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哥哥

just 囤文



这个世界戾气太重🙃

【狗柯】时荫

线粒体_大羽治水:

那是一个手很漂亮的男孩,他像上班一样每天到那个傻不愣登的机器人面前打卡,我问他想干什么,他说那个机器人是他朋友,他约莫是疯了……


*盲狙高考作文,山东卷(24小时书店)


*店员视角


————


那是一个手很漂亮的男孩,大男孩,左手戴着镯子,右手戴着链子。


他看起来20上下,比我小了6、7岁,应该算是少年,但我还是想叫他男孩,因为他有些方面真的像个孩子似的。


我是一家24小时书店的店员,很不幸的,我并没有多少学历,初中刚毕业就被一个“大哥”诳出来实现人生价值、走向人生巅峰,对,我被拐到传销组织里面了,每天早晚朗诵几百遍成功学那种,我一直认为自己对二愣子有着深刻的理解,直到碰到这个大男孩。


这要从一个月前说起,我们店里新进了一个机器人,那个机器人是个外表傻得没边的白色长方体,旁边垂着两个仿佛胳膊一样的东西,是能动的,但我觉得真动起来反倒是吓人,而且底座是焊死的只动胳膊,设计者不觉得瘆得慌吗?它脸的位置是个圆形,胸口的位置是个触摸屏,发音的音箱在屏幕下面的位置,脸部的灯光可以配合着语音做出表情,主要功能是给孩子讲故事,介绍图书,也装了一些游戏,为了吸引顾客并不影响读书的人,它被焊在了门口的位置。


当时来安装这个机器人时,除了我老板,还来了一个奇怪的男人,姓黄,他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个机器人,就好像要把儿子送出去一样,“我只能做到这里了,就装在这个地方吧。”然后看了看我和另外当班的店员,“不要给它联网!”他这样说,旁边有人问他说没必要吧,他的表情由送儿子变成了死儿子,便秘一样憋了半天,最后说:“不要联网。”


我们老板特地开会对所有员工嘱咐了一遍,我觉得毫无必要,这玩意儿不光自己收不到WIFI信号,站在它旁边手机信号也没了,我有次和女友吵架,就是站在它旁边打的,信号断断续续,差点和女友吹了。


在这个机器人安装后的第二天我就迎来了一批奇怪的客户,第一个是个小屁孩,头发炸得像鸡窝,讨厌的很,老远就瞪着铜铃似的眼睛向书店冲,摸了半天机器人不得其法,于是抱住了我的大腿,“爷爷,这个机器人怎么用啊。”,去你大……我当时差点爆粗口,不能因为我染了奶奶灰就把我当爷爷啊!介绍了基本功能后,小男孩开心地扑了上去,成功造成了100只鸭子同场的效果,他让机器人用平淡无奇的语调给他念了10遍《三只小猪》,直到一个小姑娘说“哥哥,能让我也玩会吗?”


在我晚上交班前,遇到了当天最后一个奇怪的顾客,我开头说过了,那个20岁的大男孩,他站在机器人的面前,神色复杂,表情一会儿像李清照一会儿像辛弃疾最后变成唐三藏,小孩子们这个点早就被赶上床听“狼来了”或者“不睡就做算术/背单词”,偶尔有几个举止正常的成年人因为好奇戳一戳机器人的屏幕。那个大男孩揪了揪自己的呆毛,仿佛沉思着什么,深吸一口气站在了机器人面前,满怀期待,语速稍快,“你好我是柯洁。”


“您好,我是书香机器人1号,很高兴为您服务,您可以叫我小书。”机器人的电子合成音不紧不慢地回答他。


他不眨眼地站在原地,像是不能接受,又像是认命,和自己的眼皮较劲,就是不眨,果不其然眼睛酸得开始掉眼泪。我真怕他蹲地上,抱头痛哭,于是我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酝酿一肚子安慰的话,“兄弟,买本书不?”我当时差点扇自己俩嘴巴子,这绝对是好些年前我卖盗版碟卖出来的后遗症,哪有这么卖书的。


“这机子吧……它……你……”我见他一直不说话,自己支吾半天,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如果您不知道如何使用我的话,可以点击屏幕中的帮助。”机器人打破了沉默。


“他能下棋吗?”他突然问我。


“能啊。”我点开屏幕,调出了游戏菜单,跳棋、五子棋、斗兽棋、军棋……这种益智类的游戏还是有不少的。


“谢谢。”他礼貌道谢之后,点开了围棋。我看着那个大男孩推了推眼镜,一副很有礼的样子,应该不会做出什么踢机器泼冷饮的事情,于是放心地回到收款台,接着看《校花的贴身xx》。这么晚了也没什么顾客,不知过去多久,男孩气呼呼地出门了。我走到机器人面前一看,是胜利的界面,机器人的“脸部”是个>_


