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蔺靖】有喜(ABO)番外2

搂小腰:

*盼君归(二)


 


  蔺晨收敛身上的冷意,熟悉的乾元气息让萧景琰的心仿佛被浸在了温水里,舒适又妥帖,让一直在他心间萦绕的悲伤失落霎时间消退不少。
  
  又加上鸽子的本能使然,被蔺晨手指轻抚着羽毛的时候,不再难过的皇帝陛下开始有些享受地微眯着眼睛,小脑袋顺着蔺晨手上的力度一点一点的,惬意极了。
  
  看来只是一只稍微通些人性的白鸽。蔺晨注意到这个小东西带着小动物习性的动作,暗忖道。同时心里舒了一口气,鸽子精什么的,果然还是自己想多了。
  
  正沉醉于爱人“轻柔抚摸”的皇帝陛下并不知道蔺晨此时的心思电转,还在心中有些害羞地想:反正蔺晨不知道这只鸽子是朕,继续陶醉一下,应该也没关系。
  
  被手指逗弄得舒服,皇帝陛下就差直接栽倒在地,把腹羽全部露出来给蔺晨顺毛。
  
  “咕咕”
  
  萧景琰心情美妙地闷哼几声,朱红色的小爪子在空气中蹬了几蹬。
  
  蔺晨眼中闪过笑意,觉得这小东西还挺有趣,养好伤后交给小飞流被炖锅了未免可惜,便生起了想要养在身边的念头。点点小白鸽的脑袋,他说:“和我还挺有缘分,既然这样,那么以后本少阁主罩着你,如何?”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生死边缘游走了一圈的皇帝陛下,自然是应允的:“咕咕。”
  
  “就当你同意了。”蔺晨道。
  
  萧景琰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容易就能留在蔺晨身边,有些轻飘飘地抑制不住想法:朕与蔺晨果然是天生一对,就算自己变成一只鸽子了也能让蔺晨喜欢。
  
  “咕咕”
  
  小白鸽亲昵地用小脑袋蹭着蔺少阁主的掌心。
  
  我也喜欢你。
  
  
  
  
  
  小白鸽被弹弓伤的位置是翅膀,程度不深,敷了一天的药已经在慢慢好转,但给动物治病最麻烦的就是它们听不懂人话,总喜欢动来动去,把敷药的绷带都弄散了,伤口处沾了灰尘就更不容易好,所以方才见萧景琰挣扎,蔺晨才会认真考虑要不要给它点睡穴或者喂迷药。
  
  萧景琰成为蔺晨“罩着”的鸽子后,地位从食物飞跃成为宠物,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这个变化发生在萧景琰不知道的地方,所以他现在还有点担心,自己会不会被面前“目光灼灼”的飞流炖锅了,毕竟,他还是挺清楚小飞流对吃鸽子的执着。
  
  “小鸽子!”一把清脆的少年音,充满活力,飞流趴在桌沿边上,明亮的大眼里闪着对食物的热切光亮。
  
  危险。安静地趴窝里养伤的萧景琰自后背窜上一股凉气,小动物趋利避害的本能驱使着他向蔺晨的方向靠近,却被飞流一把抓回了原地,搂在怀里摸毛。
  
  “咕咕”。救命。他冲着蔺晨的方向大喊。
  
  一旁揣着手看热闹的蔺少阁主,面对鸽子的求救挺厚道,“长苏想治好这只鸽子,飞流你再玩下去,小鸽子的伤可好不了,到时候,你苏哥哥说不定会很伤心,一伤心饭就吃得少,病就好得慢。”
  
  反正梅长苏现在不在这里,给他强行安上一个“多愁善感”的形象,蔺晨表示自己毫无心理压力。
  
  飞流鼓着小脸,纠结再三后把小鸽子放回了窝,然后继续用灼热的目光看着它,期待地说:“等它伤好了就可以吃啦。”
  
  语气轻快,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话无情地伤害了一只鸽子的心。
  
  要完。凉意从小鸽子的头顶一直蔓延到尾巴尖,萧景琰僵着小身子,恨不得立刻从飞流的视线中消失。
  
  “不行。”蔺晨果断拒绝的话语如同天籁之音。
  
  萧景琰顿时热泪盈眶,拔腿奋力奔向蔺晨的身边,这次飞流的注意力放在蔺晨身上,也没在意小鸽子的动向。
  
  “想吃!”飞流眨巴着大眼说,一脸希冀。
  
  蔺晨伸手捞起这只“投奔”来他身边,明显通人性的小鸽子,抱进怀里悠悠地给它梳着白羽,“这只不行,它是蔺晨哥哥的宠物。”
  
  “宠物?”飞流偏偏头,不太懂,“宠物,不能吃?”
  
  “嗯。”蔺晨道,“宠物当然不能吃。”
  
  “为什么呀?”飞流记得苏哥哥的教导,不懂就要问。
  
  “因为我救了它,治好了它的伤,你如果把它杀了吃肉,那蔺晨哥哥在它身上花费的那些药材,就都打了水漂。所以它做宠物是给我抵债的,懂吗?”
  
