着头盯了两秒扔出来一句,“心脏病啊?要不要再花八十万韩元去医院看看?” 哎哟气得黄仁俊差点翻白眼。


 


“你就当我心脏病犯了好吗。”总不能说被某种动物撞得疼吧,这话光在脑子里想想黄仁俊自己就出一身鸡皮疙瘩。但刚才的的确确是心悸了,全身的劲仿佛都被那一眼抽走了。




黄仁俊暗骂了自己一句能不能有点出息重新调整好坐姿和表情,把手镯往衣袖内推了推完全无视了旁边一脸疑惑的钟辰乐。


 


/


 


罗渽民一回宿舍就有意的避开了黄仁俊,黄仁俊转了一圈也没找到人。jeno看他四处晃了半天忍不住问了一句然后告诉他罗渽民去洗澡了,黄仁俊点了点头去了另一个浴室洗澡。


 


现在的宿舍分配和之前并没什么不同,罗渽民则是一个人一间房。他吹干头发打开房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已经换好睡衣拿着手机北京瘫在自己床上的黄仁俊。罗渽民找了床头一块空位置坐着,瞧了一眼正玩得不亦乐乎的人自己也就拿起手机浏览起消息来。


 


等黄仁俊突然靠倒在他背上的时候罗渽民已经拿着本书看了几十页了,他承受着对方的重量头也没回,“嗯?”黄仁俊好像忘了自己在哪儿听见这声直接回了句中文,“没事儿。”


 


于是罗渽民继续看自己的书,黄仁俊玩游戏的时候一点也不老实,头抵在罗渽民的脊背上动来动去。他刚想说句别闹,黄仁俊干脆身体一滑枕上罗渽民的腿,罗渽民举着书不动了。


 


他垂着头仔细瞧着黄仁俊的脸,“这样玩对眼睛不好。”黄仁俊敷衍的嗯了两声一点也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安静了三秒等黄仁俊觉得异常往上一瞟,吓得他屏住了呼吸。罗渽民双手举着那本打开的书,脸却慢慢往下靠,他说仁俊真的不起来吗,眼神里有些东西好像要撕碎那浅浅的笑意跳出来。黄仁俊愣愣得盯着对方的眼,他知道他应该现在就跳起来头也不回的冲出房门。但他一动不动,甚至生出些不知为何的期待。


 


他越靠越近,近到焦距都有些对不上,黄仁俊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就在他们鼻尖差点碰到的霎那有人开了门。和开门声同时响起的还有马克的声音。


 


“孩子们吃夜宵吗?”


 


李马克看到的场景是罗渽民拿着本书朝他露出一个平时的笑,而黄仁俊则是后脑勺朝外的把脸埋在罗渽民的肚子上。“是睡了吗?”马克指了指他用气音问了一句。罗渽民撒谎不脸红,点了点头。


 


“哥我们暂时不吃,等他醒了,我再问问他好啦。”


 


李马克没有注意到罗渽民这句话中不自然的停顿处点了点头就出去了,还贴心的带上了门。


 


也许是染了黑发的关系映得黄仁俊那充血的耳朵更红了,罗渽民伸出手轻轻捏着对方柔软发烫的耳廓。


 


“仁俊是小猫吗。”


 


罗渽民说出不吃的同时黄仁俊就隔着衣服咬了他一口,听了这句话之后又狠狠咬了第二口翻出脸来瞪他。其实隔着衣服咬不到什么肉,反而真的像被小猫咬一样有些酥麻的痒意。


 


罗渽民叹了口气,想说你别这样又觉得会被误解,只好拿自己温柔的眼望着他。


 


黄仁俊却突然冒出一句中文,他说得很快以为韩国人听不懂但罗渽民听懂了。黄仁俊说的是,“你这个笨蛋啊。”


 


中文真是博大精深,笨蛋不是什么好词,但从黄仁俊嘴里说出来再配上音调,罗渽民又觉得这是一句很可爱的话。


 


“仁俊是在说我是笨蛋吗。”


 


바보这两个字的尾音像猫的尾巴,轻轻的挠过黄仁俊的神经末梢。他内心滔天的痒意不得抒发,抬起手捏了一下罗渽民的脸颊。他继续用中文在说话。


 


“你就是笨蛋啊,长得好看的笨蛋。”黄仁俊突然换了种语气,“也许我才是笨蛋。”


 


罗渽民从来没有听过黄仁俊用这种语气说话,他不太明白到底什么意思但是他并不喜欢这种仿佛认命的感觉。下一秒黄仁俊直接起身和他说要不要去吃夜宵,他抬着脸露出熟悉的笑摇了摇头说自己不想吃。


 


黄仁俊关上门,罗渽民敛去脸上的笑意。


 


/


 


日子还是忙忙碌碌的,有些时候某些瘾会突然泛起来,不得到就难受的要死。


 


黄仁俊现在就是这样,他可乐瘾犯了。回了宿舍后几乎翻遍了所有角落,他想喝可乐,但他走到哪都被人管着。经纪人是肯定要避开的,现在这么晚又出不去,想喝想得抓耳挠腮。


 