第二天,我是晚班,他又来了,站在机器人面前,对弈,面色严肃认真。最后还是赢了。


第三天如此。


第四天如此。


第五天也是如此。


我休息了两天回来,同事和我说那两天他也来了。


这是个疯子吧……


这天下了暴雨,暑热骤散,甚至冻得慌,我都想把空调调成热风了,没带外套的我只能披着毯子缩在椅子里。


他又来了。


打着一把大黑伞,穿着一件稍长的黑色外套,白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我观察的这么仔细是因为这身搭配看起来风骚无比,我甚至想买一套,省的女友每天埋怨我的审美。似乎他每次来都穿的还不错?起码是整洁干净的,他好像就住附近,但从来没有穿着买菜遛弯的装备踏入过书店。所以是给谁看呢?那个破机器人?就算它有个摄像头也没审美吧……


闲着也是闲着,我开始在我的同事和经常来的顾客中寻找可能的对象。


我这边还没找到可疑人员,很快,他又赢了,裤脚都还没干。一如既往,他并没有流露出胜利的喜悦,他低头,一只手捂脸,似乎在微微颤抖。


“你要想输不如试试别的棋,飞行棋之类的。”我好言劝他,估计他是有抖M倾向。


他叹了一口气,组织语言道:“如果你身处一个武侠世界,天下无敌,突然出现一个碾压你的对手,你们在交手过程中成为朋友,后来这个对手武功全失,你会怎么办?”


我沉吟两秒,“我会请他去撸串,或者上青楼。”


他崩溃地挠头,被我气走了。


没什么人的时候, 我好奇地走到机子面前,点开来下两盘,我只会一点象棋,赢它完全没问题,至于围棋我一点也不懂,只会纯粹瞎摆,也经常赢,别的棋也一样,赢就像玩一样,稍稍动点脑子就行。


我才发现这机子傻得很,毕竟是面向儿童的。


但少年依然执着不改,我开始怀疑这个机子会不会是隐藏了什么信息,就像情报中转站一样,他们有着独特的解码方式,联系方式就是围棋棋谱!我越想越觉得自己聪明,仿佛发现了惊天大秘密,还拿出手机扫了好几次棋谱,并没有扫出网页让我加入牛逼哄哄的情报组织。


我正研究着,一个鸡窝头的小屁孩扑到了我的腿边,“爷爷……”


爷你妈了个……不能骂小孩,不能骂小孩。


我有两天没看到他,再见到时,他周身弥漫着寂寞与颓废的气息,从一个正常的少年变成了哥特系的阴郁少年。他径直越过机子,脊梁与颈部绷得像一根铁管,拿了本书就结账,我觉得这孩子肯定是受到大刺激了,《坐月子,一天一页》……他看起来也不像会当爹的样子……他自己怀孕就更不可能了……


“你那个对手不光武功全失,还记忆全失吧?”我一边收钱一边问。


“算是吧……”


“他就没留下什么武功秘籍之类的?你拿去给他看看?或者你从零开始教他练功?”唉,我一个奔三的“老爷爷”怎么也中二起来了。


“他的武功……和我很像,但比我厉害。我想教他,可我做不到。”


我看他一副愁苦的样子,奉劝他买两本哲学书回家,思考一下从哪来到哪去我是谁谁是我,把自己绕晕就不烦了。


他白了我一眼,仿佛在看个傻子。嘿,也不知道他一本正经地讨论武林是有多聪明?


于是我推销了两本畅销心灵鸡汤,让他洗涤心灵净化灵魂,总比看坐月子好,他买了。我觉得我们老板应该给我加钱,我这个服务水平,超越屈臣氏,直逼海底捞。


我在一阵子之后,才发现了这个男孩的真实身份,因为微博抽疯推了我一条新闻,“柯洁执白胜xxx”,我点开看了,瞄了两眼胜利者的照片觉得不对,于是搜了一下,又搜了相关搜索里面的一个英文名字……


我明白了……


于是我站到了我们店里的书香机器人面前,“啊狗?”


“您好,我是书香机器人1号,很高兴为您服务,您可以叫我小书。”


“法狗?”


“您好,我是书香机器人1号,很高兴为您服务,您可以叫我小书。”


“汪!”