  飞流似懂非懂,但是抵债他还是听得懂。这只小鸽子欠了蔺晨的钱,所以才变成宠物的。
  
  “好可怜。”飞流看向小鸽子的目光终于不是看食物的那种了,充满了同情。抵债欸,一听就很可怜了。
  
  “在它给我还完债前,小飞流如果把它吃了,或者把它放了,那么……”蔺晨眼珠子一转,菱唇勾起了个弧度。离他很近,将这些尽收眼里的萧景琰敢确定,蔺晨现在肯定在打什么坏主意。
  
  果不其然,只听得他语气“恶狠狠”地接着说:“蔺晨哥哥就会抓你来替它还债,天天跳孔雀舞,还让琅琊阁的人都来看。”
  
  “到时候,你苏哥哥也帮不了你,欠债还钱,可是天经地义。”蔺晨好整以暇地看着飞流脸上的惊恐,“你要不相信,去问问他别人的宠物能不能吃就知道了。”
  
  幸好自己没吃这只鸽子。飞流眼里满是庆幸后怕。
  
  看着少年被吓得跑出去的背影,趴在蔺晨怀里的皇帝陛下鸽,虽然知道他是在救自己远离被炖锅的命运,但还是不认同地用喙啄了啄蔺晨的胳膊。
  
  太坏了,居然这么“恐吓”小孩子。高瞻远瞩的皇帝陛下开始担忧自家那两个小的的教育问题了,小钧儿和安宁那么单纯,可不能跟他们的乾父学。
  
  被轻轻啄了几口的蔺晨,也不恼,只是拂袖一点小白鸽的额头,笑骂一句:“我在帮你呀,没良心的小东西。”
  
  头一次被蔺晨用这么宠溺的语气说话的皇帝陛下,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热,忍不住用脑袋轻轻蹭蹭方才啄的位置,“咕咕”几声:
  
  不坏,你最好了。
  
 
  
  
  
  萧景琰目前是“宠物”身份,但因为翅膀受伤,只能整天趴窝里待着,以免挥动翅膀的时候伤口又裂开,所以蔺晨去哪里都不能跟着。
  
  蔺晨好像很忙,除去早上的那段时间,一个下午萧景琰都没见他的人影。
  
  直到晚饭时间,苦苦思索了一下午,该怎么让蔺晨发觉真相,又不至于被误认为成精妖孽的皇帝陛下才又见到了自己的爱人。
  
  蔺晨身上带着沐浴后的水汽,仍是着白衣,拿着把折扇坐在走廊上纳凉。吃了点花生当晚饭皇帝陛下鸽,踩着朱红色的爪子,一步一步地在蔺晨身边绕着圈,权当饭后消食。
  
  一人一鸽,从远看还挺自得其乐。
  
  梅长苏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幅画面,明白地上的这只白鸽,肯定就是蔺晨要当做宠物养的那只……也是小飞流口中说的很“可怜”的那只。
  
  “飞流说你养了只宠物鸽子,”梅长苏看着地上歪着小脑袋盯着自己看的白色小家伙,“还说是用来抵债的。”他从怀里摸出准备好的“见面礼”——一把小花生,摊开手掌送到小白鸽面前,语带揶揄:“多吃点,落你手里真可怜。”
  
  蔺晨一把捞起正要去啄梅长苏手里花生的鸽子,没好气:“不许吃这家伙给的。”
  
  皇帝陛下鸽挣扎,小殊最聪明了,肯定会有办法的,蔺晨你放我过去!
  
  “咕咕!”
  
  然而挣扎无用,皇帝陛下鸽被蔺晨强行镇压,捂在怀里摸毛。
  
  “吃东西也不给,真可怜。”梅长苏摇头叹气,一脸不忍。
  
  蔺晨反唇相讥:“没办法,本少阁主的鸽子最爱干净。”
  
  两人习惯性地你来我往地打了个嘴仗后,梅长苏切入主题:“霓凰明日就到,休整几日后我们便会启程去金陵了。”
  
  他们此次回京是为了端阳节给静姨祝节一事,也是为了让一直关心自己的长辈和好友安心,知道自己的身体健康已无大碍。
  
  “飞流一向不喜欢金陵的夏热,”萧景琰一听到“金陵”两个字,不再在蔺晨手下徒劳挣扎,竖起了耳朵听梅长苏说,“这次他就不跟着去,你和常叔多看着他点,别让他吃多冰了闹肚子。”
  
  梅长苏纠结了很久,到今日才下了这个决定,但怎么也放下不下心性单纯如稚子的少年,只好来蔺晨这儿老妈子似的多嘱咐些了。
  
  “我不行。”蔺晨听了却说,“这次我随你们一道去金陵。”
  
  蔺晨也要去!
  
  萧景琰心中一凛,小殊霓凰要回京,蔺晨也要去金陵,三人为的肯定是自己被魇咒的事,那么朕是一定也要跟着去的。
  
  皇帝陛下鸽扑腾着小爪子,又想从蔺晨怀里挣扎出来“表态”。
  
  蔺晨没理它,继续道:“常叔最疼小飞流,肯定管不了他吃冰,你去拜托李婶吧,她的小孙子因为吃冰闹过肚子,肯定会帮你。”
  
  梅长苏颇有些讶异,道:“你也去金陵?不管琅琊榜了?”
  
  蔺晨说:“怎么不管,所以霓凰郡主来了琅琊阁得多休整几日了,时间上应该来得及你们为太后祝端阳安康。”
  
  “怎么非要和我们一起?”梅长苏好奇地问。
  
  “顺便搭上云南王府的车驾,好省路费呀。”蔺晨说得自然极了,“这次我要带着两坛腌制的糖渍青梅去金陵,这东西虽然不精贵,但要好生用冰保存,算算,去金陵那么长时间全要用冰贮着,得要多少银子,既然霓凰郡主进京的车驾要来琅琊阁,能省则省嘛。”
  
  “……你可真是精打细算。”
  
  蔺晨摇头晃脑地叹气:“家业大,不容易啊。”
  
  梅长苏对他那要带进京的两坛子糖渍青梅很感兴趣,不着痕迹地开始套话,结果被蔺晨全都挡了回来,口风甚严。
  
  两人你来我往地又开始打嘴仗,都没发现,蔺晨怀里的那只小鸽子,已经是“目瞪口呆”。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