想寻求同胞的帮助,直接被辰乐一句八十万韩元怼回来,没指望了。


 


连连碰壁之后黄仁俊都开始绝望了满脑子都是“我只想喝一口可乐为什么全世界都这样对我。”他都开始乱挠自己头发了,这时门被人打开了。


 


是罗渽民,但黄仁俊的注意力全被他嘴边的罐装可乐吸引走了。盯着眼睛都不眨了,但不巧的是他开门进来时正仰脖吞咽着。黄仁俊眼巴巴的凑上去却得知刚刚那就是最后一口,他不死心的晃了晃罐子连一点液体的声音都没听见响。也不知道什么邪火上来了,他就是想现在立刻马上喝到可乐。


 


这个红色空罐子简直就是最后一根稻草,压断了黄仁俊的理智。他气得一下子拽过罗渽民,对着他的嘴唇就舔了一口。果然还是有可乐的甜味的,但是现在还有心思感受可乐的甜味吗?


 


舔了一口之后黄仁俊整个人都快爆炸了,自己别不是失了智吧。他僵硬着将自己挪开五十厘米,脑子里想得却是罗渽民的嘴唇好软。


 


黄仁俊非常不安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罗渽民却还是笑,问他真就这么想喝可乐吗。黄仁俊只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根本没发现罗渽民此时的眼神有多富有攻击性,罗渽民说了一句等我一下啊就出去了。两分钟后回来重新拎了一罐可乐。他打开盖递给黄仁俊,“最多只能再喝两口,喝多了晚上睡不好。”


 


黄仁俊还是不敢看他,整个人的尴尬气场快要凝成实质了都。罗渽民又说不会告诉其他人的他会保密的,顿了顿之后又补了半句话。


 


“但是刚才那样的事不许对别的人做。”


 


/


 


中国东北有什么,东北虎啊。


 


所以东北俊哥作死在五分钟内喝完了一整罐,晚上报应就来了,肚子不舒服,睡不着了。


 


完蛋。


 


他本不是会去麻烦别人的人所以只在自己床上辗转反侧,心想着熬到天亮再说吧。没想到大半夜居然有人摸进他们房间。那人直直的往黄仁俊的床走来,黄仁俊抬头看了一眼,是罗渽民。他垂着眼难得的没有笑意,黄仁俊被这种眼神盯着有些瑟缩,他缩了缩脖子露出一丝丝讨好意味的笑。罗渽民无奈的叹了口气掀开他的被子躺了进去。


 


“仁俊啊,侧着躺。”


 


他听话的侧过身,罗渽民那双温热漂亮的手就覆了上来,隔着他的睡衣缓缓按揉着。


 


黄仁俊莫名有些歉意,但对方的名字含在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口。


 


以至于后来被揉的昏昏沉沉,罗渽民可能是以为他睡着了,停下了手想要离开。黄仁俊在听到罗渽民轻轻的一声叹息后装作睡昏的样子翻了个身抓住了对方的衣角。


 


“仁俊啊。”


 


明明是比自己还小五个月的孩子为什么能发出这样的叹息,对方的衣角皱巴巴的被他拽紧。黄仁俊不再装睡了,他睁开眼坐起身。


 


罗渽民眼中的感情复杂又沉重,他抬起手拨开了黄仁俊有些过长的刘海露出少年英气的脸。他又唤了一次,黄仁俊点了点头应下这声。


 


/


 


他往前靠去,罗渽民仿佛预料到一般早已乖顺的闭上了双眼。黄仁俊把唇轻轻贴在他的眼皮上,罗渽民的睫毛抖得像将要振翅而起的蝴蝶。他抬起手环住了黄仁俊的腰将他困在自己怀中,微微仰了仰头下一秒却被对方双手捧住脸。


 


他垂坠的睫毛被人含进了唇,被轻轻的扯了一下,温柔而克制的,又很快被松开。罗渽民还未来得及有任何动作,对方又贴着他的眼尾吻了一下,呢喃了一句。


 


话语含糊软糯,黄仁俊也未曾想罗渽民在下一秒就睁开了眼。他的另一只手顺着黄仁俊的背脊往上轻轻揉了揉他的发尾,声音依然温温柔柔。


 


“仁俊刚刚喊我什么。”他把自己的脸也贴过去,气息扑在黄仁俊的脖颈上。“再说一遍,好不好。”


 


黄仁俊把他推远了一些,睁着大眼睛。罗渽民对着他笑,微微泛大的瞳孔像是盛着一片海,轻柔的将他托在水波中。


 


其实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是自己将这两个字赋予了不一样的意义所以平时才难出口。只是怕一出口就连旁人都能参透夹杂其中的情绪。


 


黄仁俊像是被蛊惑着贴近,他垂着眼有些着迷的盯着罗渽民漂亮的唇。他侧着头缓缓靠过去唇面若有似无得触碰着对方,每一个发音开合都像是一次亲吻。


 


“娜娜。”


 


罗渽民狠狠地吻住了他,这是一个真正的吻。


 


/


 


对黄仁俊来说罗渽民像是一个漩涡,一靠近就会被卷进去,天知道他怎么会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弄丢了自己的心跳。


 


end



评论

热度(2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