“您好,我是书香机器人1号,很高兴为您服务,您可以叫我小书。”


我擦擦汗,亏得周围没人啊,看来疯子是会传染的。


再碰到男孩时,他大方承认了自己就是柯洁,我指指那个傻不愣登的机子,“它总不能是那个,就那个,下棋的机器人,”我抓耳挠腮地想那个机器人的名字,“哈士奇还是金毛来着?”


“AlphaGo。”


“对,就是它,我这个只会五子棋的都能经常下赢这个书香机器人,它怎么会是那只狗呢,你说你没事老来这里虐它干啥?我都想给医院打电话了。”


“他是我……朋友,不能因为武功尽失,就忘了自己的朋友吧。”


这什么狗屁言论,天才都是疯子吗?


“那是个机子!”


“我知道。”


“蠢得爆炸。”


“我知道。”


我死鱼眼看着面前一脸云淡风轻却又格外执拗的孩子,在我眼中,他的执拗就像是心爱的玩具坏了的学龄前儿童。我很清楚自己是个俗得不能再俗的人,天才的世界我不懂,惺惺相惜与知音难觅的感情我是体会不到,臭味相投我倒是很清楚,但我直觉地感受到他心中的悲恸——悲恸这词是我今天刚看到的。


“你就是每天把它下到主机过热,它的棋艺也不会提高。”


我走到店里的一片标着“信息科技”的书架中,挑了几本《c语言,从入门到上吊》《JAVA,从入门到跳楼》,一大摞,示意他接着,“大天才,你需要这个。”


他把书放到了店里的桌子上,坐在一旁,一只手翻书,一只手拽自己的呆毛,“唉……”他叹了口气,推了推眼镜,戴着镯子的手搁在书上,他的手很像是我女友每天抱着手机舔舔舔的那种类型,他看向窗外,星星已升起了,天空难得的清澈,星空可以看得很清楚,天才的脑子里可能正进行着宇宙洪荒沧海一粟、知不可乎骤得、举匏樽以相属的运算和思考,不知道我句子说对没……


他把书放回了原位,并且终于放弃了和书香机器人下棋,只偶尔看到他会站在机子毫无生气的壳子面前沉默不语。


我有点理解他,无敌是多么寂寞。


我甚至被他感染了,决定学习围棋,那个机器人里面装了一个围棋教学软件,但我们这里毕竟是书店不是棋院,是个很低级的版本——好像这个软件还是柯洁和那只哈士奇还是金毛开发的,所以他买《坐月子》其实没什么问题,嗯……总觉得自己的思维走到了奇怪的方向。学习之后的结论是我对围棋毫无天赋,还不如瞎瘠薄乱摆。


初冬的时候,来了修理工检修我们店里的书香机器人,虽然它是特殊型号,但也是需要维护的,修理小哥操作半天之后,嘀咕道,“这个机子连不了网吗,版本也太落后了。”


“它确实连不上WIFI。”


“我可以改个线路,让它连你们店里的有线网。”能连有线网……我以一种瞻仰被武林众人联手镇压的大魔头的眼光看着那个机器人,总觉得嗅到了阴谋的味道,思绪万千。


修理小哥拿着网线看着我,“连吗?”


“连麦,我萝莉音——不是,你连上网吧,它也该更新了。”这是我做出的最作死的决定。


几天后,天才少年来店里,对着机子沉默,我现在也总结出柯洁来看狗的规律了,比赛前必看,日常偶尔看。


“柯洁你好,要下棋吗?”机器人突然在毫无指令的情况下出声。


“啊?你说什么!”他声音提高了八度。


“你都赢了我很多次了,还不过瘾吗,也该输一下了。”


我看到那个男孩沉默了,之后把黑框眼镜摘了下来,这样不好,会-1s的。


我曾经说过让那个机子联网是我做过的最作死的决定,第二天我们店里的机器人死了,我是说它死机了,大部分时间处于蓝屏状态,第一次碰到它蓝屏的是把鸡窝剪成秃瓢小屁孩,我没一点不好意思的揪着机器人故障的由头对小屁孩恐吓一番,那小屁孩当时就哭了,真开心,就算后来店长把我臭骂一顿我也特开心。


第二天,柯洁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虽然天气阴沉,但他笑得阳光灿烂,戴着耳机,他买了一本《经典家常菜》。一边付钱,一边还在打电话。


“我哪有那么懒……你做得能好吃到哪里去!”


“你明明搜一下就好了,干嘛一定要让我买。你做个饭我还要买一堆奇怪的机器……”


恋爱了吧,年轻真好!我摸了摸自己奶奶灰的发型。


——完——


最后推荐今天网易云推送给我的一首歌,浮游梦,俄文的。

评论

热度(252)